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章 画中娇(十)
    傅临安虽然心里早有一定会中的准备,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他竟也是紧张的手心直冒汗。

    前堂聚着一家人,就连大房额来了,全家人聚在一起说话,可是气氛还是紧张的不行。

    傅临安干脆躲进了书房,眼不见心不烦。

    “中了!中了!”管家和流泉自二门外便开始高声大喊。

    眼下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了,一家人纷纷涌了出去,拉着跑的气喘吁吁的管家和流泉就问:“中了第几名?”

    管家到底年纪大了,双手搭在膝盖上,弯着腰不住喘着粗气。

    “第……第……”

    说了半天愣是没说出来,一家人急得不行,傅老太太更是急得猛地将拐杖敲在地上:“第几名你倒是说啊!”

    “第一名!四爷考中了第一名会元!”流泉喘着粗气连忙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狂喜,傅老太太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好好好!太好了,第一名会元!”

    周氏顿时喜极而泣,转身对身后的丫鬟道:“快去叫四爷过来。”

    丫鬟赶到的时候,傅临安已经听说了自己高中第一名会元的消息,早有小厮跑过来告诉他了。

    故而此时,他已经稍显镇定了。

    傅临安低眸理了理衣袍,才道:“去前堂。”

    小丫鬟跟在他身后,心中暗道,四爷当真是镇定,这都高中第一名会元了,还不紧不慢的。

    天知道傅临安现在的手都在抖。

    他想过自己会考中第一,但是想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在做梦。

    毕竟各地的解元加起来这么多人,再加上上次未考中的,他虽然是个苏府解元,可还是忐忑的。

    到了堂屋,傅临安便被团团围住了,皆是贺喜声,最高兴的莫过于傅老太太和周氏两人了。

    “老奴好不容易挤到榜前,想着老太太此前的嘱咐,便没往前头看,直接看了中间和后面,可是看到最后都没有四爷,老奴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心想这回去可怎么交代,老太太和夫人定要失望了,人越挤越多,老奴便被挤了出来。”管家兴致勃勃的讲着看榜经过。

    因为傅临安自考场出来大病一场,故而家里人都觉得他考不中了。

    傅老太太更是特意嘱咐管家,看榜的时候,尤其是后面,一定要仔仔细细的看,一个名字都不要漏了。

    一家人听得津津有味的,“后来呢?”

    “老奴失魂落魄的靠着墙,心想流泉这小子怎么还不出来,就这个时候,老奴听到有个人喊,中了!中了第一名会元,当时所有看榜的人都朝那人看去,老奴也看了过去,老太太猜怎么着?喊的人正是流泉那小子!”

    讲到这里,众人都朝流泉望去。

    流泉嘿嘿一笑:“小的不甘心,便又从榜首开始看,没想到排在第一个就是四爷!”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一时间,整个傅家上下都是一派喜气洋洋之色。

    傅老太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连声道:“好好好!这可是大喜事,全府上下都有赏,这个月月俸多发两倍,另每人再赐盘喜糕!”

    “多谢老夫人赏。”堂屋的下人们纷纷行礼拜谢。

    傅临安站在莳七身边,悄悄握了握她的手,瞧见她抬眸朝自己笑了笑,复又低下了头。

    他顿时有些奇怪,怎么觉得婳儿有心事?

    来不及询问,傅宅外头已经放了鞭炮。

    又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大门外传来了喜庆的敲锣打鼓声。

    是官家报喜的来了。

    傅临安走出去的时候,第一批报喜的人已经笑着围了上来,声音洪亮的恭喜着:“恭喜贵府傅老爷甲辰年四月十五日高中会试第一名会元!”

    此时傅宅的广梁大门上的报贴已经拉了起来,上书“捷报贵府老爷傅讳临安高中甲辰年会试第一名会元。京报连登黄甲。”

    热闹非凡的敲锣打鼓声早已吸引了不少人围观在门前。

    管家笑眯眯的撒了喜糖喜钱,不少人都纷纷蹲下捡起,家中有读书的孩子,都希望能沾沾喜气。

    第一批报喜的差役刚领了喜钱,被管家领进去款待,第二批报喜的惹也到了。

    吹吹打打的,好不热闹。

    等到第三批报喜的差役被安排好之后,傅临安心里一阵恍惚,原来真的是高中第一名会元了。

    傅临安考中第一名会元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京城。

    与傅家相熟的人家纷纷遣了人过来道喜,当日,傅家门前车马络绎不绝,几乎快将门槛踩塌了。

    韩闳毅也特意登门道贺,傅临安本是怕他心里想不开,没想到此次来拜访,韩闳毅竟是显得稍微放下了心结。

    只是说着话,韩闳毅忍不住叹息:“就是对不住琏儿。”

    傅临安连忙安慰他,韩闳毅忍不住笑道:“瞧我,今日明明是来向你道喜的,怎么反倒是让你安慰我了。”

    言罢,两人相视一笑,此前的心结就此消散。

    等到日暮西沉,兵荒马乱的一天终于快要过去了。

    送走了贺喜的人之后,傅临安才将流泉叫到书房。

    流泉后来又去了一趟杏榜,彼时看榜的人已经散了,倒是还有一两个落榜的外地举子还待在原地不肯走,痛哭流涕,看了叫人心生怜悯。

    他按照傅临安的吩咐,将杏榜上相熟的名字和名次都抄了下来。

    傅临安接过稿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陈元青也高中了,名列杏榜第十八名贡士。

    这个名次倒是让傅临安有些没想到,他以为陈元青最次也该在前十才对,可是转念一想,考试时并非只有学识这个因素,还有身体、天气、运气等等。

    晚上,傅临安回了莳七的屋子。

    洗漱完毕,待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拥着她,轻声道:“我瞧见你白日里,似乎有心事的样子,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莳七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傅临安笑了笑,低眸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说好彼此都不隐瞒的,你忘了?”

    莳七双唇微抿,眸光怔忪,半晌才小声道:“十年寒窗苦,现在你终于高中了,我是真的很高兴,高兴四爷这么多年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可是……”

    “可是什么?”傅临安问。

    “再也没有理由不让娘塞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