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十一)
    莳七一怔,转眸望了望风辰。

    风辰正归剑入鞘,神色淡漠,似乎根本没有理会陆帆悬的话。

    莳七笑了笑:“陆姑娘,这位是风大哥。”

    陆帆悬一双丹凤眼微眯,眸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她对风辰微微颔首:“风公子。”

    风辰也对陆帆悬点了点头:“方才多谢姑娘。”

    陆帆悬唇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她解下自己身上的斗篷,顺势披到莳七身上,低眸浅笑道:“天气凉,你才流了汗,仔细别冻着了。”

    莳七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都是习武之人,哪有这么娇弱!”

    陆帆悬眉眼微挑,只是看着莳七不说话。

    莳七只觉得后背一寒,下意识的抬手紧了紧身上的斗篷。

    陆帆悬见状,遂微微笑了。

    几人趁着夜色未浓,赶路找了一家客栈。

    莳七坐在马车上,心底暗自琢磨,陆帆悬这姑娘气场也太强了,武功高深莫测的人就是不一样。

    稍一个眼神就把她唬住了,看来她的功力还需要多加练习才行。

    至少比肩陆帆悬,同样都是女子,没道理陆帆悬可以,她却不行。

    他们到客栈的时候,只剩下两间上房了,莳七纠结了一下,便对陆帆悬提议道:“陆姑娘要是不嫌弃,不若和我同住一屋吧。”

    她的话音刚落,就瞧见陆帆悬唇角的笑意更甚了几分,就连素日里那双清冷的眸子里,似乎也盛了些许光亮。

    莳七纳闷的抬眸看了看烛火,似乎也没那么亮啊!

    陆帆悬抬手轻轻将莳七耳边的碎发别到而后,轻声道:“我不嫌弃。”

    风辰没意见,只是低眸靠在柱子上不说话。

    倒是无正像是魂丢了一般,恍恍惚惚的盯着莳七看了好半天,才在陆帆悬略显不耐的声音中回过神来。

    他用手挠了挠头,嘴里喏喏的答应了下来。

    莳七狐疑的看了无正一眼,他怎么怪怪的。

    不过她觉得,这个法子目前来讲,是最合理的了,不然难道要她和风辰一起睡吗?

    更何况陆帆悬和无正是主仆,也不可能同睡一屋的。

    一晚而已,将就一下得了,又不是出来郊游的。

    客栈的上房分内外两间,外间设一圆桌四圆凳,靠窗那里还有一张会客用的方桌及两太师椅。

    内外两间由月洞门隔开,上缀珠帘,绰绰约约,内室设一张架子床,靠窗前有一张书桌,床尾立着一面屏风,屏风后有恭桶和洗澡的木桶。

    莳七进门后便将佩剑放在了桌上,四周打量了一下。

    她心里一阵失望,本以为上房内最起码会有一床一软榻,这样她便可以睡在软榻上,让陆帆悬睡床了。

    可惜这里没有软榻。

    店小二将饭菜送到了房里,莳七便让他送些热水上来。

    她和陆帆悬吃完饭后,店小二也正好将热水送上来了,莳七看了看陆帆悬:“你要先沐浴吗?”

    陆帆悬用帕子试了试嘴,微微笑道:“你先吧。”

    莳七也不和她客气,自己今天和那三个人打斗流了一身汗。

    莳七从自己的包袱中翻出里衣,然后便走到了屏风后。

    陆帆悬目光平静的越过月洞门上的珠帘朝看向屏风,屏风后悉悉索索,里屋昏黄的烛火将那婀娜的人影映衬在屏风上。

    她看着屏风上搭上了一件外裳,随着那悉悉索索的声音,屏风上搭着的衣服越来越多。

    直至最后那件水绿色绣着鸳鸯戏莲的抹胸搭在了屏风上,陆帆悬猛地站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无正立在门外待命,陆帆悬将门带上后,便听到无正道:“主子……您确定了?”

    陆帆悬神色没有惊起任何波澜,淡淡道:“是。”

    无正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良久才笑了笑:“没想到找了这么多年,最后竟然无意中就寻到了。”

    陆帆悬眼底溢出一丝柔和之色:“这就叫柳暗花明又一村。”

    两人一阵无言,无正隐隐能听见屋里的水声,就在此时,陆帆悬道:“南宫离可找到了?”

    无正见四下无人便正色道:“上回见到他的人,是在琼州府。”

    陆帆悬微微颔首,没有说话。

    她抬眸瞥了一眼无正的那间房,旋即用内力传音给无正:“去查查他。”

    “是。”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陆帆悬便听到里头穿衣服的悉悉索索声。

    不过多时,头发仍旧湿漉漉的莳七开了门:“陆姑娘,你怎么在外面啊?”

    陆帆悬笑了笑道:“无正有事要和我说。”

    莳七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追问。

    无正极有眼色的转身下了楼,让小二再送一桶热水上来。

    莳七和陆帆悬二人走进了屋,陆帆悬便接过她手中的手巾替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莳七一怔,不过还是松开了手,任由她帮自己擦发了。

    陆帆悬的动作极为轻柔,莳七微微阖上双眸,只觉得昏昏欲睡。

    店小二和两个伙计送水进来的时,轻轻叩响了房门,莳七便被惊醒了。

    陆帆悬眉心浅蹙道:“进来。”

    她身子微侧,正好挡住了伙计们能看见莳七的角度。

    伙计们送了水便出去了,莳七抬手摸了摸头发,已是半干了,她便说道:“陆姑娘,我头发已经快干了,你去沐浴吧,一会儿水该凉了。”

    陆帆悬也没有拒绝,便走进了内室。

    莳七披散着头发,任由其风干,她见桌上摊着一本陆帆悬之前看的书,便扫了两眼。

    为了尊重陆帆悬,她没有进内室,哪怕现在她哈欠连天。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帆悬出来的时候,便瞧见她趴在桌上睡着了。

    她唇角扬起一丝笑意,上前便将莳七打横抱起,莳七睡得沉,却还是被她弄醒了。

    却也不怪陆帆悬,只是宋如是习武多年,早已浅眠。

    莳七一睁眼,便对上了陆帆悬那双含笑的眸子。

    而她正被陆帆悬打横抱在怀里,她的手还扯着陆帆悬湿漉漉的头发,这情景怎么看怎么怪异。

    她讷讷的张了张嘴,片刻才道:“陆姑娘……你把我放下来吧。”

    陆帆悬闻言,便将她放了下来。

    莳七讪讪一笑:“陆姑娘你劲儿可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