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章 九千岁(四十五)
    “生不如死?那我倒是很有兴趣。”莳七因呼吸不顺,脸色涨得通红。

    应公子猛地松开她的脖子,神色阴冷:“好一个口齿伶俐的鲛人!”

    “承蒙夸奖,苍央真是愧不敢当。”莳七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似乎已经见红了。

    应公子的眸光落在她的脖子上,百转千回,复又变得温柔了起来,仿佛刚才满眼阴冷,起了杀意的不是他一般。

    他抬手轻抚上她的脖子,似情人间的缱绻缠绵。

    “你又何必一次次系落于我,最终受苦的不还是你自己?”他温柔的帮莳七揉着脖子,低声道。

    莳七眸光微顿,她本想激怒应公子,试探他的法力,可是他根本不上当。

    她轻笑一声,骤然捉住了他的手:“应公子既对苍央无意,何必处处留情?”

    “留情?”应公子唇角含笑,轻抬指尖点了点她的额头,“看来你还真是不记得了。”

    莳七眸光微闪,眼底闪过一丝狐疑,旋即盈盈笑道:“是么?那应公子可愿告知苍央?”

    应公子笑而不语,倾身缓缓靠近她,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向自己,然后在她的唇角轻轻落下一吻。

    “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现已是蛟龙,也迟早会变成应龙。”

    莳七莞尔一笑,抬手擦去自己唇角被他留下的印记,眼底弥漫着毫不掩饰的嫌弃。

    应公子瞳孔骤然缩紧,像是在压制着什么。

    莳七轻笑道:“以后不许亲我了,真让我觉得怪恶心的。”

    应公子脸色微冷,他缓缓站起身,莳七看准时机,双手交叠,对他丢出一道巨大的灵力。

    应公子眸光一闪,立刻一晃身子躲开了。

    莳七接二连三的攻击,几乎不给他喘气的机会。

    应公子终于出手了,二人的灵力在空中相交,莳七的额间瞬间遍布冷汗,她在水中连着后退几步。

    忽然,应公子手执腰间的扇子,对着莳七猛地一扇。

    一股强劲的风瞬间朝莳七刮来,她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

    只听噗通一声,她一头栽倒在水中,水池里顿时惊起一个巨大的水花,站在池边的应公子被水溅湿了衣裳。

    他毫不在意的抬手擦了擦水珠,目光淡漠的凝着水中的莳七。

    “就算死,你也要死在我的手里。”

    他自然是知道她是没有死的,所以飞身入水,将她打横从水中抱起,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颊。

    “你变了。”他的声音极低,像一声喟叹,哪怕是在这水牢中,也几乎低不可闻,“倘若你一开始便是这样,该有多好。”

    应公子将莳七带离了水牢,回了自己的宫殿。

    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看着昏迷不醒的她,目光温柔,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就在指尖拂到眼睛之时,像是触电了一般,他猛地缩回了手,眸底温柔的光一扫而尽,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阴冷。

    他轻拂衣袖,在房中设了一道结界,然后便离开了。

    莳七又做梦了。

    梦里的她,重新经历了一遍这个位面。

    姬平生将她从南海抓起,两人相处之间,他对她上了心。

    只是和现实中不一样,梦里的他格外的体贴温柔,他不会一次次的推拒她的靠近,他甚至会看着她宠溺的笑,然后无奈的说她淘气。

    她仿佛真的和他经历了一世。

    那个梦是那样的美好,如果没有结局的话。

    她梦到自己拿着长剑架在他的脖颈上,他眼神淡漠,她扔掉长剑,轻笑一声没意思。

    她朗声大笑出门去,心却彻底碎成了粉末。

    妩姬骂了她,镜面上显示着姬平生,哦不,他叫萧重华。

    镜面上显示着萧重华封了柳如絮为后,文武百官齐声道贺,山呼皇后千岁。

    皇后?

    莳七笑了,妩姬也笑了。

    妩姬化了形,是一个身披斗篷、看不清脸的老者,她指着镜面上的场景,道:“瞧。”

    莳七目光落在镜面上笑,只是笑,久久不说话。

    “你是鲛人,柳如絮却是他恩师的女儿,为了所谓的家国,他选择了柳如絮,因为一个鲛人不能站在他身边,不能母仪天下。”妩姬冷笑道。

    莳七笑够了,终于开了口:“他爱我,但是他不要我。”

    他选择另一个和他身份相配的女人,就是这么简单。

    “不,他根本不爱你。”妩姬嗤笑道,“这世间哪有爱这回事,不过是吹鼓出来的。”

    莳七低眸笑了。

    他不爱她?

    他不爱她。

    是她天真了,以为经历过那么多个位面,终是不一样的,可是她想差了。

    妩姬又道:“走吧,去下个位面。”

    莳七猛地抬起头:“可是戒指是红的。”

    “那又怎么样?戒指红了只能说明寄宿在他身上的神魂已经被你拿走了,怎么就能代表他爱你?”妩姬冷笑。

    莳七摇摇头,似是不死心:“陆辛说的。”

    “不过是个骗局,你还真信了。”妩姬的声音中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顿了顿又道,“好,就算他爱你,可是你不是最重要的,你明白吗?”

    莳七抬眸怔怔的看着她。

    “复国比你重要,找一个身份相当的女人当皇后来稳固位置,也比你重要,他心里确实有你,但是他不要你。”

    莳七又笑了。

    妩姬叹了口气,轻声道:“爱这回事,不就是这样,你早日认清,也算是悬崖勒马。”

    她顿了顿又道:“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收集神魂便收集神魂,莫要被这三千小界诓骗住了自己。”

    莳七久久没有说话,她还是不死心。

    不死心的结果,便是去又去找了姬平生。

    他似乎料到了她要来,眉宇间没有半点惊讶,却是漾着几分疏离与淡漠。

    “你怎么又来了?”他问。

    她笑了笑:“来看看你。”

    “朕很好,立了如絮莳七久久没有说话,她还是不死心。

    不死心的结果,便是去又去找了姬平生。

    他似乎料到了她要来,眉宇间没有半点惊讶,却是漾着几分疏离与淡漠。

    “你怎么又来了?”他问。

    她笑了笑:“来看看你。”

    “朕很好,立了如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