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零九章 画中娇(十九)
    昕哥儿奶气未脱的声音一字一字的跟着念着。

    傅临安眼底掠过一丝赞赏,寻常的孩子,总要老师念上四五遍才能跟着一字不差的念出来,但是昕哥儿一遍即可,这孩子是难见的聪慧。

    一旁的温栗脸上满是笑意,看得出来对昕哥儿十分满意。

    傅临安自然抬头对温栗道:“恭喜岳父大人。”

    下学的时候,傅临安认真的将昕哥儿的书包翻转过来,并将他的字版放回翻转过来的书包里。

    苏州人将一个读书人飞黄腾达称之为“书包翻身”,傅临安此举便是寓意昕哥儿以后必会高中。

    临出书房时,傅临安还把粽子盘里的那颗四方印粽捧了回去,这是期望昕哥儿将来手里能抓着一个印把子的意思。

    傅临安只负责昕哥儿的破蒙,在这之后,无论温家是请了西席回来,还是温栗亲自教授。

    临回吴县之前,姜氏请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子回来。

    莳七才知道,这便是姜氏口中的陶娘子了。

    陶娘子替莳七诊了脉,姜氏便在一旁看着,陶娘子脸色不太好,姜氏和莳七都有些紧张。

    “夫人身子没什么问题。”

    这话一出,姜氏立刻就愣住了。

    所以原因不在静好的身上?

    既然没什么问题,陶娘子也就没开方子。

    回吴县的路上,傅临安察觉到莳七心事重重的,遂轻声问道:“怎么了?”

    莳七低眸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有些不舒服。”

    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吴县,傅临安又开始忙了起来,无论是应酬还是去府学教书,他在家的时间却是少之又少。

    莳七作为本朝第二个连中三元的状元夫人,自然也收到了很多聚会的邀帖。

    莳七去了几个,便推脱不肯再去了。

    约莫着是在临回京城的前五天,三奶奶来了莳七的院子。

    莳七当时正在房中看书,听闻清秋进来通禀,心里有些微疑,可还是让人将三奶奶请进来了。

    三奶奶进了门,清秋便奉茶请她坐下。

    莳七面上带笑的放下手中的书,轻声道:“三嫂来了。”

    三奶奶的目光落在莳七先前看的那本诗集上,不由笑了笑:“七弟妹到底是状元夫人,打发时间都和咱们不一样。”

    莳七笑道:“三嫂说笑了。”

    三奶奶笑眯眯的和莳七拉着家常,莳七也只能应付着。

    也不知为什么,聊着聊着,莳七便觉得身子有些发懒,她往身后的迎枕上靠了靠,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听三奶奶说话。

    莳七有些神游,自然也没注意三奶奶怎么说着说着,声音便有些哽咽。

    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三奶奶已经拿着帕子掩唇啜泣起来。

    “七弟妹,三嫂是真羡慕你,瞧七弟对你这样体贴……”

    一旁的曹嬷嬷给莳七使了个眼色,莳七强打起精神,估摸着道:“三嫂莫要难过了。”

    三奶奶哀怨的落泪:“我也想为三爷传宗接代,可这肚子不争气,嫁进来这么多年,只得了两个姐儿。”

    莳七顿时明白了,她心中有些纠结。

    难道是因为她嫁给傅临安三年没有孩子的原因吗?

    怎么孟琏和她说这个,现在三奶奶也和她说这个?觉得同病相怜,引为知己?

    孟琏到底还是和她关系好,说这个也没什么。

    但是三奶奶和她,也不过认识不多久啊……

    心中虽是这么想着,莳七还是轻声宽慰她:“三嫂还年轻,和三哥也是琴瑟和鸣,子嗣上不用太过于担忧的。”

    “可是我这心里苦啊。”三奶奶还是哽咽着,“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药,寻了多少生男偏方,都一点消息没有,母亲前些日子还说要将她身边的宝盈给三爷做通房。”

    莳七心里尴尬,这怎么说也是傅临安三哥房里的事,她就算有话,也不好说啊。

    她有些头疼,怎么平日里三奶奶看着挺能说会道的一个人,今日便一改常态了呢?

    三奶奶似乎还没意识到这点,依旧和莳七诉苦。

    那边厢,傅临安从外头回来,正要进院子,却被一个小丫鬟拦住了,小丫鬟有些眼生,傅临安一时想不起来她的名字。

    不过这里是傅家老宅,除了他们从京城带来伺候的下人,老宅也安排了一部分下人来伺候。

    “七爷,三奶奶在里头呢。”

    傅临安闻言,便停住了脚步,既然三嫂在,他现在过去也不太好,便打算去书房坐坐。

    小丫鬟笑道:“七爷,奶奶让我告诉您,书房前些日子发现漏雨,今儿个天晴,府里便着了小厮去修缮了。”

    傅临安微微颔首:“我知道了。”

    小丫鬟继续笑道:“奶奶怕您回来没地方去,便叫我在此候着,要是七爷您回来了,就叫我带您去隔壁歇着,若是您要看书,便带您去书阁。”

    “如此,那便去书阁吧。”

    傅临安跟着小丫鬟去了书阁,此处静谧无人。

    书阁说是书阁,其实就是临水修建的一座楼阁,仅有两层,第一层两面开窗,两面开门,四面景致皆不相同。

    第二层安放着一张书桌、一张画案、一把古琴,三处落地书橱,临窗设了棋桌和两张方凳。

    二层的里间设了一张软榻,可供休息。

    傅临安上了二楼,小丫鬟奉了茶上来后便下去了。

    他坐在棋桌前,手里拿着一本从书橱上抽下来的棋谱,摆了一盘残局沉思起来。

    约莫着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小丫鬟上来了:“七爷可要添些茶水?”

    傅临安转眸看着已经被自己饮尽的茶盏,微微颔首,小丫鬟替他添了茶后又下去了。

    大约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傅临安隐约听到楼下悉悉索索的声音。

    紧接着,他便听到有人上楼来的脚步声了,步履轻盈,像是个女子。

    傅临安抬眸,果然瞧见一个身穿水红色百褶裙的少女脸色微红的站在楼梯边上。

    她眉眼间流动着熠熠的神采,一双杏眸含俏含笑,似乎没料到楼上有人,此刻双手正扭捏的扯着帕子。

    半晌,傅临安才听她轻声道:“我……我来找本书。”

    傅临安眸底闪过一丝狐疑,还未待他开口,少女已经走到了书橱前,自顾自的找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