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十三)
    如五雷轰顶一般,无正浑身一震,像是通了电,他险些跳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

    “宋姑娘你说什么呢!”

    莳七被他吓了一跳,旋即了然,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没什么。”

    在她看来,无正这个人对陆帆悬十分忠心,相貌武功都挑不出缺点。

    陆帆悬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她也希望最后陆帆悬别被炮灰掉。

    可是印象中,不止江湖中人,就连朝堂里,都道陆帆悬心中念着皇帝南宫离,莳七对南宫离没什么好感,自然不希望陆帆悬在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其实那五个男人中,她唯一觉得还不错的便是风辰了。

    其一,宋如是本就和风辰没什么交集;其二,在最后大婚时,也唯有风辰没有对宋如是出手。

    宋楚逸一剑贯穿宋如是的腹部,慕容千夜则是对莳七撒了毒粉,魔教教主洛天不止毁了宋如是的容貌,更是安排了七个奇丑无比的大汉轮歼她,最后还命人砍去她的四肢扔进了蛇窟。

    南宫离加入了和她的打斗,招招致命毫不手软。

    只有风辰一人,站在一旁,没有出手。

    莳七抬眸看了一眼陆帆悬的方向,见她正朝自己走来,遂对无正低声道:“你好好想想吧,莫要给自己留遗憾。”

    陆帆悬一双丹凤眼漫不经心的瞥了无正一眼,无正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慌忙低着头走开了。

    陆帆悬这才对莳七笑道:“走吧,时候不早了。”

    风辰自是要回临城的,莳七想了想,便和风辰一路,在义城分开。

    此时距离武林大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陆帆悬便道要前往此次举办武林大会的承宁。

    宋如是所属的纯阳派便在承宁,每届的武林大会都是由那一届的武林盟主举办,宋楚逸是纯阳派的掌门,武林大会理当在承宁。

    虽然现在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实际上一路上已经有不少江湖中人赶往承宁了。

    莳七道:“这么巧,我也是要去承宁的。”

    陆帆悬唇角扬起一丝浅笑:“宋姑娘,冒昧问一句,当前的武林盟主宋楚逸和你是什么关系?”

    莳七一怔,觉得也没有瞒她的必要,遂承认道:“他是我的兄长。”

    陆帆悬微微颔首:“我猜到了。”

    莳七也不奇怪,毕竟习武之人,单凭对方的出手招式就能猜出此人师从何处。

    马车外面的无正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主子这就是扮猪吃老虎了,明明早就知道了宋如是的身世。

    到了义城,莳七和风辰便要分开了。

    临别之际,风辰抬眸瞥了一眼陆帆悬的方向,旋即道:“那个陆姑娘,你多小心些。”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莳七一怔,下意识的看了眼陆帆悬。

    “好,风大哥,我知道了。”

    风辰低眸看着莳七不语,片刻才从手腕上褪下一根红绳递给她。

    “这个送你。”

    莳七没有去接红绳,风辰见她久久不动,遂又道:“此次多谢你救了我,以后凭此红绳,可让我替你做一件事,这是信物。”

    红绳样式不俗,上面还缀着一颗圆润的翠玉。

    望着风辰的掌心安然的躺着这根红绳,她抿了抿唇道:“风大哥见外了,此前风大哥也救过我一命,如此也算是抵掉了。”

    风辰眸光淡然,抬眸望向远方:“以前的事我已经不记得了,救你那那件事,等我忆起来再说吧。”

    言罢,他便拉起莳七的手,将红绳放在在手心,然后转身骑马离开了。

    一直在不远处盯梢的无正心中焦急,连忙跑去马车旁告密。

    “主子,那小子送了宋姑娘一个定情信物,宋姑娘收下了。”

    陆帆悬猛地撩开帘子,眸底满是冷意。

    莳七目送着风辰离开,她低眸看了看掌心的红绳,不由叹了口气。

    她回到马车上时,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陆帆悬还在看书,见到莳七进来,也便是抬眸看了一眼。

    “走了?”

    莳七微微颔首:“走了。”

    陆帆悬放下书,眸光落在莳七的手腕上,她的手腕被衣袖盖着,看不清情况。

    她微微抿唇,便笑道:“如是,我此前送你的翠镯儿何在?”

    莳七抬起手腕道:“戴着呢。”

    她早就发现了陆帆悬自打从自己骗走那根玉簪之后,每次见陆帆悬,头上都是插着那支玉簪,所以她问自己翠镯儿在哪儿,估计是怕自己不当回事。

    那翠镯儿自打戴在她手腕上,便取不下来了。

    莳七无法,也只能在打斗的时候小心些,当心碰着了。

    陆帆悬眼底骤然溢出几分笑意,她从自己的手腕上又褪下一支镯子。

    “这支镯子和我送你的那支是一对儿,名唤翡翠鸳鸯镯,这对镯子色泽亮润,细腻通透。颜色一翡一翠,式样巧夺天工,戴在你的腕上别有一番韵味。”

    还不待莳七开口,她已是不由分说的将这支翡色的镯子套在了莳七的另一只手上。

    陆帆悬果然看了另一只手上还戴着一根红绳。

    她眸光微冷,凝着这根红绳笑道:“如是你手上的这根红绳我倒是很喜欢,送我可好?”

    莳七有些犹豫,这毕竟是风辰给她的信物,她还指望以后能让风辰实现那个诺言呢。

    不管有用没用,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陆帆悬见她不语,遂叹了口气,笑道:“罢了,你若不肯,我也不夺你心爱之物了。”

    言罢,她便低眸看书,可书页却是久久未曾翻动,像是难过得不行。

    莳七一阵为难,她摸了摸自己身上,走的匆忙,似乎也没什么能送给她的。

    她的目光落在红绳上,犹豫良久,终于狠了狠心,算了,送就送吧。

    她将手腕上的红绳褪了下来,然后牵起陆帆悬的手,低眸替她系上。

    陆帆悬抬眸之际,便瞧见莳七低头认真的神色,她压了压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轻咳一声道:“如是,还是算了吧,你这么喜欢……”

    莳七抬眸笑了笑:“没事,一条红绳而已,你喜欢就送你了。”

    谁让她都拿了陆帆悬两只镯子了!

    这付出价值比也太不对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