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三十三)
    5688沉默片刻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莳七笑了笑,转身在桌旁坐下,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把玩着:“所以你今天就是来聊聊天的?”

    “算是吧。”

    “好,正好我也有些问题想不明白。”莳七将茶杯放回桌上,笑道,“作为一个系统,你现在能和我平心静气的聊天,说明你已经很智能了对么?所以我猜你能够分辩是非,既然能够分辩是非,为什么要帮苏倾绝做那样的事呢?”

    她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她脑海中有宋如是前十几年的记忆。

    准确来讲,在苏倾绝穿越来之前,这个世界还是很正常的。

    没有通货膨胀,自然也不会发生什么一掷万两黄金这种事了;人们的婚俗其实也和正常的古代没什么两样,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但是却绝对接受不了一个女人和四五个男人成亲。

    就更不要提所谓的一个弱女子开酒楼,还挤垮了当地的酒楼这种事了!

    别说酒楼本尊不答应,就是当地官府,也不会任由这样的情况发生。

    然而这些事,在苏倾绝穿越之后,就变了。

    以前的皇帝虽然醉心于习武,但是至少还不会一掷万金买一个花魁的初夜。

    所以,莳七猜想,一定是玛丽苏系统改变了这个世界的磁场。

    她问完这话,5688一直没有吭声,莳七也不逼它,只是笑着道:“你不说也无妨,这只是我的好奇心罢了。”

    她顿了顿又道:“我还有好奇的一点,你们系统认主,是有什么契机吗?”

    苏倾绝到底有什么能耐,让一个系统跟了她?

    真的是穿越女的自带光环在作怪?

    如果真是这样,她只能仰天长叹一声,惹不起惹不起!

    这次5688终于出声了:“她救了我。”

    它说完,便轮到莳七惊讶了,因为在她的心目中,系统其实只是一个虚拟的东西,它可能会有一个载体,就像平时使用的手机电脑就是载体,而ios或是安卓,windows就是系统。

    既然只是虚拟的东西,何来的救不救一说呢?

    5688见她久久不语,眉宇间满是惊讶,不由问道:“我见你并不惊讶我的存在,你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它接触过的炮灰有很多,比如之前在外面比试的陆帆悬,他第一次听到它的声音时,以为它是什么鬼怪。

    但是他表现得还算镇定。

    不像旁人一样吓得瑟瑟发抖,根本都不需要它用什么威胁手段,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莳七挑眉笑了笑:“居然被你发现了。”

    一人一系统沉默了片刻,5688忽然道:“这世上真的有什么是非黑白吗,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这算是回答莳七的第一个问题了?

    莳七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道:“不,这世界有黑也有白,更多的是灰色地带,但是有些显而易见的事,对与不对还是很容易判别的。”

    “比如呢?”5688的机械音略微上扬,似乎在疑惑。

    莳七轻笑一声:“比如没人有资格抹杀一个人的存在!”

    5688一愣,沉默了半晌忽然问道:“如果是创造者呢?”

    “你是说父母吗?”莳七顿了顿道,“父母当然也没资格了,这个问题很显而易见。”

    “如果……这个孩子有残缺?”

    “残缺也不能成为抹杀他的理由!如果他做错了事,自然会有相应的责罚,可是残缺怎么能是他做错的事呢?”

    莳七之前那句话,本是讽刺系统随意就要抹杀她的存在。

    她自然想不到5688想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5688又是沉默了半晌,才道:“和你聊天很高兴,我要回去了。”

    莳七挑眉笑了笑:“下次还来不?来的话不带任务我会很欢迎的。”

    5688的机械音中出现了几分轻快:“好。”

    这回轮到莳七愣住了,她只是开个玩笑,怎么还有意外收获?

    系统走后,莳七仔细回味了一遍两人的对话,发现有些不对。

    难道这个系统有残缺?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陆帆悬已经赖在纯阳派一个多月了。

    这段时间里,莳七注意到陆帆悬的身子似乎越来越差了,虽然他经常极力掩饰,但还是被她看出来了。

    当陆帆悬再一次藏在房中压抑着咳嗽时,莳七猛地推门而入,目光正巧落在地上的那一滩猩红上,红得刺目。

    “你有事瞒着我。”莳七关上门,面色平静道。

    陆帆悬笑得有些不自然:“没有,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这血是……是我用内力排出的体内污血……”

    “污血?”她忍不住轻笑一声,“是你蠢还是我蠢?”

    莳七凝眸望他半晌,忽然开口道:“我来捋一捋好了。”

    “你说过,你师傅道,你在遇见我之前,必须做女儿身,否则便有大劫,可眼下你已经遇见我了,且我们已有肌肤之亲,但是你没有回复男身,此前你说要等等,却没有说过等到什么时候。”

    “还有,你命里这一劫既然跟我有关,便定是要我为你做什么事的,但是你只字不提,让我来猜猜,难道要我的命?”

    她几乎全部猜中了,陆帆悬脸上的神色更加不自然了。

    莳七的一颗心恍恍往下坠,还真是!

    所以,不是她死,就是他死?

    陆帆悬抬眸看着她的脸色,连忙道:“不是你猜的那样,只是有些相近了。”

    “嗯?怎么说?”

    陆帆悬叹了口气,缓步走到她身边,将她拥在怀里道:“需要你的八字熔契,熔契之后,你我便要同生共死……”

    莳七猛地抬眸看他:“那就熔契。”

    她好几次都看见他咳出了血,满手皆是刺目的猩红。

    这让她想起了自己去的第一个位面,赵鹤清的身体排斥她的存在,肉身开始衰竭。

    直到最后的日子里,她每咳一次,五脏六腑皆破碎,有些甚至咳出了碎肉。

    陆帆悬目光怔忪的凝着她的眸,只见她神色坚定,根本不容他拒绝。

    他不由苦涩道:“如是,不仅仅是同生共死……”

    如果仅仅是同生共死,他也不会拖到现在,可偏偏不是同生共死。

    “那还有什么代价?”莳七问道。

    陆帆悬平生头一回觉得吐出这几个字这样艰难:“平分你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