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八十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三十五)
    时间过得很快,陆路转水路,一共用了一个半月,终于到了京城。

    陆帆悬身为国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却还领着高薪,看得莳七一阵眼热。

    历来的国师都住在司天台,司天台有个九层高塔,第九层便是他住的地方。

    九层高塔的每一层都很大,哪怕是第九层。

    熔契的炉鼎便是上一任国师,也就是陆帆悬的师傅留下来的。

    三人进了九层塔,无正便在第一层守着,莳七跟着陆帆悬去了九层。

    陆帆悬牵着她的手,碎碎念:“外界看上去,塔有九层,可是外人只能最多上至第八层。”

    而入塔的前提便是得到他的允许。

    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能上到第八层。

    莳七不由侧目问道:“为何?”

    “第八层被师傅设了结界,除我以外的人,上到第八层之后,通往第九层的楼梯便没了,熔契之后,你也可随意出入第九层,但是在这之前不行。”

    莳七微微颔首,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倒是让她对陆帆悬的师傅更加好奇了。

    在这样一个武侠世界,他的师傅几乎算是一个异次元的人了,画风完全不一样啊!

    二人上至第八层,果然没有通往第九层的楼梯了。

    毕竟其他人都是习武,哪怕是陆帆悬,可是她却觉得陆帆悬的师傅,道行不浅。

    莳七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疑问,遂道:“难道用轻功不能直接上去第九层吗?”

    陆帆悬笑着摇摇头:“你试试?”

    莳七瞧见他的唇角的笑意,顿时玩心大起,第九层是有窗子的,既然有窗子,便应该能用轻功上去才对。

    想到这里,她噔噔噔从跑下楼。

    无正见她下来,不由诧异道:“已经好了么?”

    莳七笑嘻嘻的瞥了他一眼:“没,来做个实验。”

    须臾无正便明白她要干什么,忍了片刻,还是忍不住说道:“宋姑娘,没用的,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试的人了。”

    想想光他跟着主子的这些年里,便有不少皇族来过。

    其中有现在皇帝,也有常年帮皇帝收拾烂摊子擦屁股的成王。

    总之都是不行的。

    莳七脚下生风,凌空一跃,踩着各层的飞檐便往第九层去了。

    第九层就在眼前,她稳稳地落在瓦片上,推开窗户跳了进去,便瞧见陆帆悬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莳七沉默片刻,忽然抬头:“你是不是跑到第九层来骗我?”

    陆帆悬大呼冤枉,莳七也知道不是,她只是多嘴而已。

    这回她乖乖的跟在陆帆悬身边了,他站在第八层楼梯的旁边,将手掌置于楼梯扶手的凹槽处,片刻,一座楼梯凭空出现在了莳七眼前。

    他对她招了招手,她便走到了他身边。

    陆帆悬牵起莳七的手,两人一同上了第九层。

    第九层面积很大,有陆帆悬的卧房,也有他的书房,还有还有一个紧紧挂着门锁的门。

    陆帆悬转眸望向她:“进去了就不能后悔了。”

    莳七笑着点了点头,催促道:“你快点的吧。”

    回来的这一路上,他的脸色煞白如纸,手脚冰凉,咳血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陆帆悬走到楼梯旁的一个大盆栽前,从底下摸出一个钥匙,打开了那扇门。

    屋内不见光亮,陆帆悬点起了蜡烛,旋即燃了一把香,恭恭敬敬的跪在香案前,嘴里默念什么。

    莳七打量着四下的陈设,可当她目光对上香案前的那幅画时,整个人像是被人闷声重击了一棍。

    陆帆悬将长香插在香炉里,然后把写有他真正八字的黄纸,以及她的八字,一同放入了炉鼎之中。

    “如是,怎么了?”

    他回过头就看见她怔忪的神色,仿佛游离于天机之外。

    莳七扯了扯嘴角:“没事,可能有地闷。”

    她走到他身边:“快点熔契吧。”

    陆帆悬心中虽有疑问,可还是按照熔契的程序进行了下去。

    因为熔契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了,否则她会被反噬的。

    滴血,烧炉,燃香,叩拜,念词,这一系列的流程走完之后,莳七只觉得身心俱乏。

    陆帆悬将她打横抱起走了出去。

    莳七沉沉睡了一觉,梦中很混沌,仿佛过了一世之久。

    陆帆悬就坐在床旁,静静的守着她。

    莳七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夜深,陆帆悬靠在床柱上,双眸紧阖,睡得不太安稳。

    她只稍微动了一下,他便被惊醒了。

    “你醒了。”他连忙道,“身子还好吗?”

    莳七有些虚弱的点了点头:“就是有点累,其他没什么大碍。”

    “你睡了一天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莳七有些惊讶,她看窗外的天色,还以为只睡了两三个时辰而已。

    难怪肚子饿的厉害。

    无正将饭菜端到第八层,陆帆悬便亲自下去端。

    他手执汤池,轻轻吹着散着热气的白粥,莳七想起了在密室中看见的那幅画。

    “密室里那幅画,是你的师傅?”

    陆帆悬将盛着白粥的汤池喂到她唇边:“是。”

    莳七低了低眸,不动声色的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帆悬凝眸回忆道:“师傅,在我心里,他好像从未老过,其实你看我的容貌已经是万中无一了。”

    这话他说的理直气壮,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可是师傅的容貌远在我之上,他的容颜,那幅画甚至不能体现万分之一,我被他收养之后,一直到他死去的二十年里,他从未老过。”

    “还有呢?”莳七一口吃进他喂过来的粥。下意识问道。

    “师傅对我很好,但是我总觉得师傅对我又很疏远。”

    陆帆悬回忆着从前的事,神色间有几分恍惚。

    莳七低了低眸,道:“你师傅,叫什么名字?”

    “我师傅……其实没人知道他叫什么,他也从未说过,只是大家都尊称他为青玄道人。”陆帆悬不由摇了摇头。

    他年幼的时候,自然也壮着胆子问过。

    至今他都记得,师傅那时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

    莳七抿了抿唇,指尖有几分颤抖,不怪她如此。

    而是因为那幅画上的人,正是九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