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三十四)
    也不知为何,听了他的话,莳七竟是长舒了一口气,此前一直悬着的心陡然放了下来。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她抬眸凝着他:“我愿意。”

    陆帆悬说完那句话之后,一颗心便七上八下的,他想和她厮守,可是他又怕,万一她不愿意,他肯定会难过。

    就好像,他私心里甘愿死的人是他,也不愿她受伤害。

    可是她若是表现出不愿意,他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想。

    说到底,这其实很考验人性。

    假如现在换成是她这样,他甚至甘愿献出自己所有的寿命,但是如果他有一丁点的犹豫,她就算面上不表,可是心里还是难受的吧。

    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说他自私也好,他就是不能想象若是他死了,她爱上别人。

    可是如果他真的死了,她却为了他独守一生,他会更难受,说来说去感觉像个悖论。

    但是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如是……”陆帆悬眸底闪过一丝惊喜,紧接着便是忧色,“这意味着,如果你本来的寿命是八十年,减去你现在已经过去的十六年,剩下的寿命再和我平分,你最多只有三十二年的寿命了。”

    他欣喜,是因为她的态度,他一直不敢讲,就是怕。

    “我知道啊。”莳七道。

    陆帆悬却猛地转过身,喃喃自语道:“不行,我不能要。”

    有她的态度,就足够了,哪怕现在就让他去死,至少于他而言也无憾了。

    莳七缓缓站起身,走到他身后,伸手环住他的腰:“可是,你若是不在了,留我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行……”陆帆悬还是不肯。

    莳七定了定心神,只好威胁道:“那好,等你死了,我就嫁给别人,相夫教子……”

    陆帆悬猛地转过身,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不行!”

    莳七笑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是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她说完这话,便察觉到他身形隐隐有些颤抖,她遂软了心,双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如果你心里真有我,总该考虑我的感受才是,我无惧平分寿命,却害怕你没些日子便要离开我。”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同生共死,总共好过一人苟且偷生吧。”她顿了顿又道。

    这话几乎是会心一击,直穿他的心房而过。

    陆帆悬身子已经拖不得了,熔契的炉鼎还在京城,现在从承宁出发前往京城,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所以翌日,莳七便带着陆帆悬和无正向宋楚逸辞行了。

    无正听说莳七甘愿熔契的时候,看向莳七的眼神都变了,他郑重的朝她行了个礼,眼神中满是感激与钦佩:“多谢宋姑娘。”

    莳七笑了笑:“莫要颠倒主次了,他确是你的主子,但在乎他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一路上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事发生。

    若真要算起来,确实有两件。

    一是他们的马车刚出承宁的时候,便正好遇上了慕容千夜。

    他骑着马,走到正要钻进马车的莳七面前:“宋姑娘。”

    莳七抬眸,便瞧见慕容千夜正看着自己,他眼神多少有些复杂:“慕容公子这是要回幽若谷了?”

    慕容千夜微微颔首:“此前那件事,还未谢过宋姑娘,慕容才能悬崖勒马。”

    莳七了然,这话自然指的是她此前向他“告密”的那件事了。

    她笑了笑:“不必客气。”

    慕容千夜凝眸看着她,不由叹了口气:“宋姑娘,你对某的情谊,恕某不能回应,还望日后江湖重逢时,宋姑娘的身边能有个知心人。”

    莳七唇角的笑意不减,正当她要开口的时候,马车的帘子自里面被人猛地掀开了。

    陆帆悬眸光冷漠,似笑非笑的凝着慕容千夜:“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如是何曾说过她心慕你了,你便这样言之凿凿的说什么不能回应,你以为在你背叛如是之后,如是还能看上你吗?”

    “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自知之明,不说别的,起码不会让人笑掉大牙。”

    他这一连串如小钢炮似的话,让慕容千夜彻底愣住了。

    而莳七则是忍不住掩唇轻咳了两声,她确实隐晦的说过她喜欢慕容来着,但那只是战术嘛!

    慕容千夜怔怔道:“不知这位是?”

    陆帆悬一扬下巴,冷笑一声,骄矜道:“自然是如是的夫君!”

    这回轮到莳七不淡定了,她忍不住扶额,这货现在还是女子模样,竟然就这样大言不惭的说是她夫君……

    果然,他说完这话,慕容千夜的脸色有些微变,他看了看莳七,又看了看陆帆悬。

    旋即对莳七拱了拱手:“慕容恭喜宋姑娘。”

    莳七唇角的笑意有些僵硬,只能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待慕容走后,莳七钻上马车,便狠狠掐了一下陆帆悬的腰。

    陆帆悬委委屈屈的低下了头:“这不是他先胡说的嘛!”

    第二件事,就是路过丰城的时候,莳七遇见了魔教教主洛天。

    她心中有些诧异,按照现在的时间点,洛天应该在闭关才是,怎么提前出来了?

    不过这都和她无关了,毕竟她现在和洛天没什么牵扯。

    陆帆悬顺着莳七的目光看去,就看见一个面容俊美的男子,他不由酸溜溜的道:“我可比他好看多了。”

    莳七回眸笑道:“那你得先恢复男身才行。”

    说着,她便抬手去摸他的脸,佯装登徒浪子色眯眯笑:“小娘子长得不错,给爷笑一个。”

    陆帆悬眼睛一亮,立刻羞羞答答的掩唇笑了:“那爷对妾身做什么?”

    “你希望爷对你做什么?”莳七色眯眯的道。

    “那个……爷做什么都可以!”陆帆悬的节操已经碎了一地,他抓起莳七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胸口,“爷摸摸看。”

    言罢,他又伸手朝莳七的胸口抹去,然后惊呼:“爷的这里怎么比妾身还大!”

    莳七顿觉的一阵牙酸,感觉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一把拍开他的手,没好气道:“你还玩上瘾了!”

    陆帆悬笑嘻嘻的盯着她看,就在她看向自己的一瞬间,立刻低下头委委屈屈道:“明明是你先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