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四十)
    莳七和陆帆悬一阵无言。

    过了片刻,她才略带担忧道:“大宝,你该不会是不知道饥饱吧。”

    5688沉默了一会儿,才奶声奶气的道:“什么是饥饱?”

    “就是肚子胀胀的……”

    莳七的话还没说完,5688已经从数据库中搜索完毕了,他立刻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我觉得肚子有点难受,我还以为是这身体排斥我呢!”

    她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所以你不能再吃了,不仅会发胖,而且对胃也不好。”

    5688认真想了一下:“胖胖的多可爱啊!但是你说对胃不好,这个我赞同,如果这个身体坏了,我还得再找,真麻烦。”

    陆帆悬见莳七久久不出声,不由问道:“怎么了?”

    莳七便将刚刚她和5688的对话重复了一遍。

    陆帆悬有点头疼,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样一个连饥饱都不知道的二傻子,当时是怎么控制他的!

    禁军将莳七和陆帆悬等人关进了天牢之中。

    莳七打量了一下四周,她现在完全和陆帆悬以及5688分开了,但是还好,5688可以直接在她脑海中讲话,而她和陆帆悬也可以用密音互通。

    就是环境差了点,空气中弥漫着酸腐的气味。

    她忍不住叹了口气,算了,非常时期也不能要求太多。

    等到外面真的乱了起来,整个司天台的人都在牢里,这里反而成了避难之所了。

    陆帆悬用密音和莳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5688的声音:“原来你们在偷偷聊天,居然不告诉我!”

    莳七觉得一阵牙酸,这个系统,明明以前不是这样子的。

    它是打开了某个神奇的开关吗?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聊天?你又听不到。”

    5688气哼哼道:“我猜的!因为我刚刚找我爹,他让我别吵!”

    莳七一怔,确实有点像陆帆悬的风格。

    “我不管,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聊天!你不同意我就一直缠着你们!”5688现在耍赖撒泼简直玩的出神入化!

    莳七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造孽了,不然怎么会摊上这么个玩意儿?

    “可是你又不会密音……”

    她顿了顿,幸灾乐祸的出馊主意:“要不你建个群聊把我们拉进去?”

    让莳七没想到的是,她本来是出馊主意的,可是5688居然认真思考了她的馊主意,然后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再然后……

    莳七和陆帆悬就被5688拖进了一个叫“相亲相爱一家人”的群聊里……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黑科技啊!!!

    5688理直气壮的嘻嘻一笑:“大宝总有你不知道的惊喜嘻嘻嘻!”

    陆帆悬一阵无言,然后对莳七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莳七不吭声,谁叫她嘴贱呢!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莳七和陆帆悬就生生承受了来自于5688漫长又痛苦的聒噪碎碎念。

    那边厢,传旨太监回宫复命了。

    苏倾绝正和南宫离在龙床上颠鸾倒凤,传旨太监听小太监说这事,也不敢惊扰二人,只得站在殿外等候。

    这一等就是一个下午。

    成王昏迷了一整天,才渐渐苏醒过来。

    成王妃见状,欣喜的上前:“王爷可算是醒了。”

    成王皱着眉坐起身:“本王这是怎么了?”

    “太医说王爷这是忧思过度,积劳成疾。”成王妃接过身侧丫鬟手中的药碗,温柔的坐在床榻旁,素手执起汤池喂给成王,“要妾身说,皇上既然回来了……”

    她这话刚出口,成王便按住了她的手。

    成王妃会意,淡淡转眸道:“你们都下去吧。”

    待屋中的人都退出去之后,成王妃这才继续道:“皇上既然回来了,王爷现在又没了那心思,不若还是将大权归还皇上,也省得以后皇上以此为借口。”

    成王皱着眉不说话。

    成王妃以为他还是不喜她说这些话,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轻轻放下药碗,用帕子试了试湿润的眼角:“妾身这话,王爷听了又要不高兴了,可是妾身还是要讲。”

    “去年,边疆战事,皇上不在宫中,王爷连着三个月都不曾归府,煦儿大病,王爷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妾身是妇道人家,可是也明白各司其职之理,王爷的身子已然不如以往好了,难道皇上真的要王爷死而后已才满意吗?”

    成王妃说到最后,情绪很是激动。

    她说完最后一句话,才知自己说错了,立刻诚惶诚恐的蹲身行礼:“妾身失言了,王爷恕罪。”

    成王看着眼前面露委屈,却战战兢兢的王妃,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两年就像梦一样。

    他伸手拉过成王妃的手,轻声道:“这两年你苦了你了。”

    只这一句话,成王妃的眼泪便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妾身……不觉苦……”就是很委屈。

    成王的脑海中一一浮现这两年的点点滴滴,他感觉自己就像魔怔了一样。

    明明唾手可得的位子,他越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其推远,这两年里,这么多千载难逢的机会,都让他生生放走了。

    他自然是不服的。

    明明这些年都是他在处理政事,手段可见一斑,就连左右两相都明里暗里的向他表明心迹,可是他怎么就想中邪一样,还斥责左相右相。

    “薇儿。”成王将成王妃轻拥在怀里,柔声道。

    成王妃低低答应一声:“怎么了王爷?”

    “让你母仪天下可好?”

    成王妃身子一僵,整个人怔忪了好一会儿,才堪堪反应过来成王的意思。

    她贝齿轻咬着下唇,片刻才抬眸:“王爷只管放手去做,只要是王爷想要的,妾身没有任何异议。”

    她根本不想他当皇帝,毕竟当了皇帝,就注定了要后宫佳丽三千。

    他现在是王爷,上头没有太后,偌大的王府之中只有她一人,无人敢说道什么。

    可是他当了皇帝就不一样了。

    但是只要是他想要的,这些她都可以忍受。

    夜幕,阖宫皆渐渐陷入了静谧之中,就连早先亮如白昼的宫灯,现也被挑了几许,只留路旁的照明。

    南宫离和苏倾绝不着片缕,仍在床上腻歪。

    听着殿外的太监几番小心翼翼的禀报,这才不耐烦的披了衣裳从内室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