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
    莳七反反复复的又琢磨了一遍,她还是没太闹明白。

    一个女人和五个男人成亲,其中不乏皇帝、武林盟主、魔教教主。

    这婚竟然结成了?

    就没有人有半点反对,太后是死的吗?文武百官是死的吗?武林众生是死的吗?

    那些长把礼义廉耻挂在嘴上的武林正派,一碰上玛丽苏光环,就立刻被闪瞎了狗眼,半句也不敢吭声了?

    还有就是最后这魔教教主让人轮歼宋如是,这算是惩罚。而苏倾绝这辈子都要喝五个男人圈圈叉叉,感情同样是和几个人做爱,这事放在苏倾绝身上就是苏!

    而放在宋如是身上就是惩罚了?

    难道归结起来,就是一个字,因为爱?

    那她就更不明白了,爱只能同一时刻同一个人,爱了就分不了心了,她不质疑那些男人是否真的爱苏倾绝。

    她质疑的是苏倾绝同时爱他们五个。

    所以归根到底是颜值?

    轮歼宋如是的那些人是丑陋无比的大汉,而和苏倾绝做爱的男人都是惊为天人的高颜值?

    可是真要论起来,做爱这回事,关了灯,看的难道不是性能力吗?

    难道一个男人,颜值逆天,但是短小快,也能让女人原谅他糟糕的性能力?

    不对,她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像这样玛丽苏的世界,身为玛丽苏的男人们,那方面能力必定是强悍的!

    一夜七次,一次两个小时!

    莳七抿着唇,猛地一拍桌子,一定是这么回事!她终于捋清楚了!

    宋楚逸进来的一瞬间,就看见莳七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由含笑问道:“如是,想什么呢?”

    莳七猛地回眸,就看见一袭青衫的宋楚逸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她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时间点是武林大会三个月之前,苏倾绝还没有惊艳武林,还没有将自己踹下武林第一美人的位置,还没有让她和宋楚逸离心。

    而她,也还没有被那个什么玛丽苏系统盯上。

    莳七款款站了起来,微笑着道:“没想什么,对了,哥哥来做什么?有事吗?”

    宋楚逸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总觉得她笑得有些古怪。

    就像客套一般的疏离,可是他这个相依为命的妹妹,不是一向最粘着他的吗?

    “哥哥要出一趟远门,来和你说一声。”宋楚逸摇了摇头,只当自己想多了,他笑着上前搂住莳七,还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你莫要吵闹,就在家安心习武,三个月后就是武林大会了,届时你可不能给哥哥丢人啊!”

    莳七不着痕迹的从他的怀中闪了出来,脸上带着不深不浅的微笑:“我知道了,哥哥放心吧。”

    宋楚逸唇角的笑意顿时僵住了,他的这个妹妹,好像有些抵触他。

    直至出了门,他才忍不住问自己身边的小厮摘星:“你说刚才如是是不是有些抵触我?”

    摘星连忙笑道:“大小姐恐怕是害羞了吧!”

    宋楚逸驻足沉思,想想应当就是这么回事,他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如是长大了。”

    “是啊。”摘星应和道。

    宋楚逸不由叹了口气:“希望慕容兄以后也能像我一样将她捧在掌心吧。”

    待宋楚逸出门之后,莳七便琢磨着离开山门。

    最起码得避开武林大会,她知道苏倾绝就是穿越女,可是她现在也不能和苏倾绝正面杠,毕竟人家有系统,她只有赤手空拳。

    所以避开武林大会,她就不会在武林大会上碰见苏倾绝了。

    既然碰不上苏倾绝,自然也就不会成为她的跳板了,玛丽苏系统就没必要盯上她了。

    莳七深以为然,她列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准备离开山门,短期内再不回来,避开那个玛丽苏系统。

    第二,她得找到这个位面被神魂依附的人,然后攻略他。

    希望他不是苏倾绝后宫的一份子。

    虽然她已经打定主意,这个位面,桥归桥路归路,该做任务做任务,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她,也跟她没关系。

    但是万一他是苏倾绝后宫的一份子,而她还要和苏倾绝抢男人。

    她就有点恶心,又有点头大,毕竟以她一己之力,对抗玛丽苏光环?

    输了情有可原,赢了……的希望渺茫。

    还是那句话,谁叫人家有系统呢!

    莳七一边琢磨,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首先,要避开苏倾绝未来的后宫们。

    其次,出门在外,得有钱。

    最后,如果能在找神魂依附者的同时,又能找到妩姬就好了。

    有了妩姬,她也算是有了一个外挂,对抗那个玛丽苏系统,应该能有点胜算!

    想到这里,莳七便翻出了宋如是的私房,一些碎银子,两张一百两银票,还有十来个银锭子。

    好像还可以,不算特别穷。

    宋如是出入山门,自然是没人敢拦的,所以一路下来,莳七走的很顺利。

    但是,千算万算,她还是算漏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世界玛丽苏当道,恐怕早已经改了这个世界的磁场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里发生什么一万两黄金买某某花魁的初夜,也是习以为常的。

    姑且也可以理解为通货膨胀。

    值得点出的是,这个某某花魁,就是苏倾绝,她一穿过来的时候,就穿在了一个即将**的伎女身上。

    反正莳七下山带的这二百多两银子,恐怕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了。

    想到这里,莳七不由咂了咂舌,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一边要躲着被玛丽苏系统盯上,一边还要想想怎么挣钱。

    最好还能找到妩姬和神魂依附者。

    想想头都大了。

    莳七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眼看着天色渐晚,月上柳梢头。

    她抿了抿唇,走进了一家客栈,小二连忙迎了上来,面上堆满了笑意:“这位姑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莳七淡淡道。

    小二喜笑颜开,将毛巾猛地搭在肩上:“好嘞,楼上请。”

    莳七忍不住幽幽叹了口气,眼看着天色渐晚,月上柳梢头。

    她抿了抿唇,走进了一家客栈,小二连忙迎了上来,面上堆满了笑意:“这位姑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莳七淡淡道。

    小二喜笑颜开,将毛巾猛地搭在肩上:“好嘞,楼上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