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画中娇(二十二)
    “婳儿……婳儿快醒醒……”

    还不待莳七说话,她便隐隐听到了傅临安焦急的声音,她眼底燃起一簇希冀的光,眉目含笑:“临安,我在这里。”

    妩姬周身气场大变,她干枯如树干的手猛地抓住莳七。

    莳七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开她的手:“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

    紧接着,只见妩姬的身上渐渐现出一团薄雾,雾气越来越浓,越来越浓,直至完全遮住了她。

    莳七猛然间从梦中惊醒,就瞧见傅临安那张焦急的脸。

    “临安……”她抬手想要去摸上他的脸。

    傅临安自火场之中找到了依旧躺在床榻上的莳七,幸好大火还未烧到里屋,他看着床上眉头紧锁、双眸紧阖的莳七,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

    金嬷嬷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他:“七爷,还是先将七奶奶带出去比较好。”

    而就在此时,床榻上的莳七猛然睁开了眸子。

    傅临安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喃喃道:“没事了……没事了……”

    大火已经蔓延到了外间,浓烟几乎掩盖了三人的视线,金嬷嬷拿起房内的手巾浸湿捂在莳七的口鼻上。

    傅临安背着莳七,金嬷嬷在大火中找出去的路。

    也不知为何,方才还越烧越旺的大火,竟是渐渐变小了。

    三人从火场中逃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大夫人连忙让下人们带着傅临安和莳七去别的院子歇下。

    “夫人……”金嬷嬷见到大夫人竟是走进了她的下人房,登时吓了一跳,挣扎着就要下来。

    大夫人连忙按住了她,含笑柔声道:“嬷嬷感觉如何?”

    “大夫来瞧过了,并无大碍。”金嬷嬷护着傅临安逃出来的时候,还是被掉下来的房梁擦到了手臂,伤了好大一块,她想起了傅临安他们,连忙又问道,“七爷和七奶奶怎么样了?”

    大夫人缓身坐下:“并无大碍。”

    金嬷嬷这便放下了心:“那就好,那就好。”

    “嬷嬷如今可是傅家的大恩人了。”大夫人道。

    金嬷嬷摇了摇头:“七奶奶是七爷冒死救出来的,老奴不过是搭了把手而已。”

    讲到这里,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在火场中傅临安找到莳七时候的表现说了。

    大夫人先是一愣,旋即叹了口气,语气中溢出一丝艳羡:“温氏倒真是好命。”

    傅临安当时冒死冲进大火中的场景,只怕这辈子都要刻在她们这些亲眼所见的妇人心头了。

    温氏到底是何德何能?

    竟是得了这么好夫君,是个连中三元的状元也就罢了,成亲三年没有子嗣,夫君还不肯纳妾,就连这样的生死关头,竟也能得夫君冒死相救。

    这世道,竟当真是有这样好命的女子。

    “七奶奶该喝药了。”小丫鬟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刚说完话,便愣住了。

    眼前,七爷正紧紧的攥着七奶奶的手,一双眸子里满是缱绻,小丫鬟羡慕不已,都说七奶奶好命,她可算是见到了。

    “先放哪儿吧。”

    七奶奶都这样说了,小丫鬟之后将药碗放在了桌上。

    莳七有些赧然,小声道:“先放手吧,都看着呢。”

    傅临安充耳不闻,竟是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我不放,我怕放手你便离开我了。”

    莳七哑然失笑:“我怎会离开你呢?”

    “我差点就失去你了。”傅临安道。

    莳七面上带了几分歉意:“我也不知怎么回事,火都快烧到床边了我竟是半点都没感觉,不过……”

    讲到这里,莳七抿了抿唇,眸底隐隐有些迷茫。

    傅临安不由问道:“不过什么?”

    莳七回过神来,柔声笑了笑:“没什么。”

    她在火场中待太久了,吸了太多的浓烟,大夫遂开了个方子。

    傅临安转头对小丫鬟道:“把药端来。”

    小丫鬟连忙照做,当她把药碗端到傅临安面前时,他指了指面前的桌子:“放这儿后便退下吧。”

    待小丫鬟下去后,傅临安笑道:“吃药吧。”

    言罢,他终于松开了她的手,端起药碗,手执汤匙舀起一勺药递到她唇边。

    莳七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手中的汤匙,傅临安注意到了她的目光,遂道:“怎么了?”

    她咬了咬唇,半晌终于说出了口:“我还是自己来吧。”

    良药苦口,可是一勺一勺喂她,简直就是漫长的痛苦,还不如让她一口气将药喝完呢。

    言罢,她接过傅临安手中的药碗,犹如壮士出征般一饮而尽。

    傅临安笑了笑:“你还是一点儿也没变。”

    莳七眸光有些诧异,她自从失忆后睁开眼,吃药都是这样如牛饮一般。

    曹嬷嬷还唠叨过,哪有女子这样吃药的,还说她此前从不这样,都是小口小口的喝着,姿态万方,极为秀美。

    以至于后来吃药,傅临安要喂她,她都只能任由他一勺一勺的喂着,生怕破坏她在他心中的形象。

    这样牛饮还是头一回。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冒死救了她的缘故。

    可是,他那句“你还是一点儿也没变”到底是什么意思?

    傅临安转身拿起桌上的一盘蜜饯,然后薄唇衔住蜜饯,拥住正在走神的莳七,印了上去。

    他将蜜饯递送到她嘴里,然后探出舌尖轻轻描摹着她的唇瓣,两人缠绵吻了良久。

    书房内,二老爷和远二爷正坐着说话。

    “七弟可说昨夜去了何处?”说话的正是远二爷。

    二老爷微微颔首:“他被下了迷药,出了藏书阁后就在临水一带找了间屋子,后来便人事不省了。”

    讲到这里,二老爷还愤愤的骂了一句:“老三家的实在不能留了!我怀疑温氏院子的那把火也是她让人放的。”

    远二爷帮着劝了两句后便回房了。

    二.奶奶见他回来,遂问道:“昨个儿七弟到底去哪儿了?”

    “说是中了迷药,在临水一带找了间屋子睡着了。”远二爷有些不满,“找了一晚上,就在临水一带,你怎么做事的?”

    二.奶奶声音陡然拔高:“不可能,藏书阁就在临水一带,七弟失踪之后,临水一带我着重带人一间间屋子找的,七弟要是在那里,怎么可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