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五)
    两个大汉先看看莳七,又转头看看陆帆悬。

    其中一个大汉腆着脸对着莳七笑:“当然是姑娘你更美了。”

    另一个大汉倒是不同意了,他一把拽过那人的衣袖,拧着眉头说:“我还是觉得那个红衣美人更好看。”

    两人意见不一,竟有争执起来的趋势。

    莳七拿着剑双手抱胸,满脸兴味的看着俩大汉。

    “争出来个结果没有?”

    其中一个大汉连忙笑道:“姑娘你比较好看。”

    莳七低了低眸,轻笑出声:“哦?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还是这位红衣姐姐更美一些?”

    另一个大汉一拍桌子,大笑着打圆场:“都好看,要不两位美人一起陪我们哥俩喝几杯如何?”

    陆帆悬身边的玄衣男子一听这话,眸底顿时闪过一丝杀意。

    莳七笑盈盈的用剑鞘指了指其中一个大汉:“两个都陪你们?”

    “对对。”大汉已经色胆包天了,竟然用手抓住了莳七的剑鞘,妄图将她一把带入怀中。

    说时迟那时快,莳七正巧借了大汉的力,抽出泛着寒光的长剑抵在大汉的脖子上,稍一用力,脖子上已是泛了血痕。

    “敢消遣爷爷,找死!”

    另一个身穿褐色短打的大汉立刻翻了脸,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便朝莳七冲来。

    莳七一脚踩着长条板凳的一头,另一头立刻高高翘起,正打在褐衣大汉的下巴上,只听一声上牙碰下牙的响声,褐衣大汉吐了一口血。

    就在她抽身打褐衣大汉的时候,灰衣大汉抄起邻桌的酒坛子便朝莳七砸来。

    莳七一个飞身,翩然在一个空桌上坐下,两脚猛地踹着两条长条板凳,两个长条凳便凌空朝俩大汉飞去,正中心口。

    只听咣当两声,那俩大汉已经被莳七踹出了客栈,此时正瘫倒在地半天也动弹不得。

    莳七懒懒朝他们看了一眼,那两人立刻缩了缩脖子。

    她懒洋洋的抱着胸对小二道:“坏了的东西,叫他们陪。”

    其实也没什么坏掉的东西,就是之前那个灰衣大汉砸过来的酒坛子一只。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那个玄衣男子嗤笑一声:“多管闲事。”

    莳七不由驻足,缓缓回眸,笑道:“不客气。”

    “坐下喝一杯吧。”一直都手执酒杯把玩的陆帆悬忽然道。

    是个清冷中带着疏离的女声,乍一听有些奇怪,但是莳七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奇怪。

    她轻笑一声,随手拿起桌上一只干净的酒杯,替自己倒了杯酒:“我先干为敬。”

    言罢,她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时候不早了,该歇下了。”莳七将酒杯放回桌上,笑盈盈的转身便走。

    玄衣男子一见她这样的态度,顿时便皱了眉头。

    倒是陆帆悬眸光深深的凝着她远去的背影,片刻,才将杯中酒饮尽:“去查查她。”

    店小二带着莳七在厢房住下后便离开了。

    奔波了一天,又揍了两个大汉,莳七实在是觉得有些累了,泡了个热水澡后,便沉沉的睡下了。

    翌日,天色将将蒙蒙亮,她便起来了。

    因着睡了个好觉,莳七在房中简单活动了一下筋骨,顿时觉得通体舒畅。

    下楼退了房,莳七便叫了一碗粥,和几个馒头小菜。

    一碗粥是早膳,并着一个包子,因为要赶路,所以准备带了几个馒头,留着白日里充饥。

    所以,陆帆悬一下楼,便瞧见莳七面前那四五个馒头。

    莳七抬眸望去,正瞥见陆帆悬嘴角似乎抽了两下。

    陆帆悬走到莳七的邻桌坐下,不一会儿,玄衣男子也下了楼,连忙告罪:“主子,我起迟了。”

    陆帆悬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玄衣男子看见莳七面前那四五个馒头,顿时嗤笑一声:“胃口真大。”

    莳七闻言,挑眉睨着他。

    陆帆悬瞥了一眼玄衣男子:“无正,莫要失言。”

    无正连忙低头称是,旋即对莳七拱手道:“无正无心之言,还望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莳七正在喝粥,从嗓子眼里飘出一个轻哼,算是回答了他的话。

    倒是在店小二上菜的过程中,陆帆悬转眸对莳七道:“昨日多谢姑娘出手,还不知姑娘尊姓?”

    莳七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宋。”

    “宋姑娘,我姓陆,昨日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只因我昨日受了惊,故而疏忽了向姑娘表达谢意,还望姑娘莫怪。”

    莳七险些呛了一口粥,就连无正都被陆帆悬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弄得怔住了。

    陆帆悬的武功,只会在莳七之上。

    昨日最淡定的也就是她了,她现在居然说昨天受了惊吓。

    莳七缓缓放下手中的汤匙,用帕子试了试嘴角,淡淡道:“举手之劳,何必言谢。”

    她转眸微笑着看向陆帆悬,心中一阵感慨,不得不说,陆帆悬放在现代,那就是一种高级美。

    虽然陆帆悬在古代也是绝色,但是仅限于脸,身材在这里绝对算不是上品,胸前空荡荡,要是放在现代,就是个做模特的好苗子。

    陆帆悬唇角漾起一丝浅笑,从自己的手腕上褪下一只玉镯。

    “出门在外,不知该如何谢过姑娘大恩,这只玉镯是我的心爱之物,送与宋姑娘,还望姑娘莫要推辞。”

    莳七一怔,反应过来之际,已被陆帆悬握住手腕,将玉镯套了上去。

    方才被陆帆悬握过的手腕一片冰凉,莳七心里一阵狐疑,她的手怎会这样凉,像极了冰块。

    “这怎么能行呢?这镯子太贵重了。”莳七一面推辞,一面去褪腕上的镯子。

    当真是蹊跷了,那镯子就像在她手腕上生了根一样,任她她手腕处弄得通红一片,也褪不下来。

    陆帆悬凝眸看着莳七的样子,不由掩唇笑了笑,指了指莳七的发髻:“你若是过意不去,我还挺喜欢你头上的那支簪子的。”

    一旁的无正已经石化了,怔怔的看着陆帆悬和莳七二人,手里的筷子掉了都不知道。

    莳七嘴角抽了抽,旋即抬手拔下自己发间那支妆饰用的玉簪递给陆帆悬。

    陆帆悬接过玉簪,莞尔一笑:“如此,我们也算是手帕交了。”

    莳七又抽了抽嘴角,心想这姑娘可够自来熟的啊!

    “陆姑娘,我还要赶路,就先行一步了,后会有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