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九十章 我见诸君多有病(完)
    蘅黎山山腰,云遮雾绕,夕阳的霞彩悬在西方的天际,层林尽染,倦鸟归栖,山林间偶闻鸟鸣声。

    莳七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一手拿着扇子轻轻的扇着。

    没了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整个人都清净多了。

    “夫人,老爷打猎回来了。”说话的是个身穿藕荷色百褶裙、梳着妇人髻的女子,她是无正的妻子,叫芸娘。

    五年前,他们离开京城时,在路上遇见的,那时她正跪在路边卖身葬父。

    无正只瞧了一眼,就走不动道了。

    莳七半睁开眼睛,就看见陆帆悬和无正拎着累累战果进了门。

    “瞧,这么肥的兔子,今晚吃烤兔子。”陆帆悬笑着走到莳七身边,接过她手中的扇子替她扇着,“大宝二宝去哪儿了?”

    大宝是5688,至于二宝……

    是莳七和陆帆悬的第一个孩子,今年四岁,正是狗都嫌的年纪,只有大宝不嫌他。

    二宝大名其实叫陆挚,本来没起小名,只是喊挚儿,都是5688口口声声称他是大宝,挚儿自然应该是二宝才对!

    二宝二宝的,就喊开了。

    为此,莳七还颇有怨念,每回一想到这个事,她就忍不住和陆帆悬道:“怎么样?因果有轮回,叫你给5688起那么难听的名字!”

    陆帆悬也很郁闷,但是后来就释然了。

    因为他某天无意中喊了挚儿二宝之后,挚儿说了平生第一个字:“爹!”

    “应该在跑后山玩去了。”莳七漫不经心道,她并不担心挚儿跟着5688山前山后乱窜,反正有5688保护他。

    “阿蘅和阿黎呢?”陆帆悬不由蹙了蹙眉,“不会也跟着二宝出去浑了吧?”

    阿蘅和阿黎是对双生子,皆是女孩儿。

    因出生在蘅黎山,所以取名一蘅一黎,她们只比挚儿小一岁。

    一提及阿蘅和阿黎,莳七就忍不住扶额:“阿蘅带着远哥儿在房里玩呢,至于阿黎……你猜对了,她确实跟着二宝出去祸天祸地了。”

    远哥儿是无正的儿子,才两岁。

    明明是双生子,可是性格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阿蘅只比阿黎早出生一炷香的时间,可是性子看上去,竟像是比阿黎大两三岁,懂事的不行。

    可是阿黎……阿黎比挚儿还要皮。

    她脑子转得快,还鬼灵精,每次和5688以及二宝出去,都是她做狗头军师,最后闯了祸,她就怂恿5688把二宝推出来。

    可怜二宝明明比她大一岁,都不知道当了多少次替罪羊了。

    关键二宝还傻憨傻憨的,每次都乐颠颠的,也不知道遗传谁了。

    等天色渐晚,5688才带着两个脏的跟泥猴子一样的小屁孩回来了,莳七只看了一眼,就一阵无语,她知道今晚又有的忙了。

    睡觉前,阿黎缠着陆帆悬,说想要下山玩。

    陆帆悬困得不行,被她缠的没办法了,只能答应了下来。

    翌日,莳七又被陆帆悬缠的不耐烦了,只能答应陪他们一起下山,天知道每次带阿黎和二宝下山,简直就像混世魔王被放出来一样!

    莳七精疲力尽的靠在椅上,混世魔王们终于肯安安静静吃饭了。

    阿黎不老实的跑到窗边,趴着窗户往下看。

    挚儿忍不住了:“阿黎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神仙打架。”阿黎神秘兮兮道。

    挚儿一听就坐不住了,赶忙凑了过去,良久才疑惑道:“我怎么没看到神仙打架?”

    “因为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阿黎一脸严肃。

    挚儿有些难过,难道他是个笨小孩吗?

    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傻儿子,怎么就不长记性呢!都被阿黎坑多少次了?

    “咦。”阿黎骤然惊呼一声,挚儿又连忙凑过去看,这回他看见了。

    洛天本是摇着折扇在街上闲逛,忽然,路旁扑过来一个臭气熏天的乞丐。

    乞丐嘴里疯疯癫癫的喊着:“洛天,是我啊!那天马蹄下,你救过我的……”

    洛天喜好美好的事物,眼前这个乞丐不止臭,还丑陋无比,他只看了一眼就厌恶的不行。

    尤其是当那乞丐还唤出了他的名字,他眼底骤然泛起一丝杀意。

    他猛地收起折扇,两指轻叠,对着乞丐大张的嘴弹如一个小药丸,然后面露嫌弃的翩然离开。

    乞丐还不死心,扑上去就要拦住他,却被他一脚踹开了。

    挚儿忍不住同情道:“真可怜。”

    莳七扫了一眼,淡淡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好了快去吃饭。”

    她刚将挚儿和阿黎撵去吃饭,楼下街上的那个乞丐忽然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前后不到一弹指,已然断了气。

    十三年后,已经十六岁的阿黎突然向莳七提出想要出去闯荡江湖,挚儿也应声非要跟着。

    陆帆悬见他们的武功已然可以出去闯荡江湖,遂同意了。

    莳七虽然不舍,但也知道出去历练一番,对他们有好处。

    她本来还在感叹,幸好还有阿蘅陪着她。

    没想到隔了半个月,阿蘅和远哥儿分别向她和无正辞行,称要一同出去历练。

    一个月内,四个孩子都离了家。

    莳七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忍不住叹了口气,5688笑嘻嘻道:“还有我陪着你嘛!”

    又过了三十年,阿黎和挚儿都各自成家,生儿育女,阿蘅则是和远哥儿成了亲,他们在江湖上颇有建树。

    近来陆帆悬频频从梦中惊醒。

    已经连着一个月了,莳七问他做了什么噩梦,他只说不记得了。

    可是每每过后,他便拥着莳七,惊魂未定道:“不要离开我。”

    莳七笑了笑:“我不会离开你的。”

    尽管如此,可是陆帆悬依旧每日都会做噩梦,也依旧每日都会抱着莳七,惊慌的说让她别离开他。

    哪怕她一次次的保证,可是他还是患得患失的。

    莳七问过5688能不能治,5688说他也找不到原因。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近三四年,陆帆悬才渐渐不做噩梦了,似乎什么也没做,又似乎是药效管用了,反正他再不会从噩梦中惊醒了。

    只是他有时候怔怔的凝着莳七,看得恍惚出神。

    在陆帆悬七十五岁那年,莳七再没从睡梦中醒来过。

    几乎是毫无预兆,她的身子一向很好。

    子女们纷纷从各地赶了回来,无正和芸娘已经安排好了丧事。

    阿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阿蘅在一旁安慰她,可是自己也不住的掉眼泪。

    挚儿走到陆帆悬身边,哽咽道:“爹,娘已经走了,你不要太伤心了,保重身子要紧,不然娘在天上知道会不高兴的。”

    陆帆悬双眸无神的看着她的牌位,忽然惨然一笑:“她又骗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