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三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二十八)
    慕容千夜自纯阳派归去之后,心情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好。

    反倒是如同压了块巨石,沉重的喘不过气来。

    他走到客栈门前,正要一步跨进去,却犹豫了,在回来的路上,他满脑子都是宋如是那些话,来来回回的如飞虫一般嗡嗡的。

    “不知慕容哥哥记不记得此前京城有个天下第一名伎,就是……一夜被卖到了万两黄金的那个。”

    “我听说苏姑娘就是那个名伎,我前些日子一直看见一个男人纠缠她,似乎就是她从前的恩客。”

    “也许只是那个男人瞎说的,我也不知真假,慕容哥哥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了。”

    “慕容哥哥不知道,可是不代表如是胡言乱语啊。”

    慕容千夜离开了客栈,缓缓往回走,猛然间,他如触电一般,浑身一震,眸光怔怔的看着不远处那两个拉拉扯扯的人影。

    他薄唇紧抿,将自己藏于一个小摊子后头。

    那拉拉扯扯的一男一女越走越近了,他侧耳凝听。

    苏倾绝欲擒故纵的挣脱南宫离拉着她的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此处人多,你不要面子,我还是要的。”

    南宫离挑眉笑道:“嫌人多?那我知道一个人不多的地方。”

    苏倾绝的脸颊登时就红了几分,但是她还是端着姿态。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这就像带着我的儿子去找其他男人?”南宫离似笑非笑的凝着她,“我可都瞧见了,那个什么第一神医,还有老跟在你身边的那个木头!”

    苏倾绝怒目而视,猛地甩开他的手,压低了声音气道:“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没有怀上你的孩子,你不要信口雌黄,平白污我清白!”

    “还有,小黑不叫木头!”

    南宫离嗤笑一声:“小黑?狗的名字又能比木头好听多少?”

    他猛地拉过苏倾绝的手,两人正好走到慕容千夜藏身旁边的巷子里。

    “万两黄金就当我送你的见面礼,怎么说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当真不喜欢我?”南宫离单手撑着墙壁,将她堵在面前,正色道。

    苏倾绝的一颗心登时跳的极快。

    其实真要论起来,小黑,慕容千夜还有南宫离。

    她还是最喜欢南宫离的,毕竟她穿越之前,最喜欢的就是霸道总裁型的。

    系统也和她交代过南宫离的身份,皇帝哎!

    而且南宫离素日按对她毛手毛脚的,但是她还是比较喜欢他,相比于其他人,小黑最听话了,是个很好的备胎。

    而慕容千夜嘛……

    一开始她还对他挺有兴趣的,颇有点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意思。

    虽然她很享受将慕容千夜从宋如是的手里抢过来的感觉,但是宋如是实在是太奸诈恶心了,她根本斗不过她!

    反倒是南宫离身边没有那么多烦人的莺莺燕燕。

    倒是系统说过,南宫离身边有个绝色,叫什么陆帆悬,可能会是潜在的隐患。

    但是自那日街头偶遇,陆帆悬被南宫离气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碍眼了。

    南宫离见她久久不语,不由挑眉道:“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苏倾绝低着头也不反驳,南宫离见状,登时欣喜万分,他立刻将苏倾绝抱在怀里,双唇在她的耳边呢喃:“我也喜欢你,从在绘芳楼的第一面,我就知道我忘不掉你了。”

    言罢,他单手轻轻挑起苏倾绝的下巴,深情款款的落下了一个吻。

    一方窄窄的小巷子里,依稀可听见两人亲吻的声音,让人脸红。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倾绝才和南宫离离开了小巷。

    慕容千夜颓废的坐在卖馄饨的小摊子长凳上,双手紧握成拳,久久不语。

    竟然是真的!

    如果她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又怎么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爱慕自己的样子呢?

    南宫离的客栈在对面那条街,苏倾绝拗不过,半推半就的被他带回了客栈。

    整整一夜。

    慕容千夜在苏倾绝下榻的客栈等了整整一夜,没等到她,倒是等到了风辰。

    夜色已深,夜空中悬悬缀着一轮皎月。

    风辰一袭玄色的夜行衣,几乎快和这浓郁的夜色融为一体了。

    他看见慕容千夜,不由蹙了蹙眉。

    正提着一个酒壶饮酒的慕容千夜喊住了他:“你喜欢她吗?”

    风辰本不欲理会,纵身一跃上了房顶,可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停住了。

    他折返了回来,面无表情道:“你说苏姑娘?”

    慕容千夜已经醉了,他点了点头:“是。”

    “不喜欢,但是她救了我。”风辰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慕容忍不住笑了:“那你可有喜欢的人?”

    风辰忍不住皱了皱眉,凝神想了半晌,才认真道:“没有。”

    “没有好啊!没有好啊!”慕容千夜仰天长叹。

    风辰不想跟一个醉鬼多言,正要转身就走,却还是道:“慕容兄,我决定走了,辞别的书信已经放在了苏姑娘的房中,等她回来的时候,劳烦你和她说一声。”

    慕容千夜低着头倒酒,一杯又一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清风辰的话。

    风辰走后,慕容千夜便吐了。

    他这样的形象,半点也看不见此前的俊朗公子的模样了。

    天色微亮,朦朦胧胧的,好似蕴了层薄纱。

    店小二将门口的慕容千夜推醒,赔笑道:“这位公子,小店还要做生意,劳烦公子去旁处睡吧!要不小的给公子开间房?”

    慕容千夜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他在客栈的大堂中要了酒菜,坐着等苏倾绝回来。

    又是一个白天,等到下午的时候,他才看见苏倾绝一脸羞涩的从外头回来了。

    他放下酒杯就跟了上去。

    苏倾绝有些诧异:“千夜?你怎么在这里?”

    慕容千夜只是道:“上去再说吧。”

    两人回了苏倾绝的房间,慕容千夜跟她说了一下风辰离开的事情。

    苏倾绝的神色间陡然漾出几分伤感:“小黑怎么说走就走了?”

    慕容千夜心头一阵不是滋味,他忽然抬眸,认真的看着苏倾绝:“倾绝,你心里可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