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十二)
    陆帆悬后背一阵发寒,下意识的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莳七目光落在他那张比自己还要美的脸上,心里头一阵复杂,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可是宿醉根本不让她仔细去思考。

    就在此时,陆帆悬双手攥着被脚,忽然掩了掩面,理直气壮的道:“你要对我负责!”

    啥玩意儿?!!

    莳七一阵迷茫,哦对,好像是要负责,可是和一个女人怎么负责?

    娶了陆帆悬?

    可是这年头,俩女人咋成亲啊?

    所以,听陆帆悬的意思,昨晚是自己强上了人家?莳七心里头一阵瞧不起自己,怎么连个女人都下手了!

    陆帆悬见她久久不吭声,心里头越来越紧张,干脆将脸埋在被子里。

    半晌,才泫然欲泣道:“你不会想吃了就不认账吧!”

    莳七竟然无言以对,话说她到现在还没找到神魂依附者呢!也没有找到妩姬,没想到居然就发生了这档子事!

    她心里头纳闷,怎么从前不知道自己还对女人感兴趣?

    难怪老喜欢和陆帆悬待在一起了。

    她脑子里千丝万缕乱成一团,最后终于叹了口气,转身连被带人抱住陆帆悬:“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陆帆悬心上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他笑逐颜开的掀开被子,将莳七搂紧了怀里。

    好像恶人先告状这种事还挺占便宜的,陆帆悬沾沾自喜的想着。

    其实他根本没想到,莳七的脑子还没太清醒,压根就没把他往男子方面想,一心觉得自己是搞基了。

    所以他以为莳七接受了他的男子身份。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莳七被他搂在怀里,股间紧贴着他那处炽热的时候,整个人有如惊弓之鸟,险些跳了起来。

    莳七猛地坐了起来,用被子遮在胸口,指着一脸迷茫的陆帆悬,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是男的?!”

    “……是啊。”陆帆悬也不知道她在大惊小怪什么。

    不是已经接受了他的男子身份吗?

    莳七因宿醉头疼欲裂,只要一深想就觉得头疼,半晌才试探着问道:“你是陆姐姐的孪生兄弟?”

    陆帆悬一阵无语:“我就是陆帆悬。”

    莳七脸色微变:“你一直都在骗我?”

    陆帆悬心头一颤,连忙也坐了起来,锦被这便顺着他光裸的胸膛滑到了腰际,莳七这才看清他锁骨间的胎记,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

    感觉全世界都在欺骗自己。

    她心里一阵生气,脾气暴躁的褪下手上的戒指,猛地砸了出去:“什么地摊货!”

    都出了几回问题了!

    她这样举动,陆帆悬心里头更怕了,忍不住缩在床脚,颇有点瑟瑟发抖的意思。

    “我没骗你,我一出生便被当女儿家养,否则大劫难逃,很难活下来的。”

    莳七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继续说!”

    陆帆悬见状,心中暗忖,看来恶人先告状还有装可怜还是很有用的,决定了,以后这两招要常用!

    “师傅在我三岁的时候便收养了我,但是我命中缺你嘛!所以……”

    “等等!”莳七打断了他的话,“什么命里缺我?好好说!”

    陆帆悬双手端端正正的放着,规规矩矩道:“我命里阴气重,只能当女儿家养,师傅说是以毒攻毒,为此他把我的八字都改了,他说命里只有三次机会,一次是我十六的时候,你会出现在东南方向,一次是我十八的时候,还有一次便是我二十二的时候了。”

    莳七抿唇算了算,陆帆悬今年正好二十二,如果这事是真的,也就是说他已经失掉了两次机会。

    “师傅算过了,天上地下,只有你一人的八字能够让我逢凶化吉,而且如果我没能找到你,便只有一年好活了。”陆帆悬顿了顿又道,“你此前说我手凉,其实就是这个原因。”

    莳七眯了眯双眼,目光深深的审视着他。

    他的话确实有几分可信。

    陆帆悬见她只是久久的盯着自己不语,心里头又是一阵紧张,连忙低下头,委委屈屈道:“难道就因为我是男子,所以就不用负责了么?”

    莳七闻言,忍不住扶额,心里无语。

    她用手抵在唇前,轻咳了一声:“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帆悬眸底顿时蕴出几分喜色,连忙靠近莳七,却被她一把推开了,“我要沐浴。”

    莳七沐浴完了,便趁陆帆悬洗澡的时候,逮住了无正。

    “你家主子,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大男人,装什么女人?女装大佬?”莳七道。

    无正被她一通抢白,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她的话,他前面是听懂了,但是最后一句有点不懂。

    女装大佬是什么?

    莳七冷冷瞥了他一眼:“快说!还有,你们是不是一开始就窜通好的来骗我?”

    无正冤枉道:“宋姑娘这是哪儿的话!一开始不是宋姑娘上来英雄救美的么?”

    莳七哑然,确实是这么回事。

    不过也不怨她啊!陆帆悬的男子身份,几乎瞒天过海,玛丽苏系统被他骗过去了,她的戒指也被他骗过去了。

    她初次遇见陆帆悬的时候,戒指没反应,加上当时玛丽苏系统催促她赶紧去解围。

    以及她脑子里还有宋如是的记忆——就是陆帆悬是喜欢南宫离的!

    而且陆帆悬的容貌,真的比她还要美。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会把陆帆悬往男子的身份上去想?

    不过也怨自己,觉得这里是玛丽苏世界,很多时候有些自以为是,想当然,觉得这里的人都有病。

    就好像站在世界的顶端,审判着底下的所有人,还将他们统统一网打尽贴上玛丽苏世界都有病的标签!

    确实是她自以为是了。

    毕竟这些破绽和细节,放在别的位面,她肯定会仔细思考的。

    但是这里却没有,不就是因为她的自以为是吗?

    无正见她久久不语,心里头打鼓,顿了顿道:“主子虽然最初是为了活命才接近你的,但是后来,他是真的喜欢上了你,他怕你知道他是男子之后恼羞成怒,所以才一直瞒着你。”

    一个谎言,往往就是要靠无数个谎言去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