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四十三)
    “宋如是,你以为你交出系统之后,我还能让你活着走出这里吗?”

    苏倾绝精致的五官近乎扭曲,显得极为狰狞。

    5688在莳七脑海中道:“我觉得,我爹快冲进来了……”

    莳七打算利用最后的一点时间,好好逗逗苏倾绝:“苏姑娘,如果我现在求你,你能放过我吗?”

    苏倾绝脸上陡然浮现一丝诡异的笑意:“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若是要了我的命,只会破坏你在南宫离心中的形象。”莳七故作认真思考道。

    “他吗?”苏倾绝忍不住嗤笑一声,“他早就被我吃的死死的了,我无论做什么,他最多生一会子闷气,就主动来找我了。”

    莳七佯装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实话告诉你吧,等你死了,陆帆悬便是我的了。”苏倾绝得意的大笑。

    莳七忍不住咂了咂舌:“南宫离能容忍你这么做?”

    “他向来听我的,如何不肯?”

    莳七点了点头,唇角骤然漾起一丝甜甜的笑意,转头对殿外道:“皇上你听清楚了吧,你在她心里,就是这样的。”

    苏倾绝猛地回眸,便看见殿门前正站着南宫离。

    他的脖颈上横架着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执剑之人正是陆帆悬。

    南宫离双唇隐隐有些颤抖:“这都是你的真心话?”

    苏倾绝被这一变故弄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她飞快的思考着眼前的局势,眼前南宫离已然被擒,陆帆悬的身后跟着一大批禁军。

    南宫离对她来讲,已经是个弃子了。

    现在占据上风的是陆帆悬,可是系统又告诉过她,陆帆悬对宋如是的爱慕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所以就目前来讲,陆帆悬很有可能会受宋如是的蛊惑。

    想到这里,她根本不理会南宫离,自顾自对系统道:“5688,赶紧带我离开这里,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对你。”

    殿外走进来一个白白胖胖的五六岁孩童,一面走一面翻白眼:“你当我是智障吗?”

    她惊慌失措的低眸去看手中的玉佩,只见玉佩暗淡无光,仿佛一个死物。

    莳七忍不住笑了笑,从地上站了起来。

    陆帆悬目光瞥见她手上被苏倾绝踩出的红印,眸底顿时发冷,抬手拔下发间的银簪,猛地朝苏倾绝飞去,银簪破开空气,如一道闪电,在苏倾绝的尖叫声中,狠狠地穿过她的脚掌,将她的脚掌牢牢的钉在地上。

    莳七顿时倒抽一口凉气,看着就觉得好疼。

    成王带着禁军据了整个皇城,陆帆悬亲手将擒获的南宫离交给了他。

    此刻的南宫离已经被挑掉了手筋脚筋,废了武功,哪怕一个迟暮老者,手中倘若有一把利剑,也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成王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南宫离,然后对陆帆悬道:“这昏君毕竟是本王的亲哥哥,本王实在是下不了手。”

    陆帆悬微微一笑:“那好办。”

    言罢,他已是手起刀落,南宫离的头颅咕噜噜的滚下了台阶,吓得跪在两旁的宫女太监尖叫连连。

    成王眼底闪过一丝满意之色,双手背于身后,胖乎乎的脸上是和善的微笑。

    可是莳七早已看出了成王比南宫离心狠手辣,对异己毫不留情。

    陆帆悬转眸去看手脚上已然戴了镣铐的苏倾绝,面上由衷露出一丝厌恶:“如是,我替你动手?”

    莳七笑着摇了摇头:“不要赶尽杀绝嘛!佛曰,留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5688皱了皱圆滚滚的小脸:“我敢保证,佛祖没说过这话。”

    莳七回头瞪了他一眼,旋即笑眯眯道:“反正她现在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就留着她吧。”

    记忆中的宋如是,结局实在是太过于悲惨了。

    报复一个人,有时候真的不是要了她的命,而是让她失去所有,最后想死还死不掉。

    她目光怜悯的落在跪在她面前的苏倾绝身上。

    苏倾绝可能没发现,她此刻的脖颈上,已然遍布黄黑色的斑,那黄黑斑还在缓慢的往她白皙的脸上扩散。

    成王功成,对外宣称,南宫离暴毙而亡。

    南宫离无一子嗣,在朝野上下的推举下,成王顺理成章的继了位。

    醉霄楼被封了,因为吃死了人,没了5688的管理,苏倾绝又忙着在几个男人中间周旋,店里的伙计便各种往自己扒拉好处。

    偷工减料实属常见之事,更多是鱼目混珠。

    掌柜的更是贪敛醉霄楼的大部分进项,逃之夭夭了。

    临城的其余酒家,见醉霄楼倒了,竟是一起出钱买了鞭炮庆祝。

    临城乃整个王朝的经济命脉之地,想也知道每年这些酒楼少赚多少银子。

    这两年,临城在醉霄楼的阴影下,强撑着几家酒楼迟迟没有倒,他们也想不明白这么一个饭菜一般,营销古怪,且没有任何背景的醉霄楼,是怎么击垮临城这么多酒楼的。

    这两年,他们一旦想和醉霄楼作对,倒霉的总是自己。

    所以,醉霄楼倒了,是很多酒楼的老板乐见其成的事。

    一个用黑色面纱将自己整张脸几乎都包起来的女子,怔怔的站在已经易了主的醉霄楼面前。

    街头两三个小混混,倚在墙边上下打量着这女子。

    她整个人都被衣裳和黑纱包裹着,只漏出两只眼睛。

    可是身姿还是很曼妙的。

    “这小娘子一定是寡妇。”其中一个混混道。

    “瞧这身子,人长得肯定不孬。”

    几个流氓笑眯眯的围了上去,对女子上下其手。

    “你们要做什么?”女子眼底盛满了惊恐之色。

    “做什么?哥儿几个想请你去家里坐坐。”一个流氓色眯眯的笑着,说着,伸手就要去摸女子的身体。

    女子惊恐的挣扎着挣扎着这几个登徒浪子的非礼。

    就在拉拉扯扯之间,其中一个流氓扯下了女子的面纱。

    “啊!”女子惊慌失措的尖叫。

    几个流氓愣住了,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流氓恶狠狠的一脚踹在女子的肚子上:“妈的晦气!长得跟鬼一样,老子魂都被你吓没了!”

    那几个流氓也谈不上什么风度了,对着女子拳打脚踢。

    街上没人敢去拉一把,待那几个流氓散去之后,女子鼻青脸肿的趴在地上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