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九千岁(四十六)
    姬平生眸光微怔,沉默良久,终是道:“我对不起你。”

    莳七张了张嘴,喉咙间轻轻飘出一声轻笑,仿佛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我不好,不值得你如此上心。”姬平生眸光不敢去看她,扑朔游离,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攥着玉扳指。

    莳七舌尖轻探出舔了舔干涸的下唇,笑了:“是,我明白了。”

    她扬手,猛地拔下挽着长发的木簪子,三千青丝纷纷扬扬的如瀑一般倾泻下来。

    “还你。”她将木簪子放在桌上,言罢转身便走。

    她的背影逆着光,叫他看不清晰,却如此决绝与寂寥。

    姬平生执起木簪子,手指摩挲着上头的花纹,那是他花了半个月刻好的,如今全都没意义了。

    一如他和她之间,再无可能了。

    她行至门槛住驻足,回眸道:“萧重华,你可有未了的心愿?”

    姬平生微怔,低了低眸,敛去眸底的苦涩,淡淡道:“朕惟愿天下民安物阜,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莳七唇角扬起一丝张扬绚烂的笑意:“好。”

    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如一缕风,如一阵烟。

    姬平生低着眸苦涩的笑了,他未了的心愿?不就是她吗?

    他惟愿她能一世安宁,哪怕她会恨他,可是他的私心就是想让她还在这世上,而非成为深海里的一抔烂泥。

    莳七出了宫门,低眸看了看指上的戒指,轻笑一声。

    哪怕他伤她至此,她还是愿倾其全力为他了却心愿,算是她还了他了。

    至此之后,就像妩姬说的,桥归桥,路归路。

    熙宁二年,大旱,万顷良田几近颗粒无收,百姓流离失所,遍地饿殍,常有易子而食。

    熙宁帝萧重华开仓放粮,拨款赈灾。

    然只能解一时之需,朝臣纷纷请愿熙宁帝祭祀求雨。

    不少前朝乱臣贼子纷纷流言,熙宁帝乃阉人造反登基,名不正言不顺,有违天道,故而天降大旱惩戒熙宁帝。

    一时间西南、岭南贼子揭竿而起,誓要推翻熙宁帝,反雍复周。

    姬平生登上了祭祀台,手执长香。

    就在他念完最后一句祭祀词的时候,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天空上阴云密布,四周的树也被吹得沙沙作响。

    不多时,天空骤降甘霖。

    雨势渐大,祭祀台下的朝臣们喜极而泣,纷纷跪下激动的山呼:“吾皇万岁。”

    姬平生笑了,仰着脸看着天空越下越大的雨。

    翌日早朝,各地加急递送折子,原来不止京城,整个大雍的土地皆天降甘霖,大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彻底解了大旱。

    姬平生趁着民心归顺,以雷霆之势,派出军队镇压了各地的叛乱。

    天色放晴的那一刻,西边的天际出现了漫天的霞光,云蒸霞蔚,流光溢彩。

    他站在城门之上,眺望着整个京城,手轻轻拍着汉白玉的栏杆,心中感慨,想要找人一吐心里的欢喜。

    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身影便是她。

    但是她不见了,在那日离开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莳七前往南海,捉住了因身负重伤蛰居的应公子,他此刻已是角龙了。

    她逼着他吞下江湖水,盘旋于大雍上空,降下甘霖。

    应公子苦笑:“违反天例了。”

    莳七眸光冷寂,轻笑一声:“有我承着。”

    她是一人担下了所以天谴,包括私自降雨,散尽了体内所有灵力,庇佑大雍未来五十年再无天灾,民安物阜。

    应公子怔怔的看着她身形渐渐透明,最后恍如一缕青烟消散了。

    “终究输了啊。”他轻声喃喃道。

    手指轻点,灵力击在天灵盖上,猩红的血在空中划过一道好看的弧度,一条白色的海蛇飘荡在海面上,日渐腐烂。

    莳七猛地从梦中惊醒,身上俱是冷汗。

    她怔怔的走下床,看着镜中脸色煞白的自己。

    这一切,她都经历过!

    姬平生最后复了大雍,成了熙宁帝,可他不要她,她彻底死了心,散尽道行,替他了结了最后的心愿。

    只是她本该前往下个位面的,为何又在这个位面再次经历了一遍?

    就在此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一袭白色衣袍的应公子负手走了进来,他看见莳七遂道:“醒了?”

    莳七双眸微眯:“是你。”

    应公子微微一笑,一把将折扇拍在手心:“自然是我,不然还能是谁?”

    莳七摇摇头,眸光冷意逼人:“萧重华本是顺应天命的大雍皇帝,他乃紫微星下凡,在他的统治下,大雍本该是太平盛世,是你用法子,改了他的命格,送延和帝的老子登基,他一个屠夫,命理如此,如何等登上九五之尊的位子?也不怕折了他的寿!”

    应公子深以为然的微微颔首:“唔对,确实如此,所以他只当了十年的皇帝就死了。”

    讲到这里,他唇角扬起一丝笑意:“是我,可是那又如何?”

    “这就是你想要化而为龙的手段?”莳七冷声道。

    应公子神秘的摇摇头,笑道:“是,也不是。”

    莳七嗤笑一声:“那我体内的聚灵珠你是瞧不上了?”

    应公子轻摇折扇,宛若一个浊世佳公子,他眉宇间俱是笑意:“你既已恢复了记忆,自然也该明白,我为何一定要化龙?”

    “因为我。”

    准确来讲,应该是因为原主苍央的一句话。

    二百多年前,苍央初长成,仰慕她的人从南海排到了东海。

    应公子自然也不例外,他找了个机会,将自己的心意告诉了苍央,苍央届时笑盈盈的道:“都说太阳在东海升起的那一刻,海面上的霞光绝美,倘若你能取来,缀于嫁衣之上,我便嫁你。”

    应公子喜不自禁,立刻动身前往东海。

    他在东海待了整整三年,终于取够了太阳升起洒在海面上的第一缕霞光,又寻了海族中织锦最好的鲛人,替他缝制嫁衣。

    为了这嫁衣,他几乎好尽心血,也散尽了身上的财物。

    当他手捧着嫁衣满怀欣喜的来到苍央面前时,她当着众多追求者的面,笑盈盈的将嫁衣撕得粉碎。

    她一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里盛满了讥讽:“就凭你一条小小的海蛇,也想让我嫁给你?当真是白日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