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零一章 画中娇(十一)
    傅临安闻言,先是一怔,旋即笑了笑,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莫怕,我自会去和娘说的。”

    莳七强忍着心底的涩意,抬眸对他微微一笑:“好。”

    翌日,京城坊间的小报已经登出了昨日放榜时的名次,傅临安便让流泉去买了一份回来。

    他细细的看着小报,上头非常显眼的便是他这个会元的名字。

    傅临安着重看了一下前十名,心中大概有了数,会试前十名,除了他、陈元青还有第七名曹休明尚且年轻,都是二十出头,其他人都早已过了三十。

    殿试的日子是四月二十一。

    在此之前,傅临安这些新晋贡士,还要在十九日的时候,去一趟保和殿,参加礼部住持的复试,只有通过了礼部的复试,新晋贡士才能顺利参加殿试。

    殿试没有主考官,皇帝就是主考官。

    所以新科进士又称天子门生。

    复试结束后,礼部还将他们新晋贡士留下,详细教导了殿试那天的礼仪。

    回到家的时候,傅临安累得已经不想说话了。

    殿试那天是个晴好的天气,阳光和煦,如碎金一般洋洋洒洒的铺了满地。

    殿试依旧是设在保和殿举行。

    莳七送着傅临安出了二门,然后一颗心再次悬了起来。

    傅临安和其他贡士们,跟着宦官进了保和殿,紧接着便是点名、散卷、赞拜、行礼等一系列的流程,傅临安这才来到了自己的书案前。

    他沉沉吐出一口气,紧接着看卷子山的内容。

    殿试只考策论,也只有一道题,他仔细看了一遍,题目是“问帝王之政与帝王之心”。

    傅临安心中一紧,这道题不算难,但是不好答,这个题目非常明确,就是要求答卷人站在帝王的立场上,回答如何执政和用什么样的思想指导执政的问题。

    其实他们这些读书人,最常做的事就是办文会,聚在一起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对当朝者的各项举措发表看法。

    文会期间,他们也会相互交换意见。

    加之他们能考中贡士的学子,对朝堂和天下民生定是熟稔在心的,要答一篇这样的策论并不难。

    难就难在,如何在千篇一律的策论中脱颖而出,即能一针见血的道出根本,又要讨得圣上的欢心。

    傅临安缓缓的研磨,心里细细思量着该如何答题。

    此时,圣驾到了。

    皇上是下朝之后赶过来的,毕竟殿试要足足考满一整天,皇上也不会在这里陪着他们待上一天。

    待殿内所有人纷纷跪下,山呼万岁之后,傅临安又坐回了书案前答题。

    心中打好腹稿之后,傅临安这才提笔开始答题。

    “臣对:臣闻帝王之临驭宇内也,必有经理之实政,而后可以约束人群,错综万机,有以致雍熙之治;必有倡率之实心,而后可以淬励百工,振刷庶务,有以臻郅隆之理……”

    他最主要阐述了要“立实心”、“举实政”以及“以实心行实政,因以实政致弘勋”的关系。

    何谓“实政”?

    傅临安缓缓落笔,即“立纪纲,饰法度”,就是建立典章制度,整顿法制,以法治国。

    何谓“实心”?

    即“振怠情,励精明”,也就是使懒惰懈怠的人精神振作,使精明强干的人更加勤奋勉力。傅临安还主张两者结合并用,互相补充。

    同时他提出,“以激浊扬清,重私侵之罚,清出之籍,妄费不可不禁也,犹然冒费者,罪勿赦也。”即对浪费、侵吞国家资财的贪官污吏要严加惩罚,要没收他们的财产,直到法律制裁。

    傅临安还强调“立实心”、“举实政”的过程中,必需从皇帝、朝廷做起,“首于岩廊朝宁,散于诸司百府,暨及于郡国海隅”,由上及下,为臣民树立榜样。否则,“我欲则责之臣,臣已窥我之怠而效仿之;我欲求之民,民已窥我之疏而私议之”,是决不会有成效的。

    “天民说”,是我朝传统文化中“民本”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傅临安认为,皇帝“所司之职,则曰天职;所治之民,则曰天民。”既是“天职”,皇帝就必须尽职,否则,就是对天不忠。既是“天民”,皇帝对人民就必须爱护,否则,就是违背天意。

    就在此时,他听到脚步声自身后传来,傅临安心中一紧,手有些颤抖。

    他立刻强制自己轻吐出一口气,旋即继续自己的思路答题。

    脚步声在他身侧停了下来,他的余光瞥见一双明黄色的鞋子。

    傅临安牙关咬紧,强迫自己镇定,他身形岿然不动,笔尖的字迹依旧流畅稳定。

    隐约之间,他似乎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嗯”,旋即脚步声便走远了。

    傅临安这才舒了口气,这还是他头一回和皇帝这样近距离,没了皇帝无形的威压,傅临安写的更快了。

    “一法之置立,曰吾为天守制,而不私议兴革;一钱之出纳,日吾为天守财,而不私为盈缩。一官之设,曰吾为天命有德;一奸之锄,日吾为天讨有罪。盖实心先立,实政继举,雍熙之化不难致矣,何言汉宣哉!臣不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战栗陨越之至。臣谨对。”

    待最后一个字落下,他才发现自己手腕竟是酸的不行。

    现在已是下午,他仔仔细细过目了一遍草稿,确保避讳的避讳,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这才缓缓在卷子上誊抄。

    誊抄的字迹就比打草稿的字要更显漂亮了。

    待誊抄完毕,傅临安放下笔,才发现殿中贡士们已经走了大半。

    他目光不敢乱看,只得示意小太监,自己要交卷。

    出了保和殿,傅临安看着外头的夕阳,平生头一回觉得夕阳是这样惊艳。

    出了宫门,外头候着的流泉立刻迎了上来,傅临安的脸色看不出情绪,却是透着疲惫。

    流泉也不敢多问,只是请他上了马车,然后赶回傅家。

    傅延礼已经散了馆,听说他回来了,有心拉他过去问问殿试的情况,但是又听流泉的回禀,犹豫片刻,还是周氏劝着明日再说,且让临哥儿歇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