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三十)
    南宫离在江湖上化名明阁公子,是逐浪先生的亲传弟子,逐浪先生隐居避世,唯一的弟子便是南宫离。

    真要是论起来,南宫离的武功在江湖上,绝对可以排进前十。

    所以他并不惧在宋楚逸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宋楚逸蹙了蹙眉道:“明阁公子,你一介男子,竟要和如是比试?”

    实在是恃强凌弱了些,宋如是的武功虽然尚可,但是对上南宫离,绝无胜算。

    南宫离懒懒的靠着柱子,轻笑道:“宋大侠这是哪儿的话?某只是想领教一下梅花剑,切磋而已,何来的男女之别?”

    他顿了顿,抬眸轻瞥了一眼宋楚逸不太好看的脸色,又笑道:“难道宋大侠的意思是,对男子而言,与女子切磋,是件欺负人的事?恕某直言,这么想会不会太不尊重女子了?”

    宋楚逸其实并不太善于言辞,没两句话就被南宫离绕沟里去了。

    莳七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要论口舌,宋楚逸还真比不过南宫离,所以眼下只能任由南宫离玩这个文字游戏了。

    宋楚逸脸色铁青,他分明不是这个意思,明阁公子怎么就能这样曲解他的意思!

    南宫离瞥了一眼宋楚逸,不由轻笑了声。

    他旋即转眸看向莳七,拱了拱手笑道:“不知宋姑娘可愿赐教?”

    莳七唇角漾着一丝不深不浅的笑意,可是眼底却一片淡漠。

    她知道南宫离是来做什么的。

    无非就是替此前惨败于她之手的苏倾绝讨回公道,这一点也不让她意外。

    毕竟在苏倾绝后宫的五个男人里,唯有魔教教主洛天和南宫离最为护短,所以苏倾绝定是在他面前说了什么。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这点小事,难道不是让系统来更好吗?

    总比让南宫离背上一个恃强凌弱的骂名好吧!

    南宫离见她久久不语,心中以为她定是怕了,不由笑了,又拱拱手恭敬道:“不知明阁可有这个薄面,烦请宋姑娘赐教?”

    莳七眼底掠过一丝冷意,正要一步上前迎战。

    可是手却被陆帆悬拉住了,他低眸在她耳边轻声道:“南宫离虽贵为天子,可是骨子里却是个十足的小人,你若是应战,他必有手段让你有苦说不出。”

    南宫离护短,且天生就有身为帝王的冷情。

    人命之于他而言,不过是一缕草芥。

    更何况,他此前了解过逐浪先生武功高深莫测,又喜欢隐居避世,手里头有不少阴人的法子,可以废掉人武功,还不会在短时间内被人瞧出来。

    恐是十天半个月后,才忽然手脚抽搐,口吐白沫,此生再无习武的可能。

    但是这个时候离比试已经过去良久,一般人都不会想到是逐浪先生下的手。

    所以,南宫离今日在武林大会上挑衅,心里恐怕已是存了要废掉如是的念头了。

    莳七微微颔首,笑道:“我知道,可是眼下已经没有退路了。”

    陆帆悬的大掌紧紧的攥着她的手,他的手已经不像两人初识之际那样冰凉了,渐渐有了些许温度。

    他道:“我不会让你冒险的。”

    如果如是出了什么事,他第一个不会原谅的不是南宫离,而是自己。

    因为他本可以阻止。

    莳七抬眸看向他,只见他侧颜还是那样绝色,分明是个女子的模样,可是不知为何,她却是透过这副皮囊看出了他的刚硬。

    陆帆悬不由分说的将莳七往无正身边一推,自己往前一步,面上挂着不冷不淡的笑意。

    “真是不巧,如是这两日身子不适,不过明阁公子即是想要领教梅花剑,帆悬不才,却也觉得可以和公子切磋一二。”

    南宫离目光落在他身上,不由蹙了蹙眉,声音冰冷。

    “我要领教的是梅花剑,你又如何会?”

    陆帆悬笑道:“帆悬不才,前两日观看宋大侠和十方阁阁主的比试,竟也熟记七八。”

    他话音刚落,在场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就连宋楚逸也面露诧异的看着他。

    这世上不乏练武天才,有的天资聪颖的,在和对方交过手之后,便能将对方的招式完全记住。

    可是像陆帆悬说的,但是看过,竟也能摸清楚门道,这简直就是练武鬼才了吧!

    但是口说无凭,究竟是真是假,还得看了才知晓。

    “明阁公子难道不是要领教梅花剑,只是认准了如是?”陆帆悬似笑非笑的睨着南宫离。

    南宫离被她堵得如鲠在喉。

    陆帆悬低眸笑了笑:“公子先请。”

    南宫离眸光微冷,手执长剑,凌空一跃。

    下一瞬,只见一紫一红两道光影交缠在一起,果然是高手过招,快到莳七几乎看不清他们的招式。

    在场众人无不惊叹,虽然不知这位红衣女子的来历,但是单从招式来看,红衣女子仅仅用了三十个来回,便占据了上风。

    最重要的是红衣女子只用了纯阳派的梅花剑法。

    南宫离的呼吸渐渐不稳,他连忙抵挡着陆帆悬的连连进攻。

    陆帆悬眉目间满是凌厉,招招不留情面。

    不过多时,他的剑划破空气,直直指在南宫离的喉咙上。

    “你输了。”

    他淡淡的声音不大不小,却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宋楚逸的眸子里盛满了震惊,陆姑娘所使的梅花剑,其实和他们纯阳派的梅花剑不太相同。

    可是却在对决中,更为凌厉。

    准确来讲,陆姑娘似乎将梅花剑改良了。

    陆帆悬神色淡淡的归剑入鞘,旋即走下了台子,只留南宫离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剑。

    在场的其他人都愣住了,相比于之前“声名鹊起”的苏倾绝,眼前这个红衣女子才是真正的黑马啊!

    谁能想到,就在武林大会结束的前一刻,她凭空而出,进入了众人的视野中。

    各大掌门的神色各异,有古怪的,也有笑得意味深长的,更有欣赏的。

    他们都看出来了,此女的武功绝对在宋楚逸之上,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女子,而且还很年轻。

    陆帆悬却是没有理会周遭的目光,更没有理会无正那双星星眼,主子就是主子!

    他走到莳七身边,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怎么样?这次可以有奖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