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四)
    她将马拴在客栈前,抬脚便进了客栈。

    莳七抬眸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见堂中正坐着三三俩俩的食客,皆是赶路人的打扮,并不起眼。

    只有西南角落里的那位红衣女子,让她的眸光不由停留了片刻。

    那红衣女子正低眸淡淡的饮酒,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寒意,如蒙了层秋霜,参悟世间俗事,如墨般的三千青丝只被一只玉簪绾起,偶有两缕掉落在耳际,竟是将她质傲青霜的气质,衬得几分万种风情。

    红衣女子身旁还坐了一个玄衣男子,他瞥见莳七的目光正落在红衣女子身上,不由按了按手边的长剑,面露警告。

    莳七不由轻笑了声,这红衣女子,她认得的。

    陆帆悬,也是一大炮灰。

    建朝以来最年轻的国师,一心念着当朝皇帝南宫离,只可惜,所托非人。

    南宫离注定是苏倾绝的。

    作为和苏倾绝争男人的炮灰女配,陆帆悬的结局也是注定了的。

    只是让莳七有些好奇的是,陆帆悬此刻究竟有没有被玛丽苏系统盯上呢?

    如果盯上了,她们俩也算是同盟了吧!

    莳七淡淡的收回视线,唇角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她怎么将其他炮灰忘记了呢!

    为苏倾绝玛丽苏之路铺路的,可不止她和陆帆悬两人!

    店小二一见莳七进来,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这位姑娘,住店吧?咱们客栈不论别的,保证让您宾至如归!”

    莳七笑了笑,指了指门口的马:“瞧见那匹马了没?饲料紧好的喂,开一间上房,送两个菜上来,哦对了,还有一桶热水。”说完,便塞了一个银锭子给店小二。

    她现在既然不能逃亡,也就没必要省吃俭用了。

    店小二喜笑颜开的将银锭子收进怀里:“您楼上请。”

    就在此时,门口又走进来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们一进门,还未曾注意到将要上楼的莳七,却是一眼就看见了正在角落饮酒的陆帆悬。

    那两个大汉一瞧见陆帆悬,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盯着她,眼神色眯眯的,分明是不怀好意。

    莳七只扫了一眼,便懒懒的收回了视线。

    她还不打算多管闲事。

    店小二连忙上去招呼两个大汉,俩大汉不耐烦的将店小二推到旁边:“去去去,别过来烦爷爷!”

    店小二身材瘦削,一个不防备,便被那俩大汉推个屁股蹲。

    俩大汉色眯眯的笑着,一面往陆帆悬那边走去,俩人一屁股坐在陆帆悬对面,笑眯眯道:“美人儿怎么单独在此饮酒,要不要哥哥陪陪你?”

    陆帆悬身边的玄衣男子眉宇间溢出一丝杀气,倒是陆帆悬平静的按住了玄衣男子的手。

    玄衣男子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那俩大汉。

    俩大汉自来熟似的,替自己倒了杯酒,色眯眯的笑着:“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哥哥们来陪你一起喝。”

    店小二摸着屁股站了起来,见那边不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便转而来招呼莳七。

    “这位姑娘,您楼上请。”

    莳七微微颔首,转身便准备上楼。

    就在此时,她的脑海中响起了拿到冷冰冰的机械声:“助攻目标宋如是,请立刻前往帮助助攻目标陆帆悬,刷新好感。”

    莳七蹙着眉,冷着脸,凭什么!

    她为什么要去刷陆帆悬的好感度?她又不是苏倾绝,陆帆悬更不是慕容千夜那些人。

    玛丽苏系统感应到了她的不作为,以及她的心里活动,遂又道:“陆帆悬是第二顺位炮灰,炮灰与炮灰之间应当团结友爱,为以后的助攻打下坚实的基础!”

    莳七正要上楼梯的脚,险些打滑从楼梯上摔下来。

    什么鬼!究竟是什么鬼!

    炮灰和炮灰之间要团结友爱?还为以后的助攻打下坚实的基础?

    等等,她好像明白了。

    正常来讲,这种玛丽苏世界里,只要是男主身边的女人,就都是女主的阶级敌人。

    是个女人就就想害我!是个男人就爱我!

    而且反派女配之间,最后还会共同为坑女主大计而联合在一起!

    计划详密,目标专一,这样的反派多么让人感动!

    反正就是这么个套路就对了。

    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玛丽苏系统才会让自己去帮陆帆悬解围,刷一波好感度,然后俩人以后才能愉快的合作。

    莳七抿了抿唇,看了眼陆帆悬那边。

    她单手按着腰间的佩剑,噔噔噔下了楼,疾步往陆帆悬那桌走去。

    “二位哥哥这是做什么?是我不够漂亮吗?还是我不够可爱?怎么二位哥哥眼里只看见这位姐姐了呢?”莳七唇角漾着一丝甜得发腻的笑意,娇声道。

    那俩大汉一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娇软的女声,立刻回头。

    他们一看清莳七的面容,脸上那色眯眯的表情便更甚了几分。

    莳七看的心里一阵犯恶心,她的余光瞥见陆帆悬正抬眸瞧着自己,而陆帆悬身边的玄衣男子则是面露厌恶。

    两个大汉转过身,笑眯眯道:“这位美人儿又是哪里来的?美人儿莫怪,刚才不是哥哥没看见你……”

    莳七挑眉轻笑,懒洋洋倚在后面的那张桌子上:“哦?那是因为什么呢?”

    其中一个大汉挠了挠头:“是……是因为……”

    莳七莞尔一笑,白皙的手指轻点了点他的脸颊:“瞧,这位哥哥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被莳七手指摸到脸的那个大汉立刻嘿嘿嘿的傻笑了起来。

    莳七低了低眸,轻笑道:“二位哥哥想喝酒?”

    俩大汉立刻点头,莳七遂笑道:“那二位哥哥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我今日定陪二位哥哥一醉方休!”

    “好好好!”俩大汉立刻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莳七。

    “可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二位哥哥没有答对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莳七面上带着盈盈的笑意,恍如春日里盛放的牡丹,灼灼其华。

    俩大汉早已色令智昏了,用手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可能在他们眼里,莳七不过是个弱女子,要他们好看?能怎么好看?

    莳七笑盈盈的指着正在低眸把玩着酒杯的陆帆悬道:“你们说,我与她,谁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