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画中娇(三)
    傅临安微怔,旋即笑了笑,又在她发间吻了吻道:“也许你我前世便是夫妻也不一定。”

    莳七闻言,半撑着身子坐起来看他。

    “四爷也相信这个吗?”

    傅临安眼底的笑意恍如秋日的湖面,温柔又叫人沉醉:“我信,因为我不想只和你过一辈子,一辈子太短了,我想和你做生生世世的夫妻。”

    他说完这话,莳七便怔怔的盯着他不说话。

    他有些慌了,以为自己说错话了,连忙道:“怎么了婳儿?”

    莳七低着头,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旋即在傅临安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临安,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傅临安听了她的话,这才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刚才说错话了,原来只是小妻子感性了。

    他的大掌轻抚着她的发丝,柔声道:“你是我爱的人,我当然会倾我所能对你好。”

    他说完这话,便温柔的捧起她的脸,帮她轻轻抹掉眼泪。

    “所以我对你这么好,你可不能离开我。”

    莳七眼里还蕴着泪,哽咽道:“四爷真是的,除非婳儿疯了,才会离开这么好的四爷。”

    傅临安眸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旋即捏了捏她的鼻子,调笑道:“反正你要是离开我的话,不管多远多难,我都会把你抓回来,然后绑在身边,哪里都不让你去。”

    莳七终于忍不住破涕为笑,伸手推了推他。

    “胡说,我哪儿都不去,就赖在四爷身边。”

    傅临安这才眉目含笑拥她入怀,柔声缱绻道:“我的好婳儿……”

    隔了两日,孟琏便登门拜访了。

    莳七特意让清秋准备了好茶备着,这两日的雪断断续续的,地上已是覆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院中的红梅已经开了,红梅映雪,也颇有一番雅趣。

    因着下雪了,傅临安哪里都没去,而是窝在书房温书。

    清秋拿了一件红色的斗篷给莳七披上,两人站在廊下,静静的望着花瓣似的雪自青灰色的天空飘下。

    院子里有两个小丫鬟在堆雪人。

    本来清秋是要训斥的,可是被莳七拦住了:“让她们玩吧,反正没什么事。”

    两人站在廊下约莫着过了一刻钟,清秋便要劝莳七回房了。

    “奶奶还是进去吧,天冷着呢,奶奶的身子才好,还是别冻着了。”

    莳七忍不住笑着睨了她一眼:“定是四爷让你这么说的吧。”

    清秋见被她猜中了,只好道:“四爷也是为了奶奶身子好。”

    莳七笑道:“他就是一惊一乍的,我自己的身子我能不知道?”

    正说着话,一个小丫鬟自院外走了进来:“四奶奶,韩家三太太来了,现已经过了二门了。”

    孟琏虽然是来拜访莳七的,但是按礼仪,她还要先去拜访老夫人。

    莳七微微颔首:“我去迎迎她。”

    清秋欲言又止,但最好还是忍住了。

    莳七在朝晖堂门前等来了孟琏,孟琏一见她,便笑盈盈的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我听说你身子大好了,这边来看看你。”

    莳七笑着点了点头:“外头冷,还是进去说话吧。”

    两人一同进了朝晖堂,朝晖堂住的是傅临安的祖母秦氏。

    屋里烧着银霜炭,室暖如春。

    秦氏笑眯眯的看着携手走进来的孟琏和莳七:“外头冷吧,叫人拿了汤婆子给你们暖暖手。”

    屋里不仅秦氏在,莳七的婆婆周氏也在。

    周氏是个和善之人,这两年虽然着急过子嗣,但是傅临安和她说了一回,她便不再催了。

    孟琏笑眯眯的陪着秦氏和周氏说了会儿话,把秦氏逗得不停的笑。

    眼见着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秦氏有些精神不济,昏昏欲睡了,她便摆摆手:“让静好带你去她那里玩吧,你们年轻人总是聊得来,别陪着我我这个老太婆了。”

    孟琏连忙笑道:“老太太这是哪儿的话,陪您说话可有意思了。”

    周氏带着孟琏和莳七从朝晖堂出来,莳七便微笑道:“娘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

    周氏笑了笑:“不了,我也有些乏了,你们自去玩吧。”

    莳七也没有多言,只是带着孟琏去了她的院子。

    回了房,清秋便沏了壶好茶端上来,孟琏便笑着让她身边的丫鬟和清秋去耳房休息了。

    待屋内只剩她和莳七的时候,孟琏这才叹了口气:“你应当也听说了吧。”

    莳七也不拘着,微微颔首:“听说了。”

    “也是,这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反正一丁点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夫人圈子。”孟琏面上带着几分苦涩。

    莳七抿了抿唇,其实这是孟琏的家事,无论她在背地里和傅临安怎么议论,也不能将话说给孟琏听。

    毕竟韩老太太还是孟琏的长辈。

    “闳三爷怎么说?”莳七犹豫了片刻,问道。

    韩三爷就是韩闳毅,孟琏的丈夫。

    孟琏叹了口气:“他能怎么说?那头答应了老太太,然后回房便来哄我。你说说这都第几个了……罢了,也怪我,自己独自不争气,能怪谁呢?”

    讲到这里,她忽然抬眸望向莳七,眸底满是羡慕。

    “我真羡慕你,临四爷对你这样好,不像我……”

    莳七只好安慰道:“闳三爷开春就要下场了,就算老太太塞人进来,想来三爷也是不会碰的。”

    说起这个,孟琏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

    但是过了一会儿,她还是苦涩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等他会试结束,哪里还能由着他。”

    莳七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道:“等明年会试结束,我和四爷要回苏州祭祖,嬷嬷曾说过苏州有个妇科圣手,对这个很有研究,我此次回去也便是去看看的。”

    孟琏闻言,眉目间顿时溢出一丝欣喜:“真的?若是管用,我也去求。”

    莳七含笑道:“试试总归是没错的。”

    送走了孟琏,莳七便问清秋道:“去遣人看看四爷是否还在书房。”

    清秋答应了一声,便出去了,不一会儿,她便回来了:“是在书房。”

    莳七忍不住心疼:“四爷这都在书房待了一天了,定是乏了,要不我去送碗羹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