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四十四)
    女子长得奇丑无比,以至于路人皆远远的围观,无人敢上去拉一把。

    只见她皮肤黄黑,如熟了的烂山芋一般,毛孔粗大,嘴唇外翻,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可是只能让人觉得内心作呕。

    原本醉霄楼,现在名叫大千酒家的伙计走了出来。

    他蹲下身,推了推女子,笑了笑道:“这位客官,烦请您去旁处哭去,影响小店的生意了。”

    女子缓缓站起身,目光剜了他一眼,擦了擦眼泪:“你知道我是谁吗?”

    伙计有点不耐烦:“管您是谁,也请您去别处哭去。”

    “你现在打杂的店,原本是我的。”

    伙计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那可正好,官老爷正要找你问罪呢!”

    这回轮到苏倾绝愣住了:“什么?”

    伙计没相信她的话,不过是消遣她罢了:“你不是说醉霄楼是你的吗?醉霄楼吃死了人,掌柜的跑了,官老爷正愁找不到人呢!”

    苏倾绝心头一惊,连忙低了低头:“我开玩笑的,我不是……”

    伙计大笑:“您想是也是不了啊!醉霄楼老板的画像就挂在城门上,您去瞅瞅,那叫一个国色天香,哪里是您这样的无盐女能比的!”

    苏倾绝在一帮人的哄笑声中,匆匆逃离了临城。

    她现在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两银子了,武功尽废,就连曾经倾国倾城的容貌,现在也变得丑陋不堪。

    因为面容丑陋,已经在路上受了不少异样的眼光。

    她承受着这些目光,简直快要崩溃了。

    现在距离成王登基,已经过去一年半了。

    莳七和陆帆悬在这期间,回了一趟纯阳派,向宋楚逸摊了牌,宋楚逸震惊的两天没睡着觉。

    于九月底,莳七和陆帆悬在纯阳派成了亲。

    因为是武林盟主的亲妹子成亲,几乎大半个武林人都来了。

    莳七也因此收到了不少较为稀奇的贺礼,其中不乏在北斗坞内部争斗中夺回宗主之位的风辰送来的削铁如泥的西域匕首,江湖第一神医慕容千夜送来的药丹,甚至魔教教主也送了一份贺礼。

    但是鉴于武林中人和魔教势不两立,所以很显而易见的,魔教就是来膈应宋楚逸的。

    大婚之后,陆帆悬便带着莳七回京城,去祭拜葬在司天台的师傅青玄道人。

    事实上,青玄道人只有一个衣冠冢。

    司天台的说法是,青玄道人羽化而登仙了。

    也正因如此,莳七更加坚信了,青玄道人就是九叔无疑了。

    只可惜她现在根本联络不上陆辛,否则一定要问个明白。

    九层塔下,无正和5688吵吵闹闹的,莳七临窗而立,看着他们嬉闹,忍不住笑了笑。

    当初无正也很是震惊,他不过是被主子派出去办了个事,回来成王就登基了,而且主子还有从龙之功。

    天知道他当时下巴都快惊掉了。

    陆帆悬从身后抱住她,下巴轻轻抵在她的肩上:“皇上遣人过来了。”

    莳七懒洋洋的回答:“说了什么?”

    “要扩建司天台,问我的意思。”

    他这一句话,莳七脸上的笑意瞬间荡然无存,她猛地转过身,眸底隐隐泛着一丝惊疑。

    陆帆悬笑了笑,负手而立:“司天台,只怕保不住了。”

    司天台是师傅一手创立的,曾经的辉煌,让司天台人一提及仍旧心存自豪。

    可是到他手里,竟是保不住了,他没有师傅那样神秘莫测的法力。

    莳七眉间紧锁:“皇上向来多疑,这一年已是铲除了不少异己,司天台不受命于帝王,对他来讲,就是龙椅上的一根刺,让他坐立不安。”

    成王的城府比南宫离要深得多。

    虽然后来5688已经抹掉了成王关于那天不合适让他知道的记忆。

    成王目前应该只记得陆帆悬的从龙之功,但是这并不能改变成王想要对司天台出手的心。

    在这样一个帝王的统治下,权利只能往中央集中。

    司天台作为一个不受命于帝王的异类,被开刀是迟早的事。

    今日皇帝遣人来给陆帆悬递话音,就是提醒他这点。

    说到底,成王终究还是念着陆帆悬的那点从龙之功,亦或是念着往日他还是王爷时,和陆帆悬之间的交情。

    他给了陆帆悬机会,就看他能不能抓住了。

    莳七眸光认真的看着陆帆悬:“你要进宫一趟?”

    “只是此去怕是凶多吉少了。”陆帆悬平静的看着九层塔下嬉闹的无正和5688.

    莳七抿了抿唇,倒也未必,只看以往的交情,在皇帝眼底的分量了。

    陆帆悬抬手轻轻替她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笑了笑道:“我已经安排了马车,你和大宝先走,无正会保护你们的。”

    他顿了顿,目光又落在她的小腹上,眼底满是柔和。

    “你可不能委屈我儿子,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

    莳七皱着眉,气得一巴掌拍在他胳膊上:“陆帆悬你少给我在这边装蒜!我哪儿也不去。”

    “如果南宫澈想要对你下手,他的皇位也别想坐了!”

    陆帆悬委委屈屈的揉了揉被拍红的胳膊:“真是一点也不梦幻!”

    莳七不耐烦扫了他一眼:“现在你就去宫里见他,辞去国师之位,司天台以后由他掌管。”

    “好嘛!”陆帆悬小声嘀咕一句,“怎么怀孕了以后,脾气越来越差了。”

    陆帆悬带着无正进宫面圣了。

    5688百无聊赖的凑到莳七身边:“娘,我爹干嘛去了?”

    “进宫去了。”莳七撑着下巴昏昏欲睡。

    “哦。”5688对这个不感兴趣,相比于这个,他觉得莳七面前那盘豌豆黄更吸引他。

    “大宝。”莳七忽然睁开犯困的眸子,就看见5688正偷偷摸摸的拿着一块豌豆黄,慌里慌张的塞进了嘴里。

    她一阵无语,没救了这孩子。

    “娘,啥事儿?”5688嘴里塞着豌豆黄,口齿不清的道。

    莳七目光中溢出几分忧色:“你跟你爹去宫里看看,别让南宫澈对他下手,还有,如果南宫澈非要你爹的命……”

    她还没说完,5688就接上道:“那他的皇位就别想坐了。”

    莳七忍不住低眸笑了笑,然后把面前的豌豆黄推给他。

    “吃完就赶紧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