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十四)
    傍晚,无正在当地找了家客栈。

    陆帆悬在莳七前头下了马车,看见无正的时候,眸光瞥了他一眼,无正先是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

    莳七下了马车,陆帆悬便走到她身边,忽然抬手在额前掩了掩。

    莳七连忙道:“陆姑娘,你怎么了?”

    陆帆悬神色怏怏:“有些犯晕。”

    莳七见状,便上前扶着陆帆悬,她转眸四处找无正:“无正去哪儿了?”

    马车自有客栈的人带着去了马厩,不必无正去。

    陆帆悬往莳七身上靠了靠,旋即道:“恐是去后头交代别亏了马吧。”

    不一会儿,无正便回来了,陆帆悬不动声色看了他一眼,无正微微颔首,陆帆悬便不再看他了。

    莳七扶着陆帆悬进了客栈,掌柜的看了看他们:“三位客官是要住店?”

    无正道:“三间上房。”

    掌柜的笑眯眯的捻了把胡须:“对不住,这位客官,咱们客栈只剩下两间上房了。”

    莳七不由蹙了蹙眉:“只剩下两间了?”

    掌柜的点点头:“是,这不是武林大会要开了嘛!赶往承宁的人络绎不绝,三位客官再来的迟些,恐怕两间上房都没了。”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无正,又看了一眼陆帆悬,随即道:“你们要不两人合住一间吧。”

    言罢,他还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无正。

    陆帆悬抚着额头道:“那便剩下的两间上房吧。”

    无正交了定金,店小二便带着三人走上了楼,进了房,莳七扶着陆帆悬在椅子上坐下,无正便交代店小二送些饭菜和热水上来。

    陆帆悬靠着椅子坐了小半会儿,莳七给她倒了茶,过了一刻钟的功夫,陆帆悬才说不晕了。

    莳七看了看她,有些担忧道:“陆姑娘,你的身子没问题吧?”

    体寒,手常年冷得像冰块,现在坐了一天马车还晕了,别看那么高的武功,感觉真没给她的身体有好的影响。

    她怀疑陆帆悬是不是中了什么奇毒。

    陆帆悬摇了摇头,接过她递过来的茶盏,笑道:“无妨的。”

    莳七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饭菜送来之后,无正刚要回自己房间,莳七便喊住了他,她脸上满是笑意:“无正,你要不然和我们一起吃吧。”

    无正一愣,下意识看了眼陆帆悬。

    “一个人吃饭多冷清啊,让伙计把你房里的饭菜送过来,就在这里吃了再回去吧。”莳七笑眯眯的看着他。

    陆帆悬道:“无正在这里吃了再回去吧。”

    主子都发话了,无正也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莳七便转身出去找伙计。

    就在莳七出门找伙计吩咐的功夫里,陆帆悬将自己衣袖中的那根红绳掏了出来,扔给了无正:“放你那儿,别弄丢了。”

    她一看见那红绳就心烦。

    无正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将红绳收好。

    伙计将本该送去无正房里的饭菜送了过来,三人便关上门坐下吃饭了。

    莳七笑眯眯的道:“这肉圆做的不错,陆姐姐可要尝尝?”

    陆帆悬唇角扬起一丝笑意:“好。”

    莳七便夹了一个肉圆,正要送到陆帆悬的碗里,手一抖,肉圆掉在了地上。

    她一阵可惜,旋即对无正道:“无正,我夹不好,你赶紧夹一个给陆姐姐尝尝。”

    无正后背一寒,身子一抖,下意识的望了眼陆帆悬。

    陆帆悬双眸微眯,无正便低下头自顾自的吃饭。

    莳七心中暗骂,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么好的献殷勤机会摆在面前,都不知道好好珍惜。

    活该单身一辈子!

    倒是陆帆悬自己夹了一个肉圆,尝了一口后便笑道:“确实挺不错的。”

    在此之后,莳七又送了两个机会到无正面前,无正皆是眼观鼻鼻观心,当做没听到高。

    莳七急了,在桌下踢了无正一脚。

    无正没有防备,一下子便被她踢到了,偏偏他还不敢多言,只能飞快的吃晚饭,最后连汤都没喝酒回房了。

    莳七一阵郁闷,她难得想做个红娘,没想到居然是个榆木脑袋!

    吃晚饭歇了一会儿,莳七便起身沐浴去了。

    陆帆悬照例在她脱衣服的时候,便出了门。

    无正开了门,便看见自家主子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他面前,他手一抖,连忙让开了。

    陆帆悬走在桌边坐下,面无表情的道:“瞒了我什么事?”

    无正面上一阵讪讪的,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子,结结巴巴半晌才说道:“是……宋姑娘……以为主子是女子。”

    陆帆悬的手指轻轻敲击在桌面上,发出一阵不大不小的声音。

    “这个我知道。”

    无正脸色涨得通红,双手紧握成拳,久久不语。

    陆帆悬面无表情的端起桌上的茶盏,刮开上头浮着的茶叶,轻抿一口。

    无正心一横,早死早超生:“宋姑娘以为属下钦慕主子。”

    陆帆悬闻言,一口茶喷了出来。

    无正连忙上前替他擦着衣裳,陆帆悬不耐烦的扫开他的手,皱着眉道:“你说什么?”

    无正这次倒是没了刚才的快言快语,他结结巴巴道:“宋姑娘……以为您是女子,还以为……还以为属下喜欢您。”

    他心一颤,连忙将那天莳七和他说的话全倒豆子告诉了陆帆悬。

    陆帆悬眼眸微眯,听了无正的话久久也不说话。

    无正在一旁胆战心惊,生怕主子生气,可是他嘴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低着头望着地面。

    屋内陷入了寂静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咣当”一声,陆帆悬将手中的茶盏放在了桌上。

    无正心中惶恐:“主……主子。”

    陆帆悬眸光淡淡的端详着他,半晌才面无表情道:“她日后定要怨你方才吃饭时的举动,她若是再提及此事,你就承认了。”

    无正讷讷的点头,当听到最后几个字时,他猛地抬起头,眉宇间满是震惊。

    “什……什么?”

    他是幻听了吗?主子方才说……说……

    陆帆悬依旧面无表情:“她若是再和你提起这事,你承认就是了。”

    无正喏喏道:“可……可是……”

    陆帆悬眉宇间闪过一丝不耐,单手负于身后,俨然一个男子的站姿:“哪儿那么多废话,让你承认你就承认,我自有用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