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画中娇(七)
    第一场终于考完了,莳七给他准备的枣酒已经被他喝完了。

    枣酒,是礼部列的名项里可带的,因为可以御寒。

    考完出场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打着喷嚏,还有人脸色绯红,很明显已经受了寒。

    流泉眼尖,一看见傅临安,便逆着人流挤了过来,此刻的贡院外皆是等候的人。

    傅临安披上流泉围过来的大氅,舒服的忍不住叹了口气,坐上马车之后,他才道:“可见闳毅出来了吗?”

    流泉连忙道:“闳三爷已经回去了,他出来的时候,满脸通红,恐是受了寒。”

    傅临安一听,不由蹙了蹙眉,他自然也是希望好友能和他一起考中,那他们以后不仅是好友,更是同年。

    可是听流泉的意思,闳毅似乎不太好。

    回了傅家,刚过二门,傅临安就看见莳七正站在抄手游廊等着他。

    他连忙迎了上去:“怎么不在房里等着,这外头多冷啊?”

    莳七抬手摸了摸他的脸,心疼道:“快进去吧。”

    傅临安下巴上满是胡渣,眼眶周围一圈青灰色,一看就是这两天没睡好。

    先去了朝晖堂给傅老太太和周氏报了平安后,傅临安就和莳七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清秋奉上一碗姜汤,傅临安喝下之后,又请了大夫来诊脉。

    大夫说没什么大碍,傅家上下这才松了口气。

    傅临安强撑着困意和莳七说了会儿话,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了。

    他睡觉的时候,莳七便坐在软榻上,静静的帮他做开春穿的外袍。

    她看着沉睡中的傅临安,眼眶一红,近一个月来,他真的是瘦了一圈,科考真的太折磨人了。

    四爷这还是衣食无忧,前前后后都有人伺候的。

    想想那些寒门学子,恐怕更不好过。

    傅临安在家待了一天,十二日的时候,便又动身去贡院了。

    他这一走,整个傅家上下的心也跟着他去了贡院。

    但是没办法,士农工商,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得吃得了这种苦。

    第二场入场的检查和第一场不遑多让,傅临安进了号房的第一件事,便是将风炉点上了。

    第二场是五经题,题目是“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厥贡璆铁、银镂、砮磬、熊罴、狐狸、织皮。吉日为戊。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屈建、蔡公孙归生、卫石恶、陈孔奂、郑良霄、许人、曹人于宋。襄公二十有七年。命大师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之所好恶。”

    这是一道截搭题,第一句“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出自《易经》,第二句“厥贡璆铁、银镂、砮磬、熊罴、狐狸、织皮”则是出自《尚书.禹贡》。

    第三句“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屈建、蔡公孙归生、卫石恶、陈孔奂、郑良霄、许人、曹人于宋。襄公二十有七年。”出自于《左传.襄公》。

    而最后一句“命大师陈诗以观民风,命市纳贾以观民之所好恶”却是出自《尚书.大传》。

    这样的截搭题前言不搭后语,偏偏还要求举子们将其联系起来,并作文。

    傅临安沉思良久,终于提笔在稿纸上先拟了一篇,确认无误之后,才缓缓誊抄到卷子上。

    会试结束后,其中有一项流程便是核对稿纸和卷子上的内容。

    傅临安审题用了半天,等到他将考题誊抄完毕,考场上已是灯火通明了,他将卷子放在号房窗口前,这才站起身,用风炉煮了点东西吃。

    第二场考完出来,流泉便匆匆迎上了道:“刚刚闳三爷被人抬出来了。”

    傅临安大惊:“什么?”

    等到他回了傅家,傅老太太便连忙拉着他左看右看,一口一个心肝肉受苦了。

    惹得傅延礼忍不住道:“娘,但凡参加科考的学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其实他更想说的是,他当时也是这么过来的,怎么不见老娘这么心疼他?

    傅老太太也不理他,只是拉着傅临安的手抹眼泪。

    后来傅临安才知道,因为韩闳毅被抬出来的消息,所以傅家人都吓了一跳,生怕他也受不住。

    按例又请了大夫过来诊脉,没什么大碍。

    傅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放傅临安回去休息了。

    回了房,莳七细细跟他说了韩闳毅的事,原来第一场考完,他就已经受了寒,在家吃了一天药,谁都劝不住,第二场撑着去了。

    结果第二场刚考了一天,他就已经撑不住了,一头栽在案上昏了过去。

    但是因为贡院闭门,只能等所有举子们都考完才能放人。

    所以韩闳毅就被带去贡院的房间,有大夫看着,虽然开了药,但是还是昏昏沉沉的。

    一直到所有举人都考完,贡院开门,韩闳毅这才被兵士抬着出来了。

    韩家的马车等在外头,连忙带着韩闳毅回了韩家。

    傅家听说了消息,便遣人去问问,说是韩闳毅已经烧糊涂了,迟迟不醒,也迟迟不退烧。

    消息传回傅家,傅老太太吓了一跳,就一直担心傅临安是不是也受了寒。

    讲到这里,莳七忍不住惋惜道:“闳三爷看来是不会去第三场了。”

    十年苦读到今朝,临了却大病了一场,实在是叫人可惜。

    傅临安一面喝着她喂到嘴边的姜汤,一面颔首:“看来他只能等下一次了。”

    伺候着傅临安睡下后,莳七才坐在一旁看着他出神。

    第三场考试,韩闳毅果然没去,傅临安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他和闳毅是做不成同年了。

    第三场考的是五道策论题,在会试前,傅临安做的最多的便是策论。

    他仔细看了看题目,分别是,“《易》有先天后天,如何分判?”

    “修史之难,莫如表、志。”

    “教化之兴,由于学校。”

    “《周礼》大司马之军,有军、帅、旅、卒、两、伍之名。”

    “货布刀泉,起于上古,权衡百物。”

    傅临安一看见题目,心中顿时一阵欣喜,五道策论,其中有三道都是以前老师和他谈论过的,他甚至写成文,老师也帮他修改批注过。

    只是这三道题里有一道,还是三年前做的,他已经有些模糊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文思泉涌。

    及至傍晚的时候,傅临安正要点灯,却隐隐听到外头风声呼啸,以及雨点落在房顶上的声音。

    他忍不住蹙眉,心中腹诽,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的号房漏雨,连着考了两场都顺风顺水,偏偏最后一场开始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