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十二)
    陆帆悬笑了笑道:“是么?我也这么觉得。”

    莳七一阵无言,自己就这么弱吗?为什么连陆帆悬这样看上去质傲青霜的美人,劲都比她大,武功也比她高!

    真是越想越觉得意难平。

    她抬眸瞧着陆帆悬湿漉漉的长发,又想起方才人家还体贴的帮自己擦发,现在自己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

    莳七犹豫了片刻,终于开了口:“陆姑娘,我帮你擦发吧。”

    陆帆悬眸光一怔,旋即便笑了:“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莳七接过她手中的干手巾,细细的擦着他的长发,不得不说,陆帆悬真的是各方面条件都很好。

    就连这三千青丝,如瀑倾泻,如绸缎般光滑,更如墨一般的颜色。

    莳七看着看着,心里竟然有些嫉妒。

    陆帆悬简直就是天宠啊,单论外在条件,根本挑不出缺点啊!而且她武功还高。

    怎么好事都让陆帆悬占了呢?

    莳七胡思乱想的过程中将陆帆悬的头发擦到了半干。

    陆帆悬单手轻覆在她的手上,接过了她手里的手巾,笑道:“时候不早了,早些歇着吧。”

    莳七那被她摸到的手又是一阵冰凉,她忍不住道:“陆姑娘,你手真的太凉了,还是找个大夫瞧瞧吧。”

    陆帆悬对她笑了笑道:“没事,老毛病了。”

    莳七张了张嘴,险些被她那嫣然的微笑晃晕了眼。

    初次见陆帆悬的时候,她还是个清冷的女子,拒人于千里之外,似乎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半点兴趣。或者说,那种参悟世间的神色,游离于尘世之外,仿佛对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值得她正眼瞧上一眼。

    可是自打她单方面宣称和莳七成为手帕交之后,对莳七时时都是笑语盈盈的。

    莳七暗忖,陆姑娘一定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床幔,陆帆悬还在外间看书,似乎在等头发风干。

    约莫过了两刻钟,莳七迷迷糊糊之际,陆帆悬走进屋内,躺在了她身边。

    鼻息间又闻见了那股淡淡的幽香,莳七恍惚之间,咕哝了一句:“陆姑娘你可真香啊。”说着,便翻了个身,面对着陆帆悬,还将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陆帆悬身子一僵,半晌没敢动。

    莳七睡得半梦半醒,手也不规矩,在陆帆悬的腰上捏了两下。

    “肉一点也不软!”她闭着眼嘟囔着,“但还挺细的。”

    陆帆悬沉沉吐出一口气,也没有拨开她搭在自己腰上的手。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传来一阵平稳的呼吸声,陆帆悬才堪堪往外侧挪了挪身子,小心翼翼的拨开了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

    莳七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便背对着陆帆悬了。

    陆帆悬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睡意袭来,便沉沉睡去。

    莳七睡觉不算规矩,其实也挺规矩的,就是她手里一定要攥着什么。

    陆帆悬只觉得刚刚睡着,便被她弄醒了,她倒是没醒,但是她的手里正攥着自己的长发。

    陆帆悬睁着双眸,半晌才将自己的头发从她的手里解救出来。

    没想到头发是被解救出来了,但是下一瞬,自己腰间的亵衣便被她攥住了。

    陆帆悬一阵无言,望着床顶的帷帐不语。

    但到底没有再推开她,只是幽幽叹了口气,都是自己找的,怨不得谁。

    罢了罢了。

    陆帆悬想到这里,便侧身朝莳七那边靠了靠,换了几个动作都觉得不舒服,动静险些竟莳七弄醒。

    她便不再折腾了,只是单手覆在莳七攥着自己腰间亵衣的手上。

    翌日,陆帆悬醒的很早,她小心的将自己的衣裳从莳七手里解救出来。

    莳七睡足了,自然一点点动静便醒了。

    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昨晚折腾了陆帆悬大半夜,看着陆帆悬略显疲惫的神色,心中暗忖,难道她昨夜睡相不雅,让陆帆悬受委屈了?

    正想着,陆帆悬已经穿好了衣裳,莳七也不再耽搁,很快穿好衣服。

    莳七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陆姑娘,昨夜若是我睡觉的时候冒犯到了你,还望你莫要介意。”

    陆帆悬闻言,抬眸看了看莳七,微微笑道:“无妨。”

    二人洗漱后,便下了楼。

    无正已经点好了早餐,风辰没有和他坐在一桌,自己坐在角落里静静的吃着饭。

    陆帆悬在无正身侧坐下,莳七则去风辰那桌坐下了,她自知将风辰一个人晾在那里似乎不太好,更何况,她还要给风辰洗脑呢!

    无正瞧着陆帆悬眼眸下的黑眼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陆帆悬没理他,自顾自的吃饭。

    无正拿着馒头,看了看陆帆悬,喝一口粥,又看看陆帆悬。

    陆帆悬终于被他瞧烦了,抬眸冷声道:“还不快吃饭!”

    无正一听,赶忙低下了头喝粥。

    莳七却是狐疑的打量着无正,她总觉得无正怪怪的。

    但是一时间也说不上哪里古怪,就是觉得不太对。

    一直到退了房,快要上路的时候,莳七忽然恍然大悟,她上前拍了拍无正的肩膀,神秘兮兮的朝陆帆悬那里看了看,确定她没注意自己和无正,便压低了声音道:“无正,你的难处我能理解。”

    无正愣愣的看着她:“什么?”

    莳七唇角含笑,故弄玄虚道:“我已经知道了。”

    无正心里头一阵紧张,连带着神色都有几分僵硬:“你知道了什么?”

    莳七神秘的指了指陆帆悬:“她啊!”

    “主子……”无正只觉得自己说话都不利索了,干脆缄口不语。

    莳七来了兴致,压低了声音语重心长道:“无正,其实有时候身份没那么重要。”

    无正愣愣的点了点头。

    莳七见他听进去了,双眸微眯笑道:“虽说陆姑娘是你的主子,身份有别,但是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何必拘泥于那些陈规旧礼?人活一世,还是莫要给自己留下遗憾的好。”

    “什……什么?”无正只觉得宋姑娘的每个字他都能听懂,为什么组到一起,就不明白了了呢!

    莳七见他像块榆木疙瘩不开窍,简直恨铁不成钢:“你既然喜欢陆姑娘,自扰要让她知道才是!否则她怎么知道你心里有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