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画中娇(四)
    清秋笑道:“奶奶送羹汤去书房,四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莳起低眸笑了笑:“去看看小厨房今日做了什么?”

    因为傅临安科考的原因,傅家特意给他开了个小厨房,平时膳食皆是由小厨房准备。

    “是。”清秋答应一声便出去了。

    莳七提着红木食盒,带着清秋便朝傅临安的书房去了。

    食盒里装的是罐煨山鸡丝燕窝,正热着,等到了书房,傅临安吃了正是时候。

    “曹嬷嬷也该回来了吧。”曹嬷嬷是她的奶娘,一家作为陪房跟着她从苏州来了京城。

    前些日子,曹嬷嬷的丈夫生了大病,莳七便让她回去照顾了。

    清秋道:“说是就这两日了。”

    莳七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清秋忽然道:“奶奶当心脚下。”

    莳七一低眸,这才发现脚下一处积雪尚未扫尽,已经被踩得厚实,若是不注意,恐怕一脚踩上去便要打滑摔倒。

    清秋不由蹙了蹙眉道:“哪个做事不当心的,偷懒耍滑,险些害了奶奶!”

    “算了,先去书房吧。”

    二人到了书房,傅临安身旁的小厮流泉已经听到了消息,立刻迎了上来。

    “四奶奶怎么来了?”

    莳七笑了笑:“四爷温书辛苦,已经整整一日了,我送碗燕窝过来。”

    流泉笑嘻嘻道:“好嘞,我带您去。”

    莳七跟着流泉往前走,流泉站在书房门前轻轻叩了叩门,里头却没有回应。

    “四爷一定是太过于沉迷了,你带清秋下去喝杯茶,我自己进去就是。”

    流泉见状,便带着清秋下去了。

    莳七一手提着红木食盒,一手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屋里烧了银霜炭,一进门,暖意便融化了她身上的风雪。

    “四爷?”莳七打量着屋内,不由蹙了蹙眉。

    怎么没人,流泉不是说就在房内吗?

    她将红木食盒放在圆桌上,然后解开身上的斗篷挂了起来。

    书房内还燃着熏香,闻起来十分静心凝神。

    莳七在书房内转了一圈,便瞧见临近书桌的炭盆里燃烧着一张画纸,只可惜已经燃尽了,只余下了满盆的纸灰。

    画案上的画笔尚且湿润,莳七不由抿了抿唇,看来是没走多久。

    夜幕渐沉,傅临安倾身在莳七的唇角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才笑道:“小懒猫该起来了。”

    莳七一惊,猛地睁开双眸,就看见傅临安正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

    “我怎么睡着了?”她伸手扯了扯身上的毯子,“四爷帮我盖的?”

    “是啊,我一回来,就看见你靠在软榻上睡着了,不忍叫醒你,遂帮你盖了毯子。”傅临安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眼底盛满了浓浓的宠溺。

    莳七赧然笑了笑,旋即道:“四爷去哪儿了,我来的时候,流泉明明说你在房里,可是进来却没见到你。”

    “老师布置了一篇策论,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立论不佳,想的头疼了,便出去转了转。”

    莳七坐直身体,正色道:“下次还是带上流泉一起,不然我们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傅临安连忙抱住她:“夫人教训的是,为夫以后定不再犯。”

    莳七抬眸瞥见圆桌上已经空了的碗,遂笑道:“看来四爷已经用完了。”

    “我怕凉了,平白辜负了你的心意。”

    莳七目光瞥见画案旁的那个火盆,遂笑道:“四爷此前画了什么?怎么烧了?”

    傅临安看了一眼火盆:“本是打算画窗外的红梅,可是画的不太好,怎么都不满意,便给烧了。”

    “说起来,我还从未见过四爷的丹青呢。”

    傅临安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丹青向来平庸,老师都说过我的画只有匠气,缺了灵气。”

    讲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走到书橱前,拿下一本书。

    “知道你闷,所以前些日子特意帮你寻了本游记。”

    莳七笑了笑,接过书翻了翻,饶有兴致道:“这本游记居然是讲海外的。”

    她此前看的游记,大抵都是各省的风土人情。

    稍微远一点的,便是番邦,海外的倒还是头一回。

    “是啊,我也是头一回看见这样的游记,挺有意思的。”傅临安看见她笑,自己也忍不住笑。

    莳七看了两页,便打算坐下继续看,没想到书却被傅临安抽走了。

    “我帮你寻了这么本好书,你打算如何谢我?”傅临安笑眯眯的看着她。

    莳七抬了抬眸,认真道:“帮你做一件里衣可好?”

    傅临安却不太满意道:“你做的里衣已经够多了,我想要点别的。”

    “那四爷想要什么?”莳七问。

    傅临安但笑不语,却是一把将她抱起,然后坐在自己的腿上:“我想亲亲你。”

    莳七一听这话,忍不住红了脸,小声斥道:“这可是书房,读圣贤书的地方,莫要胡闹。”

    “饱暖思**,眼下这房里暖意如春,我又刚用了燕窝,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难道圣人还要管我亲亲你?”傅临安一脸认真,理直气壮道。

    莳七轻声啐道:“浑说,你故意歪曲。”

    傅临安一不做二不休的开始胡搅蛮缠:“反正我不管,我就要亲亲你。”

    言罢,他已是不管莳七的推阻,对着她的唇便亲了上去。

    良久,直至她气喘吁吁之际,他才放开了她。

    莳七双手抵在他胸前,脸红的厉害:“我……我下次再也不来找你了。”

    傅临安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夫人总是口是心非。”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旋即靠近她的耳畔,轻声道:“以前床笫之间还总说不要了,让我慢些,我若是慢些,你哪能爽利?”

    他话音刚落,莳七刚恢复如常的脸色再次刷的一下红了。

    她一把推开他,低着头不看他:“我该回去了。”

    傅临安一手拉住她,笑道:“生气了?”

    莳七摇了摇头,她怎么会生气,就是被他的话弄得羞得慌。

    他俯身在她面上亲了一下:“今晚我去你那里。”

    傅临安平日里会宿在两个地方,一是莳七那里,二便是书房了。

    莳七微微颔首:“好,我等你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