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九千岁(四十一)
    姬平生移开双眸,敛去面上的欢喜,略显冷淡道:“多谢姑娘了。”

    莳七气得恨不得在他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她抬眸瞧着他,似笑非笑到:“菡萏死了。”

    “我知道。”姬平生在软榻上坐下,拿起一本书看。

    莳七轻笑一声:“你明明对我的一举一动极为关心,却死鸭子嘴硬,当真是有意思。”

    姬平生忽然放下手中的书,目光平静的看向莳七:“苍央,情与爱比不得家国大义,此前你不明白我的身世,我没办法同你解释,可是现在你知道了,我就和你明说了,比起与你谈情说爱,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可知多少人为了这条路丧了命,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这样说的话,应该会让她死心了吧。

    毕竟她那样的骄傲。

    他深知这番话说出口,便会像一柄钝刀子,一下一下的剜着她的心。

    可是这样总好过灰飞烟灭不是么?

    那样她还是她,而不是深海里的一滩污泥。

    莳七眸光微冷,她猛地站起身走近他,倾身靠在姬平生耳边,轻笑道:“姬平生,我告诉你,倘若我有一日发现你隐瞒的事,让我不能原谅的话,我可是会亲手杀了你的。”

    这么久了,猫和老鼠的游戏,一直都是她在主动,她也有些累了。

    上回这么累的时候,还是玄净。

    玄净心中的矛盾,也一直在将她往外推,可是后来呢?

    他那样的悔不当初。

    她认认真真的对待每个世界的他,自然也希望这份感情是有回报的,她更不希望他最终会步入玄净的老路,执念成魔,可是姬平生这样避着她,甚至将她往外推,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姬平生眸底忽然溢出一丝痛苦,他低下了头,片刻才抬眸看她,眼底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我倒真希望你杀了我。”

    莳七眸光一寒,猛地将姬平生推到在软榻上,眼底泛着阴冷:“姬平生!你果真很好!”

    她掌心涌出一股强烈的灵力,对着姬平生的头就要劈下,可就在快要靠近他头的一瞬间,她停了手。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啊!

    因为姬平生不仅仅是姬平生,还是陪伴过每个世界的他。

    就算他不记得每一个未满,可是她记得啊!

    正因为记得,她越陷越深,最终舍不得。

    莳七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她摇身一晃,一道薄雾弥漫开来,当薄雾散尽,她已经消失在屋中了。

    姬平生仰着脸躺在软榻上,忽然一滴泪顺着他的眼眶滑落。

    他紧紧攥着双拳,眸底满是痛苦之色。

    众生皆苦,他必是最苦的那一个了吧。

    记得儿时,皇姐曾问过他,究竟是生离最痛苦,还是死别最痛苦。

    他那时才六岁,懵懵懂懂的便答了死别,在他心里,死字最悲,是生离无法比拟的。

    他还记得,当时皇姐的脸上漾起一丝寂寞,她说生离最痛苦,因为生离,爱而不得,两人最终都会被时间磨灭掉最初的热情。

    他当时不明白皇姐的话,可是后来他懂了。

    因为他不仅经历过死别,也经历了生离,都是和她。

    只是她不明白。

    不明白也好,他也宁愿这些苦痛都由他一人承受,只要她不要在对他动心就好。

    可是他又错了,哪怕再来一次,她也还是会爱上他。

    姬平生目光怔怔的看着屋顶,良久,他才缓缓站起身。

    他步履似有千斤重,缓缓走进密室内,他从怀中取出一块长条形玉牌,将玉牌搁在案几上,然后撩起衣袍,缓缓跪了下去。

    “不知仙人可在,重华有事相求。”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密室内扬起一阵冷风,吹灭了案几上的蜡烛,姬平生的衣袍和长发飞扬,隐有翩跹之态。

    姬平生神色平静道:“仙人总算现身了。”

    仙人轻笑一声道:“何事寻我?”

    “仙人可还记得,前尘,我曾经和仙人做的交换。”姬平生道。

    “自然是记得的。”仙人的声音回荡在密室中,平添几分幽深。

    姬平生微微颔首:“重华祭出七情六欲,祭出了我余世的紫微星格,只求能重来一次,让她不再灰飞烟灭,可是现如今……”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嫌热打断了。

    “现如今确实是重来了一回,而她也死而复生,有什么不妥之处?”

    姬平生薄唇微抿:“她身上带了天令,不能与我相恋,只因我是紫微星转世,否则她会灰飞烟灭,成为深海里的一滩污泥,这是仙人说的。”

    仙人道:“是我说的。”

    “前尘,她确实灰飞烟灭,成了一滩污泥,仙人告诉我,若我祭出余世紫微星格,便可时光回溯,仙人也说了只要她不再与我相恋,便能保全安宁,可是再来一次她还是对我动了心。”

    仙人的声音中有几分不耐:“是,这些我都说过,我还说过,她是鲛人,我并不能左右她的想法,如果她再次对你动心也无妨,只要你不再对她动心,就不存在相恋这一说,她就能避开天谴,不会灰飞烟灭。”

    姬平生抿了抿唇:“所以我祭出了七情六欲,只求仙人能让再来一次的她有个好归宿。”

    “是,我是答应你了,你到底要说什么?”

    “重华想问,明明重华已经祭出了七情六欲,为何还是对她动了心。”姬平生眸底泛起一丝波澜,他紧攥着拳头。

    仙人一愣,沉思半晌,终于道:“这个我也不知。”

    姬平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玉牌。

    仙人冷笑一声道:“这个你也莫要怨我,我此前明明告知过你,重来一次,最保守的法子,就是你莫要出现在她面前,她既然前尘能对你动心,为何现在就不会对你动心呢?”

    姬平生张了张嘴,眼底溢出一丝痛苦。

    他不能不去救她,若不然,她便要随着其他鲛人被屠尽了。

    灰飞烟灭是死,屠杀也是死。

    他到底该怎么选?他不想她死,他想她活着,哪怕她和旁人在一起,哪怕她以后都是为了旁人展颜,他都能承受。

    只要她还活着……

    仙人见他久久不语,遂冷笑道:“所以,怨不得旁人,要怪便怪你自己,倘若她这次还是灰飞烟灭了,也是你一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