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画中娇(二十一)
    及至月上柳梢,还是不见傅临安的踪影。

    莳七急了,先让清秋把流泉带过来问话,她仔细问了流泉几个问题,流泉也认真回答了。

    原来今日下午申时的时候,傅临安就带着流泉从外头回来了。

    只是刚过二门的时候,他忽然想起莳七给他的香囊落马车上了,便让流泉去取,自己则是奔着莳七的院子来了。

    清秋又找了几个下人过来询问,得知傅临安在进院子之前,被一个小丫鬟带走了。

    也有人说看见傅临安往湖心亭的方向去了。

    前往湖心亭,势必要路过藏书阁。

    莳七心一沉,她果然猜得不错。

    如果说此前只是猜测,现在便是证实了她的猜想。既然傅临安没有中招,那么他现在到底去了哪里呢?

    “清秋,伺候我穿衣,我要去找大伯娘。”

    整个傅家老宅都知道傅临安不见了的消息,大夫人提了好些个丫鬟婆子去问,得到的也不过是和莳七一样的消息。

    如此一来,三奶奶的事,便纸包不住火了。

    尤其是这些内宅夫人,更是早在梁意柳的事捅出来之后,便猜出了是三奶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只是现在这都不是最要紧的。

    最要紧的是傅临安在府中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了。

    老宅的所有主子们都聚在一起,命令丫鬟婆子小厮们满府的找傅临安。

    可是找到了后半夜,下人们都找的精疲力尽,也没找到傅临安。

    傅临安这个人,就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堂堂朝廷命官,怎么能说不见就不见呢!二老爷急得嘴上都起了泡,他转身回了书房,将小儿子和小儿媳妇拎过来好好问了一通。

    三奶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说不知道,二老爷气得摔了杯子。

    “都是你干的好事!”

    畅三爷在一旁不吭声,忽然间,他狠狠一脚踹在了三奶奶的肚子上,将她一脚踹倒在地。

    “去问问你那个水性杨花的好妹子!”

    三奶奶捂着肚子,痛得几乎站不起来,待她好不容易站起身,却忽然觉得身下一热。

    三奶奶滑胎了。

    询问梁意柳的任务,就落到了二.奶奶的头上。

    梁意柳神思恍惚的摇头:“我也不知道,本来确确实实是状元公,后来迷迷糊糊的,我就被抱着上了软榻,再后来就被你们撞见了。”

    二.奶奶面露鄙夷,但是梁意柳反反复复也就是这几句。

    她见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好作罢。

    眼瞅着天都快亮了,还是找不到人。

    大夫人和二夫人就劝着莳七去休息,他们会让下人继续找的,不止府里,府外也去找。

    莳七本是不肯,可是她精神却是真的不太好了。

    曹嬷嬷扶着她回了院子,伺候着躺床上等消息。

    莳七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的,可是恍恍惚惚的,她竟是睡着了。

    曹嬷嬷和清秋眼见着莳七睡着了,便带上门出去了。

    清秋让曹嬷嬷也去歇歇,自己留在外间候着,曹嬷嬷到底年纪大了,近一夜未眠着实受不住,便回房了。

    天亮了,清晨的露水从青翠欲滴的枝叶上缓缓滑落,朝霞点缀着黎明,流光溢彩的,宛若织女织出的锦缎。

    “走……走水了!走水了!”一个躲懒了一夜的婆子,从假山里钻出来的时候,却正瞧见前面的院子冒着滚滚浓烟。

    她这一喊,顿时引来了不少丫鬟和婆子。

    “那不是七奶奶的院子吗?”其中一个小丫鬟惊恐的道。

    婆子一拍大腿,反应了过来:“对对!是七奶奶的院子!快,你们去救火,我去找大夫人!”

    正房的大夫人刚刚阖眼不久,就听到丫鬟的声音:“夫人不好了,七奶奶的院子着火了!”

    大夫人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丫鬟连忙上前伺候她穿衣洗漱,大夫人眼底布满了红血丝:“怎么临哥儿还没找到,他媳妇儿就出事了!”

    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待到大夫人匆匆赶到的时候,各房的人也都来了。

    前方一座被大火吞噬的院子,通红的火光几乎染红了天际,乌黑的浓烟冲破火光而上,空中还传来噼里啪啦声。

    大老爷尚且远在山东,二老爷自然就要担起一家重责,人家新科进士回乡祭祖,都是捧着哄着。

    怎么到他们家,就接二连三的出事!

    曹嬷嬷跪在地上哭天抢地:“姑娘啊!你可不能出事啊!你要是出事了,老奴可怎么办啊!”

    大夫人被她吵得脑仁涨得一跳一跳的疼。

    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转身问二老爷:“二叔,现在可怎么办?总得有人进去把温氏救出来吧!”

    二夫人也看向二老爷,二老爷也急得不行。

    眼下各房各院能用的丫鬟婆子和小厮都来救火了,可是却找不到人进去把七奶奶救出来。

    毕竟七奶奶身份摆在那里,小厮什么的是万万不能进去的。

    曹嬷嬷一听这话,登时就没了声音,也不再哭了,生怕大夫人让她进去。

    大夫人身边的金嬷嬷道:“老奴去吧。”。

    二老爷和大夫人对视了一眼,大夫人有些不舍,可是大局为重,她还是同意了。

    就在金嬷嬷披着湿漉漉的斗篷冲进去时,她似乎听到外头的喧闹声:“七爷!是七爷!”

    没有人注意到傅临安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但是当有人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随着金嬷嬷冲了进去。

    “婳儿……婳儿别怕……”傅临安面容憔悴,口中喃喃着冲在了金嬷嬷前面。

    莳七恍惚之间仿佛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莳七……莳七……”

    可是真奇怪,她不是应该叫温静好吗?怎么会有人喊莳七,她却觉得是在叫她呢?

    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怎么也走不出去。

    就在此时,她眼前出现了一个身披斗篷、整张脸都隐在斗篷那宽大帽檐的人。

    “快跟我走。”那声音真难听,沙哑苍老,像撕扯开来的破布。

    莳七猛地甩开她的手:“你是谁?”

    “我是妩姬啊。”老者诧异了一下。

    莳七蹙了蹙眉,妩姬?好熟悉的名字。

    “我不认识你。”她道,“我要等临安回来,他已经一夜未归了。”

    妩姬声音里满是怒火:“傅临安不是好人,他抹掉了你的记忆,你赶紧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