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十一)
    陆帆悬浑身僵硬,脑子一片空白,只能任由她为所欲为。

    他一只手下意识的扶在她的纤腰上,她却软了身子,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重心不稳之际,只听咣当一声脆响,桌上的酒壶摔在了地上。

    而他则被她压在了桌上。

    月色透过窗棂洒了一地的清辉,烛火微晃,屋内明明暗暗的光影,点缀着稍显暧昧的空气。

    经过这一跌,她自然没再亲他了。

    莳七的脑袋耷拉在他的脖颈间,温热的呼吸有条不紊的喷洒着,轻痒,似乎一片轻薄的羽翼,撩拨着他的心。

    陆帆悬的呼吸渐渐急促,他的大掌依然轻覆在她的腰侧,下身的变化让他身子一阵僵硬半天不敢动。

    他微微仰了仰脸,稍显混沌的脑袋似乎清醒了几分,酒意也散了些许。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将她扶起。

    莳七这个醉鬼,双臂吊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恍如一滩烂泥,站也站不稳。

    陆帆悬忍不住苦笑,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他定了定心神,松开攥紧的拳头,旋即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榻之上。

    就在他刚将她放在床榻上的时候,莳七却紧紧的勾住了他的脖子不让他离开。

    陆帆悬眸底变得晦暗,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他的鼻息间是她身上幽兰的馨香,宛如一道崔情的密药,直接冲击他最后的防线。

    他忍了又忍,目光落在她的檀口上,最后终于狠狠吻了上去。

    莳七仿佛一个沙漠中久觅水源的人,半天口渴,等来的却是狂风暴雨般的亲吻,但好歹稍解口渴。

    她双臂紧紧环着他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他的吻。

    陆帆悬眼底的最后一抹清明,就在她主动用腿勾在他腰上的一瞬间,彻底荡然无存了。

    本能驱策着他。

    长指轻勾,衣衫散落了满地,床幔轻垂,将那满床的暧昧尽数隔绝在后头。

    他又一次清醒过来之际,是因为她那声吃痛的尖叫。

    陆帆悬低了低眸,看着自己已然凭借本能进入她的地方,沉默无言半晌。

    莳七双眼迷瞪,四肢费力的挣扎着,想要将他驱逐出去。

    陆帆悬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俯身靠近她的耳畔,声音略显沙哑:“我会负责的。”

    开弓已无回头箭。

    陆帆悬心中默念着等她醒来的后果,估摸着是船到桥头自然沉。

    但是他也不想放开她了,姑且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想到这里,他的手已经轻抚上她的腿,光滑细腻,如上等的脂玉,他自觉就算是装一辈子的女人,可女人那骨子里的媚劲还是他装不出来的。

    尤其是她。

    陆帆悬狠狠将自己深埋了进去,然后便是本能的律动。

    月色如水,蕴着凉意。

    可低低垂垂的床幔后头,却是男人急促的呼吸和女人婉转的嘤咛。

    以及那随着运动而咯吱咯吱响着的床榻声。

    皆是叫人红了脸。

    无正立在门外,面上一阵尴尬,他刚刚接到飞鸽传书,拿着消息就准备来找主子,没想到就碰上这事了。

    突然觉得耳聪目慧也不是一件好事。

    他长长叹了口气,自家主子这只老狐狸,终于把不太长脑子的猪崽子叼窝里去了,还吃到嘴了!

    不知道猪崽子明早会不会被吓死!

    就在此时,他隐隐听见一阵疾风,紧接着便是一道密音入耳,伴随着那阵疾风带来的内力。

    “滚!”

    无正面上一阵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用内力道:“属下这就滚!这就滚!”

    一定是刚才那声叹气被主子听到了,总觉得自打主子找到了宋姑娘,功力又上了一层!

    看来老国师所言极是!

    也幸好找到了宋姑娘。

    外头没了让人烦躁的悉索声,陆帆悬沉沉吐出一口气,低头衔住了身下人的唇瓣,伴随着身下的冲撞,她虽被他吻着,可依然从唇齿间溢出破碎的嘤咛声。

    他眼底的欲色更重了几分,大掌在她的身上游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快要释放的顶端,他的大掌和她十指相扣,在她的尖叫声中和他低吼声中,屋内渐渐归于宁静。

    瓦蓝色的日光随着黎明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便是温和的晨曦。

    客栈里的伙计们渐渐忙碌起来,无正吩咐了伙计,烧上两桶热水备用。

    店小二脸上顿时浮现一丝了然的暧昧微笑,无正忍不住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强撑着最后一丝端正,匆匆离去。

    莳七是被屋外一阵喧闹声吵醒的,她缓缓睁开眼眸。

    脑子昏昏沉沉的,乍一看见床幔,还有些无意识,过了好一会儿,脑子才渐渐恢复了清明。

    她正要掀开被子,却猛然间发现自己浑身不着片缕,而她的腰上还环着一个人的手臂。

    莳七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下身的不适,以及这不着片缕的身子,很明显在提醒她一件事。

    而且只能是那件事,总不可能是脱光了衣服对酒当歌吧!

    她缓缓转过脸,心中暗道,千万别是个丑的,好歹长得正常一点吧。

    当她目光触及陆帆悬那张脸时,整个人又再次懵掉了。

    还是和个女的?

    莳七单手扶额,缓缓坐起身子,竭力回忆着昨夜的事,武林大会结束后,自然是参加了宋楚逸举办的庆功会。

    各大掌门敬酒,不好不给面子,虽然宋楚逸也帮着挡了酒,但是她多多少少还是喝了。

    庆功会结束其实就有点醉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她就是跟着陆帆悬回去了。

    回到客栈,她拉着陆帆悬喝酒来着,喝着喝着就喝多了……

    所以这是酒后乱性了?

    那到底是她强上陆帆悬,还是陆帆悬强上她的?

    还有就是,她们俩都没那玩意儿,可现在她下身很明显是破过了,所以是陆帆悬用玉势攻了她?

    那她到底有没有攻回去呢?

    莳七坐在床上,蹙着眉沉思,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正裸着后背,而她的身后,是一道炽热的视线。

    第一次居然是和个女人,还是用玉势……

    莳七顿时一阵无语,想到这里,她回过头,正对上陆帆悬的双眸。

    陆帆悬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心里头一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是秋后算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