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十)
    就在下一瞬,她察觉到身后传来低不可闻的动静。

    她猛地转身,正巧对上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一袭黑衣的风辰正眸含杀意的盯着自己。

    宛若一头在黑暗中潜伏的狼,目光幽深,随时对着一头一举攻之。

    莳七脸上一阵怔忪,旋即便是绽放出惊喜的笑意:“风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风辰眸中闪过一丝狐疑,可戒备却没有松懈。

    他一手揽过莳七的脖子,将匕首抵在上面,低声警惕道:“你认识我?”

    自他醒来,主子便叫他小黑,他不喜欢这个称呼,像条狗,呼之则来挥之则去,但是这是主子起的,他的命都是她救的,一个名字而已,她高兴就好。

    莳七似乎根本不在意脖子上抵着的匕首,就好像她十分信任眼前的人,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一样。

    “当然认识了,你是风大哥啊!”她眸底氤氲着几分欣喜之色,让风辰不禁蹙了眉。

    他自是做梦都想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可有亲人。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似乎认识自己,相熟到一点也不怕他会杀了她。

    他钳制住莳七的一瞬间便知道了,她的武功不低,虽然不及他,但是他现在身负重伤,真要是打起来,恐怕他还不是她敌手。

    “我叫什么?是哪里人氏?你又是谁,和我什么关系,可有证据证明你说的话!”风辰将信将疑道。

    莳七笑道:“我知道你有一块胎记,呈月牙状,约莫着有一寸大小,就在你这条胳膊肘上方三寸之处。”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风辰的右胳膊。

    风辰眸光一怔,就听到她继续道:“你叫风辰,是北斗坞的少宗主,今岁二十有二,我认识你,是因为你曾经救过我呀!”

    撒起谎来的莳七,连自己都信了。

    面上信誓旦旦的神色,仿佛真有这么回事一般。

    风辰面色一阵缓和,旋即松开抵着她脖颈的匕首,道:“我出了一些事,已经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莳七笑盈盈的转过身看他:“没关系呀,只是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你了,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重逢了,这场雨下的真是天意。”

    风辰虽然放开了莳七,但是不代表他心里的戒备就松了下来。

    他还问了一些自己的事,可她件件都对答如流。

    渐渐的,他也就信了七八分。

    莳七看着他身上的伤,面上一阵心疼:“风大哥,你怎么受伤了?你穿着玄衣,方才我都没注意到。”说着,她一阵自责,又是一阵懊恼,连忙从自己的包袱中找出事先准备好的金疮药。

    风辰抬手拦住了她,眼底还是有些防备:“我自己来吧。”

    习武之人,身上总是会备些金疮药的,用的多了,金疮药里的成分一闻便知,倘若有人在伤药中动了手脚,也是会被闻出来的。

    除非是那种神医动手脚,或是用毒高手。

    风辰接过金疮药,只在鼻尖闻了闻,就闻出了这金疮药确实是上好的伤药,里头没有半点别的东西,这才放下心来。

    “我帮你上药吧。”莳七连忙道。

    风辰这回没有拒绝,只是默默的解开了衣裳。

    他的腰腹间是一道外翻的伤口,几乎可见白森森的骨头,莳七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佯装心疼道:“风大哥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伤成这样?”

    风辰淡淡道:“被人追杀了。”

    除却腰腹间的伤口,他身上还遍布着别的伤。

    莳七只帮他上了上本身的伤,下半身的伤就由他自己来了。

    忙活了半个时辰,风辰才穿好衣裳,靠着墙角闭目养神。

    外头的雨势渐渐小了,莳七站在廊下,用手接着廊檐滴下来的水。

    风辰睁开眼眸瞥了一眼,淡淡道:“外头凉。”

    莳七一怔,回眸对着他甜甜的笑着:“风大哥,雨要停了,你要离开这里吗?”

    风辰低了低眸道:“嗯。”

    莳七顿时面露紧张之色:“可是你的伤还没好,怎么能颠簸呢?”

    “该回去了。”风辰道。

    莳七疾步走到他身边:“你回哪里去?北斗坞早已没了你的容身之地,你的叔父正暗地里派人要将你赶尽杀绝,你要回去送死吗?”

    风辰用剑鞘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我不回北斗坞。”

    “那你要去哪里?”

    “主子的差事,要回去复命了。”风辰凝眸望着外头淅淅沥沥渐渐变小的雨势道。

    莳七连忙拉着他的衣摆:“主子是谁?有谁能当你的主子!你是北斗坞的少宗主啊!”

    她之所以敢这样肆无忌惮的骗风辰,她认识他,就是因为她知道距离风辰恢复记忆,还有五年的时间。

    五年,足够改编很多事了。

    风辰擦拭匕首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平静道:“她救了我。”

    莳七眸底满是震惊:“就算救了你,你也没必要认她为主啊!”

    这回风辰没有说话,似乎没有听进去莳七的话,又似乎在思考她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风辰将擦好匕首,忽而抬眸道。

    莳七一怔,旋即笑道:“风大哥你一向叫我阿如的。”

    “阿如……”风辰低喃着,然后淡淡道:“我记住了,今日多谢你的金疮药。”

    莳七笑道:“风大哥和我客气做什么,你以前还救过我呢!”

    风辰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走出破庙,莳七便跟着他,她打算和他同行一段路,顺便帮他洗洗脑。

    风辰也没有拒绝她的同行。

    两人走了一天,就在天色将晚之际,林中破竹而出三个人影。

    莳七和风辰顿时警惕起来,那三个黑影将她和风辰围在中间,刀刀致命。

    风辰伤还没好,很快落于下风,莳七便将他护在身后,和那三个人对打。

    但是那三人武功也很高深,莳七一对一兴许能赢,但是一对三就很吃力了。

    就在她被打得节节败退之际,一个玄色身影纵身而出,加入了他们的争斗,莳七定睛一看,竟是无正。

    这么说陆帆悬就在附近了。

    她、无正和风辰联手将那三人逼退。

    “陆姑娘也来了?”莳七擦了擦额间的汗问道。

    无正微微颔首,指了指不远处的林间,莳七抬眸一瞧,就看见几棵树后有一辆马车,一个红衣女子撩起车帘缓缓走了下来。

    陆帆悬眸光凝向莳七身后的风辰,神色淡漠,也不知为何,莳七顿觉后背一阵寒意。

    “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