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十五)
    苏倾绝独自坐在石头上,生了半天闷气,这才注意到5688没有像往常一样安慰自己。

    她恨恨的将项链从地上捡了起来,掏出手帕细细的擦拭着上头的泥土。

    旋即敛去眼底的不耐,柔声道:“好了,我也不是有意针对你的,我就是太生气了,那个宋如是实在是太奸诈了。”

    手中的项链闪烁着一道微光,苏倾绝温和笑了笑,轻抚着项链。

    “是我不好,我不该那样说你的,在我心里,你是世上最好的系统了。”

    5688终于出声了,它的本声是一个软软糯糯的小奶音:“真的吗?”

    苏倾绝眼底划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轻声笑道:“当然啦,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嘛,更是亲人。”

    她现在还不能失去5688,虽然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蠢笨的系统了,但是她还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只有5688可以帮她。

    苏倾绝低头轻轻亲了一下掌心的项链,项链顿时发出一阵淡粉色的光芒。

    5688害羞了。

    倒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害羞,而是第一次这样被温柔对待。

    苏倾绝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不表,旋即将项链重新戴在了脖子上。

    慕容千夜在苏倾绝下榻的客栈等了良久,才见到她翩然而归,他脸上顿时漾起一丝欢喜,连忙迎了上去。

    苏倾绝却只是冷漠的瞥了他一眼:“你来做什么?”

    慕容千夜嗫嚅着双唇,双手紧握成拳,半晌才道:“你去哪儿了,我很担心你。”

    苏倾绝冷笑一声:“担心我?担心我还没被那些唾沫星子淹死是吗?”

    慕容千夜连忙解释:“不,不是……”

    不得不说,苏倾绝的演技大有长进。

    正说着,她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滑落,泪水涟涟,叫人看了不忍:“你可知外头都是怎么说我的?是我错了,我一开始就不该认识你,不然宋姑娘就不会那样恨我了!你更不会被他人那样污蔑,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没有认识你,那现在对所有人都好!”

    慕容千夜蹙着眉,神色激动:“我喜欢你是我的事,和宋如是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苏倾绝反问,泪水还蕴在眼眶中,“你和宋姑娘还有婚约,万不能负了人家。”

    慕容千夜攥紧的拳头骤然松了开来,他转身便走:“你等我,我要你名正言顺的和我在一起。”

    待慕容千夜离开之后,苏倾绝抬手抹掉泪水,面无表情的进了屋。

    她问过自己,她爱这个男人吗?

    应该是不爱的,她只是喜欢那种被出色的男人包围的感觉,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她更爱的,是将一个出色的男人从别的女人手中抢过来时的感觉。

    5688那可萌可萌的小奶音幽幽道:“他要去干嘛?”

    苏倾绝坐在桌旁,轻笑一声:“兴许是找宋如是算账了吧。”

    宋如是让她在武林大会上丢尽了脸面,她心里不痛快,怎么能让宋如是洋洋得意了呢!

    宋如是不是喜欢慕容千夜吗?

    那她偏要让慕容千夜去找麻烦,眼睁睁看着自己爱慕的人来为另外一个女人讨回公道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只要一想到这样,苏倾绝嘴角的笑意便止不住了。

    不过笑了片刻,她唇角的笑意便荡然无存了:“小黑都出去几天了,怎么连个消息都不传回来。”

    小黑就是风辰。

    自上回他身负重伤回来之后,苏倾绝便觉得他有些变了,具体也说不上来哪里变了,总之苏倾绝这心里总归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慕容千夜离开了苏进强住的的客栈,便直奔纯阳派去了。

    宋楚逸正在招待各大掌门,言笑晏晏间,忽然听通传说慕容千夜来了,不由皱了皱眉,本不欲理会,可碍于各大掌门都在,只好道:“让他进来吧。”

    慕容千夜一袭白衣,单手负于身后走了进来。

    各大掌门目光纷纷落在他身上,人非圣贤,都爱八卦。

    故而慕容千夜一进门,各大掌门内心的八卦之魂已经熊熊燃烧了。

    是个人都能猜到慕容千夜今日前来肯定有事,毕竟昨日宋如是和苏倾绝的比试,早就已经提前预告了这三人之间关系的错综复杂。

    宋楚逸手中把玩着酒杯,神色淡淡笑道:“慕容兄真是有个好鼻子,知道我正在宴请各大掌门,闻着酒香就来了。”

    十方阁的阁主笑了笑,顺着他的话到:“既然来了,正好坐下喝上两杯。”

    其他掌门都是人精,焉能听不出宋楚逸的意思,鉴于宋楚逸这个武林盟主平时为人还是十分仗义友善的,故而大家纷纷都道:“喝酒就是要人多些才有意思嘛!”

    慕容千夜对在场的其他掌门拱了拱手:“各位掌门,实在是不巧,慕容今日有事,日后一定陪各位掌门一醉方休。”

    他的话音刚落,各大掌门面上的神色皆有不同。

    有的是玩味,有的则是冷漠,有的根本不在意,而有的却是觉得此子目中无人,实在是张狂。

    慕容千夜根本不在意其他人怎么想,反正他是江湖第一神医,总是有狂的资本的。

    他直接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使了内力自空中丢给宋楚逸。

    宋楚逸冷着脸,一把抓住了迅疾而来的玉佩,皮笑肉不笑的道:“慕容兄这是何意?”

    慕容千夜冷冷道:“这是此前令尊和家父指腹为婚的信物,今日特来奉还!”

    在场的掌门皆纷纷侧目,退换信物,这是要退婚的节奏啊!

    宋楚逸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他本就是打算在武林大会之后退婚的,自家主动退婚,和慕容登门来退婚的概念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慕容千夜根本不在乎是否和纯阳派撕破脸,当着各大掌门的面退婚,实在是竖子之举!

    如是以后一辈子身上都要背负着“慕容千夜退婚的未婚妻”这个烙印了。

    慕容千夜看着宋楚逸面色铁青,且凝着玉佩久久不语,以为他不肯,心中冷笑,他从前敬宋楚逸是个侠义之人,没想到和外头那些贪慕名声的小人一样!

    想到这里,他不由冷笑一声道:“令妹的为人,实在不是良配,恕慕容不敢受之,还望宋兄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