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十)
    苏倾绝难以置信的回眸,只见自己的软剑插入地下一尺有余,现还咣当作响,左右摇晃。

    “你!”她忍不住回眸,眸底满是震惊。

    莳七嫣然一笑:“放心,会让你赢的。”

    话音刚落,她的裙摆翩跹,在空中划过一个好看的弧度,只见她已经是顺手归剑入鞘放在一旁,然后抽出腰间的红绸。

    “你既已无剑,我自当奉陪!”莳七唇角漾着轻蔑的笑。

    苏倾绝唯一会的便是七杀剑法,莳七虽然能将她击败,但是那样又要过个二三十个来回。

    她心中想要的效果不是这个。

    苏倾绝不是要赢吗?那就让她赢好了!

    苏倾绝还未反应过来,她的手脚已经被莳七手中的红绸牢牢捆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她临时抱佛脚,有些许内力,但是这内力决计不能帮她把红绸崩断!

    想到这里,苏倾绝的额间顿时泛起了细密的冷汗,她极力的扭转身体,试图挣脱红绸。

    莳七莞尔一笑,两手挥舞着红绸,脚下生风,大红的裙摆飞扬,旋转之间宛如绽放的牡丹,她两只手臂不停的挥舞着,苏倾绝就像她起舞的工具,众人的目光皆落在莳七的身上移不开。

    就连陆帆悬亦然。

    他薄唇紧抿,两指轻叠,目光追随着那抹红色的身影。

    慕容千夜虽然蹙着眉,但是眸底还是不自觉的溢出一丝惊艳之色。

    此刻的苏倾绝宛如一个小丑一般,在莳七的掌控中逃不开。

    莳七将这场比试全然变成了她的个人秀,红绸翻飞,如仙子一般叫人移不开眼。

    苏倾绝恼羞成怒,费力的从袖中抽出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狠狠朝红绸割去。

    莳七轻笑一声,猛地抽回红绸,苏倾绝没了着力点,一头栽在了地上,样子极为难看,她那固定青丝的玉簪甚至被震碎了,长发纷纷扬扬的散了开来,到不能说美,让人唯一的感觉,只有狼狈。

    任谁都能看出来,宋如是赢了。

    那个名不见经传却打败各大门派新秀的女子,输的极为狼狈。

    可就在此时,莳七拿起长剑,对着那柄直插入地下一尺有余的软剑交缠一番,只见寒光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弧。

    咣当一声,软剑落在苏倾绝脚边。

    苏倾绝披散着头发,眸光冷厉的盯着莳七。

    却见她微微一笑:“还是正经的比一场吧。”

    苏倾绝眸底满是恨意,这样的奇耻大辱,她一定要讨回来!

    她弯腰拿起地上的软剑,只要剑在,她就可以使出七杀剑法,宋如是一定会输!

    莳七唇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意,苏倾绝方才被她用红绸捆住手脚这么长时间,手腕一定麻了,加之苏倾绝现在心态不稳,迫切想让她输,使出的招式也一定会乱。

    果然,当苏倾绝手执长剑朝自己而来的时候,她的破绽已经很明显了。

    莳七凌空而起,迎上前去。

    只听见两剑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仅仅十来个回合,莳七已然牢牢占据上风。

    在场的人都明白,哪怕是宋如是可怜苏倾绝而重新以剑对决的这次,宋如是还是赢了,且赢得十分漂亮。

    不少人忍不住喟叹,到底是武林盟主的亲妹子。

    怎么可能不进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莳七赢定的时候,莳七的手腕一转,扔掉了手里的长剑,以一种极为蹩脚又拙劣的演技,“败”给了苏倾绝。

    “我输了!”莳七笑了笑道。

    她轻抬指尖,抚在苏倾绝那柄正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软剑上。

    在场的所有江湖人士顿时哗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赢的分明是宋如是,怎么变成苏倾绝了!

    而且宋如是最后那一招,分明是放水了!都不止是那些武功高深者,哪怕是武功中下的人,都看出了她那蹩脚又拙劣的放水!

    苏倾绝怔怔的看着自己的长剑,她此刻正沉浸在打败宋如是的喜悦里,根本没听清周围到底在议论什么。

    一旁远观的宋楚逸皱着眉,眸光微寒。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如是要给这个女人放水!

    莳七捡起被自己扔掉的长剑,归剑入鞘,笑了笑,以不大不小,却恰好能让大部分人都听到的声音道:“只要慕容哥哥高兴,我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慕容千夜忍不住皱了皱眉,苏倾绝却是骤然间变了脸。

    竟然在这里等着她呢!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听了个明白,看向慕容千夜和苏倾绝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探究。

    甚至有些门派的弟子,都在低声议论着三人的关系。

    苏倾绝脸色顿时涨得通红,正要去质问莳七,却见她对自己笑了笑:“我已经如约输给你了,恭喜你。”

    言罢,莳七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身后将她恨之入骨的苏倾绝。

    陆帆悬忍不住笑了笑,他就知道她必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就算是输,也要输的漂亮!

    月色微凉,莳七和陆帆悬对饮,她一想起白日的事情就一阵痛快,哪怕后来系统找她算账,可是还和上次一样。

    她如约输给了苏倾绝,根本不算犯规,反而是完成了任务。

    陆帆悬给她斟了杯酒,两人也不知到底喝了多少,只是兴致上来了,便管不得许多了。

    莳七忍不住笑了,双颊蕴着两道绯红:“谁说我喜欢慕容千夜了!笑话!”

    陆帆悬眸底溢出几分喜色,唇角噙着笑意:“当真?”

    莳七重重的点了点头,旋即仰着脸,提起酒壶便灌了两口。

    她饮得急了,酒水便顺着她的脖颈流入她的衣襟中。

    陆帆悬也三分微醺,他眸底满是宠溺的笑意,抬手轻轻抹去她唇角的酒,然后顺着酒水流淌的纹路,指尖轻触在她的脖颈上。

    莳七只觉得一阵痒痒的,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许是醉的糊涂了,她竟是捉住了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舔了一下。

    陆帆悬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轰的一片空白,再也没了任何思考。

    他凭着本能捏着她的下巴,脸颊微微靠近。

    终于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之时,他停住了。

    莳七双眼迷离,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手勾住他的脖子,重重的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