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九千岁(完)
    “不然呢?”莳七唇角骤然绽放出一抹肆意的笑意。

    应公子轻笑一声,眸底冰冷如霜:“很好,那我也不必退而求其次了。”

    话音刚落,他双手轻叠,身形渐渐化为蛟龙,底下的群臣顿时大惊,跪在地上山呼真龙显灵了。

    青灰色的天空之上,一条白色蛟龙在空中盘绕,莳七一面掐诀,一面躲闪着他的攻击。

    她有意识的将应公子往别处引,两人盘亘于三重天之外,已是叫人见不真切。只是隐隐可见天空中一道白色的长链和一个红衣女子,若隐若现。

    延和帝被人扶了起来,擦了把冷汗,脸色还是惨白不已。

    他指着地上如干尸一般的万皇后:“来人,把这东西拖下去。”

    没有人动。

    延和帝面上挂不住,暴喝一声:“大胆!你们要造反吗?”

    “圣上英明。”姬平生单手负于身后,缓缓走上了祭台。

    “姬平生你敢!”延和帝气得浑身颤抖。

    姬平生抽出腰间的长剑,猛地挥剑,只见一道猩红的鲜血溅起,延和帝的脑袋应声而落,顺着祭台的台阶,咕噜咕噜的滚了下去。

    在场的朝臣,有近三分有二都是拥护姬平生复国的,还剩下那三分之一吓得噗通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姬平生淡淡挥了挥手,一旁的禁军便上前将那三分之一绑了起来,包括早已吓得昏死过去的万季礼。

    “朕,萧重华,光复大雍,尔等可有异议?”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祭台下的朝臣纷纷撩起官袍行礼行礼,山呼万岁。

    三重天之外,莳七尚且还在和化为蛟龙的应公子厮杀。

    应公子招招致命,莳七由攻转守,渐渐便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有什么好?紫微星格?”应公子的声音如惊雷一般,回荡在天际。

    莳七抿了抿唇:“他没什么好,我只是不想欠他的。”

    “何为欠他?”

    “你篡改了他的命数,让他平白无故从天子变成了亡国之君,不仅如此,你还盯上了他余世的紫微星格,这一切,不都因我而起吗?”莳七指尖泄出汩汩灵力,“我不想欠他的!”

    应公子盘亘在空中,躲闪着莳七的攻击:“那你就不欠我的了?我变成这样,难道不是因为你?”

    他的声音中透露着恼怒,对莳七下手也更狠了些。

    “我是对不起你,可你这样偏执,赖不到我的头上,说到底,你心里一直想化龙,只是迟早的事,和我的羞辱没有直接的关系!”莳七抿了抿唇,眸底闪过一丝决然,“我宁负天下人,也不愿负了他,就这一次还了他,以后再不相欠了!”

    应公子朗声大笑,状若癫狂:“好好好!好一个有情有义的鲛人,想要杀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莳七低眸瞥了眼戒指,变红了。

    无所谓了,她只在乎神魂是否归来,并不在意他心中到底还有谁了。

    姬平生封后那日,莳七飘在三重天之外凝眸瞧着。

    和上一回一样,他封了柳如絮为后,文武百官山呼皇后千岁。

    她只瞧了一眼,便看出柳如絮不爱姬平生,姬平生亦不爱柳如絮,只是在他心里,还有比情爱更重要的东西。

    家国大义么?

    莳七忍不住笑了,虽然不知为何会重来,可是她还是决定和梦里的一样。

    概不欠他。

    她去找了姬平生,问了他和梦里一样的问题。

    他低眸答,惟愿天下百姓安宁,她笑了,说了声好。

    她没有问他是否对得起她,没意义的问题,就不用在多费口舌了。

    然她行至门槛处,心中却涌出一句话,她也说出了口:“你可知,哪怕重来无数次,结局都是不会变的。”

    姬平生怔忪,她却身形一晃消失了。

    在她站过的地方,他猛地间瞥见了一滩猩红。

    莳七做了和梦里一样的决定,在整个大雍土地干旱颗粒无收的时候,她准备耗尽灵力降雨。

    这次没有应公子帮她了,因为他死了。

    她致命的那一击,他没有躲闪。

    青灰色的天空上急速掉下一条蛟龙,坠入南海,惊起千丈巨浪。

    猩红的鲜血染红了海面,莳七怔怔的看着海面上苟延残喘的蛟龙,喃喃道:“为什么不躲开?”

    蛟龙的眼皮无力的耷拉着,气若游丝:“你……会帮他的对么?”

    莳七怔忪,蛟龙无力的笑了:“我不想……让你帮他……反正你也会死的……我不过是先走一步罢了……”

    话音刚落,他便彻底断了气。

    莳七心中满是震惊,为什么应公子也记得?

    他也记得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莳七将应公子的尸骨埋入深海中,她用灵力,调动江河湖水,振臂之间天降甘霖。

    大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她猛地喷出一口血,心口处宛如千万根银针扎着。

    她仿佛看见了九重天之外的震怒,来不及了。

    莳七张开双臂,散尽全部道行,立誓庇佑大雍未来五十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

    当最后一缕金光散尽的时候,她的身形也彻底变得透明了,一个玉葫芦从三重天外掉了下来,一个青衫男子捡起玉葫芦,面无表情的道:“都没了。”

    姬平生正在处理奏折,西方的天际金光万丈,他缓缓走了出去,扶着门框静静的看着。

    金光散尽,天空归于平静。

    他的心口猛然一疼,一口血喷了出来。

    姬平生脸色顿时一片铁青,他扶着门框站了良久,才疾步走了进去,

    他手执玉牌进了密室,唤出了仙人。

    “她死了。”姬平生神色平静,哀莫大于心死,“灰飞烟灭了,化作深海里的一滩烂泥了。”

    他缓缓阖上双眸,双拳紧握,身形颤抖:“我……我明明祭出了七情六欲,祭出了余世紫微星格,重来一次,你却没能帮我保住她!”

    仙人冷笑道:“我之前便说过,这怨不得我!我也帮你们重新来过,是你控制不知对她动了情,何来怨我!”

    “那七情六欲呢?”姬平生猛地睁开双眸厉声质问。

    “你执念太深,便是抽了七情六欲也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