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章 画中娇(二十)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是不太好,傅临安心中这样想着,将手中的白子放回棋笥中准备离开这里。

    少女虽然在侧身找书,可是眸光却是有意无意的朝他看来。

    傅临安站起身,却忽然觉得一阵晕眩,身子摇摇晃晃,险些栽倒在地。

    少女惊呼一声,一张俏脸上满是担忧:“公子你还好吧?”

    傅临安双手撑着棋桌,眼前竟是渐渐重影起来,他身子摇摇欲坠,脚下仿佛踩着棉花一般。

    少女连忙走到他身边:“公子,我扶您坐下吧。”

    言罢,她柔软的身子便贴了上来。

    少女身上的幽香充盈在傅临安的鼻息间,也不知为何,他下身竟是猛地窜起一股子燥热。

    傅临安眸光渐渐阴冷,他猛地甩开少女的搀扶,声音中蕴着薄怒:“滚开!”

    少女被他推倒在地,眼中打转着泪水,期期艾艾道:“公子,我好心扶你坐下,你怎么……怎么这样?”

    傅临安强撑着清醒,厉声道:“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派来的,回去告诉派你来的人,若不想撕破脸皮,最好熄了这等腌臜的心思,还不快滚!”

    少女听了这话,反倒是不哭了。

    她缓缓站起身,眸光含情的看着他:“意柳心慕七爷已久,七爷若是不肯收了意柳也罢,意柳只想能伺候七爷一回。”

    言罢,她素手轻抬,缓缓解开裙上的丝绦。

    梁意柳褪去身上的衣裙,只着了肚兜亵裤站在傅临安面前,她赤着脚向前走了两步,抬手轻轻推了一下傅临安,他便浑身无力坐回方凳上了。

    不成功便成仁。

    哪怕给状元郎做妾,也好过给个天阉做妻。

    傅临安眸底闪过一丝杀意,他冷笑一声:“本看你是弱女子,想放你一马,但是你自己不要脸皮,我又何必替你兜着。”

    三奶奶终于走了。

    莳七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她斜斜的靠在迎枕上,长叹了口气。

    抬眸瞧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已是夕阳西下之时。

    “四爷怎么还不回来?”莳七转眸看着正在点蜡烛的清秋。

    清秋也有些纳闷:“我方才还瞧见流泉了呢,他说四爷早就回来了。”

    莳七闻言,坐起了身子:“流泉回来了,四爷却不见了?”

    傅临安身边一般都有流泉跟着,只有偶尔需要流泉跑腿的时候,他身边才可能没人。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外头一阵喧闹。

    清秋抬眸瞧了一眼外头:“我出去看看。”

    还未待她走出去,曹嬷嬷已是从外头进来了,脸上神秘兮兮的:“隔壁藏书阁被捉歼了。”

    莳七大惊:“什么?”傅临安迟迟不归,她这心里总有些七上八下的。

    现在一听说藏书阁捉歼了,鬼使神差的,她竟是想到了他头上。

    “三奶奶从咱们院子回去,路过藏书阁,说是掉了帕子,就让小丫鬟回来找,她便带着下人进了藏书阁等,就听到楼上有动静,就是那种动静!”曹嬷嬷唾沫横飞的说着。

    莳七听了个大概,大体经过就是三奶奶听见动静后,就让自己的嬷嬷上去看看。

    嬷嬷上去了,下来和三奶奶说了什么,三奶奶登时脸色就变了。

    没想到二.奶奶此时正巧带着人过来,看见藏书阁一楼的三奶奶,就进去打了个招呼。

    这下二.奶奶也听到了二楼的动静。

    “您猜怎么着?楼上被捉的女子正是三奶奶的庶妹!”

    莳七心跳极快:“那男人可知道是谁?”

    曹嬷嬷摇了摇头:“倒是没瞧见是谁。”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让清秋出去寻个人来问问。

    梁意柳脸色煞白的看着眼前正被两个婆子押着的男人,如五雷轰顶一般。

    不是……不是状元郎吗?

    怎么变成独眼小厮了?

    三奶奶气得浑身发抖,二.奶奶唇角上扬,似笑非笑对身旁的丫鬟道:“去将藏书阁外的人都撵走,这件事不许外传!”

    说是这么说,可是眼下可不止一两个人看见了梁意柳和独眼小厮的歼情。

    更何况二.奶奶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她可乐得看见三奶奶作茧自缚。

    她就是故意的。

    那些外头围观的下人,也是她安排的,谁叫她得了梁意柳在藏书阁偷人的消息呢!

    三弟妹让她的庶妹住进府里,她早猜到了安的什么心思。

    说实话,那种心思,谁都有过,谁不想和状元郎拉近关系?

    可她刚跟二爷说了,二爷就斥责她头发长见识短。

    二爷说让她少招惹傅临安,还说傅临安和温静好成亲三年,虽然没有子嗣,可却不曾纳妾,感情也一直很好,这已经说明问题了!

    当时二.奶奶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心里对温静好是又羡慕又嫉妒。

    还是二爷想的明白。

    不然她现在可能也想帮自家妹子引见给傅临安,心思谁都有。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三奶奶竟然敢用那样腌臜的手段。

    也是自作自受吧!

    清秋回了院子,关上门小声道:“是个马房喂马的小厮。”

    莳七顿时松了口气,紧接着又狐疑道:“马房喂马的小厮怎么会跑到后院来?”

    “这就不知道了。”

    莳七沉吟片刻又道:“那小厮长得如何?”

    清秋不解她为何这样问,不过还是道:“听说是个独眼,长得不太好。”

    三奶奶是商贾嫡女,家里有钱却没什么地位,所以才嫁给了傅家庶子当正妻,听说当时陪了不少嫁妆。

    毕竟傅家大老爷中了举人后,就找了关系去外县当县丞了,而二老爷则是在吴县县学做教谕。

    论起来也是个官宦人家。

    三奶奶的庶妹和一个相貌丑陋且独眼的马房小厮偷情?

    这莳七若还是想不明白,她就真的白活了。

    怪道三奶奶今天下午一直拉着她诉苦,原来后招在这里呢!

    自然不是她自作多情,而是傅临安这样的相貌和地位,总有些想不开的苍蝇想凑过来。

    回到傅家老宅已经二十五天了,她就已经打发了几个存了这种心思的丫鬟。

    得知傅临安没有中招,莳七也是长舒了口气。

    但是眼看着天色渐晚,院外的动静已经没了,可是还不见傅临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