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九千岁(四十四)
    延和帝兴致高涨的看着底下翩翩起舞的舞姬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行了姬卿,何必要说那样扫人兴致的话,来看看朕前些日子新排的舞。”

    姬平生抿了抿唇正要开口,却瞥见应公子面上那若有若无的笑意,便不再言语。

    “圣上编的新舞,臣自然要好好欣赏。”姬平生在案几前坐下。

    延和帝立刻哈哈大笑,旋即挑眉得意道:“这可是朕的心血。”

    万贵妃立刻应和了两句,抬眸看向应公子,只见他端起桌上的酒樽把玩,眸光却若有若无的落在姬平生身上。

    她心底陡然漾起几分怪异,这应公子明显对姬平生很有兴趣。

    难道……他是断袖?

    莳七被应公子抓住之后,便被关在了水牢中,一如当时被姬平生从海里抓住时的情景。

    但是应公子为了防止她逃跑,还特意在她的四周设下了结界。

    一旦她触碰到结界,皮肤便要被烧焦,且伤口是永远无法愈合的。

    她在水牢中左右游了两圈,忽然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在这空旷的水牢中,一丁点细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

    莳七抿唇,扬手在牢房外设了一道屏障,防止水牢中的声音传出去。

    “苍央姑娘。”一只青色的大螃蟹横着从水牢的缝隙中爬了进来,但是却在刚进门之处便停住了,只因上头有应公子设下的结界。

    “无常,你怎么来了?”莳七有些诧异,“你怎么会开口说话了?”

    无常公子道:“是你房间里的镜子,助我破了劫。”言罢,他摇身一变,化成了人形,一个风度翩翩的青衫公子。

    他顿了顿又道:“她出不来,也联系不到你,所以让我来找你。”

    联系不到,是因为有应公子的结界在。

    莳七微微颔首:“我没事,不过是准备将计就计罢了。”

    无常公子有些犹豫,沉默片刻终是开了口道:“应公子修行道行的手段实在是刁钻,你现在又未曾完全将聚灵珠之内的灵力纳为己用,所以……”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啊!

    她说完这话之后,水牢中再次陷入了沉默,莳七笑了笑,正要开口让无常公子回去,却听到他道:“苍央姑娘,我自知现在已然配不上你,也护不了你,可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以身涉嫌,应公子为了化龙,不择手段,他现在捉住了你,也势必要得到你体内的聚灵珠,然而聚灵珠已然和你合二为一,他要是想要聚灵珠,就一定是要将你也一同吞进……”

    “我明白,多谢你的提醒。”莳七微微一笑,目光凝着无常公子。

    无常公子沉默半晌,终是道:“我回去告诉那面镜子。”

    他手抵在腰间,转身之际,忽又驻足。

    莳七摇曳着鱼尾,就看见他解下腰间系着的一只小巧的玉葫芦扔了过来,她轻抬玉臂,便接住了那只玉葫芦。

    “这是什么?”

    无常公子低了低眸道:“这是我蟹族的灵物,如今送给你,希望也能保你安宁。”

    莳七正要拒绝,无常公子已是身形一晃,消失在莳七的视线中了。

    她凝望着手中的玉葫芦,只见葫芦中似有灵光流动,她轻声叹息,将玉葫芦敛入袖中。

    姬平生自宫中归来,便暗地里召集了门客和拥护他复国的人。

    “现在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了,只要再做最后一遍部署,属下以为,万贵妃封后大典乃天赐良机。”

    “属下也赞同郑先生的想法。”

    姬平生沉吟片刻道:“贺易青何在?”

    “属下在。”贺易青起身拱手行礼。

    “京城兵马可都尽数掌控?”

    “已然牢牢掌控。”贺易青道。

    姬平生微微颔首,看着整个京城和封后大典祭坛的场地图,和众人商议一番,终是定了下来。

    应公子来到水牢的时候,莳七正趴在水边,上半身浮出水面,下半身鱼尾尚在水中。

    “你倒是惬意。”应公子缓缓蹲在莳七面前,伸手撩了一捧水在莳七身上。

    水顺着莳七的肩头缓缓滑落,再次回到池子里。

    倘若是外人看来,就好像两个郎情妾意的人在低声耳语。

    实则不然。

    莳七眸含讥讽,轻笑道:“就是池子小了些,游得不畅快。”

    应公子深以为然的微微颔首,面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是我的不是了,在此给姑娘赔罪,还望姑娘莫要介意。”

    莳七懒懒道:“瞧,这就是我们鲛人最厌恶海蛇的一点。”

    应公子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哦?是什么?洗耳恭听。”

    莳七淡淡笑了一声,旋即翻了个身,后背靠在池壁上,仰着脸去看应公子。

    “海蛇性而狡诈,却总是自诩龙的远房亲戚,说话做事,无一不以龙为准,倒真以为自己装的久了,就能从蛇变成龙了!”说到这里,莳七眉眼间俱是笑意的凝望着他,“更有甚者,从海蛇变成了蛟,还妄想着从蛟变成龙,乃至角龙、应龙。殊不知自己骨子里还是一条海蛇,难道野鸡飞上枝头,就真的能成了凤凰吗?”

    应公子唇角还噙着笑意,只是那笑意不及眼底,眸光渐渐森冷一片。

    莳七掩唇轻笑了声:“哦,差点忘了,此前南海龙王曾宴请海族,听说唯独海蛇一族没有受到邀请,很多海蛇还觉得委屈,应公子,你可知南海龙王为何没有邀请海蛇?”

    “你说为何?”应公子的声音渐渐发冷。

    他轻覆在莳七光裸肩头上的手,似乎漫不经心的轻抚着。

    “因为海蛇在外,总是自称是龙的远房亲戚,叫龙实在是觉得恶心,你想想,要是一只野鸡,常年在外自称自己其实是凤凰的亲戚,你说凤凰的脸上不也无光吗?”莳七笑得娇俏,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应公子脸上的笑意终于消失了,他本是游走在莳七肩头上的手,骤然死死的扣住她的脖子。

    力道之大,恨不得当场将她掐死。

    莳七仰着脸,呼吸艰难,却依然笑道:“应公子,不敢杀了我,又何必逞一时之快?”

    “我是不能杀了你,但是我能叫你生不如死!”应公子微微靠近莳七耳边,声音森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