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三章 画中娇(二十三)
    “你同我说有什么用?”远二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二.奶奶登时就偃旗息鼓了,隔了半晌,她忽然道:“老三家的给七弟下的可不是什么迷药。”

    远二爷蹙了蹙眉:“什么意思?”

    “要我说,七弟莫不是去哪儿泄火了,怕七弟妹知道吧?”二.奶奶似笑非笑道。

    远二爷沉吟片刻道:“七弟若是要泄火,何不直接回弟妹那儿?何苦再跑出去?”

    二.奶奶被远二爷堵得语塞,半晌才恹恹道:“算了,反正现在七弟和七弟妹没事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傅临安现在毕竟是朝廷命官,倘若真在傅家老宅出了什么岔子,恐怕谁都脱不了干系。

    “老三家的这回也是自作自受,竟是被三弟踹的滑了胎。”二.奶奶的声音中藏着几分幸灾乐祸,她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道,“二爷,你说七弟妹院子里那把火,会不会是老三家的……”

    远二爷抬头看了她一眼:“爹似乎想让老三休妻。”

    二.奶奶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她还以为老三家的栽了,这辈子恐怕要去住佛堂了,没想到爹竟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

    远二爷瞧着她的样子,遂道:“你也不想想,老三家的把主意打到了谁的身上。”

    是啊,状元郎啊!

    七弟现在可是翰林院从六品修撰,是整个家族的荣耀。

    不过远二爷没说出口的是,他觉得传出老三要休妻的消息,恐怕梁家会自乱阵脚,到时候少不得补偿,梁家是不可能放弃和傅家的姻亲关系的。

    但是这只是远二爷的想法,他也不知道自己父亲是否也存了这样的心思。

    且不说远二爷是如何想的。

    二老爷带着一家人给傅临安好一通赔礼,当真是长辈的老脸都豁出去了。

    又在傅家待了几天,便要回京了。

    因为是翰林院给的假,半点都耽搁不得,临行前一天,曹嬷嬷清点着要带回京城的东西。

    其中不乏傅家老宅和温家塞给他们的。

    莳七临窗而坐,心里头一直在想着那个梦。

    梦里那人说,她的记忆是傅临安抹掉的,还说他不是好人。

    可是,若是连傅临安都不是好人了,这世上还有人能让她相信吗?

    更何况,他又是怎么样抹掉她的记忆呢?

    想到这里,莳七忍不住笑了笑,不过是个荒唐的梦罢了,她居然还浪费时间认真思量着。

    她回眸看着一面嘀咕,一面忙得焦头烂额的曹嬷嬷,不由莞尔一笑:“嬷嬷,要是忙不过来,便让清秋帮帮你吧。”

    言罢,她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说起来,我都好些天没看见清秋了。”

    曹嬷嬷本在清点行李,听到莳七的话,顿时一愣。

    “奶奶说什么?”

    莳七随手拿起桌上的书开始看起来:“把清秋喊来帮你吧。”

    曹嬷嬷又是愣了愣,半晌才道:“清秋……是谁?”

    她这话一出,莳七猛地抬起头,眸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之色:“清秋啊,我的陪嫁丫鬟。”

    曹嬷嬷依旧茫然,她甚至有些匪夷所思:“奶奶这是怎么了?奶奶的陪嫁丫鬟没有叫清秋的,倒是有个叫宛秋的。”

    如一声惊雷般轰然炸响在莳七的耳际,她手中的书猛地掉落在地上。

    “你……你说什么?”她满目皆是震惊,“宛秋?她是谁?”

    曹嬷嬷不说话,倒是放下手中的单子,径直走到莳七身边,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继而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喃喃道:“不热啊。”

    宛秋……

    不是清秋么?

    莳七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荒唐的念头,极快,她来不及抓住。

    她唇角无力的扯了个微笑:“嬷嬷别闹了,清秋去哪儿了?我都好些天没见到她了。”

    细数起来,似乎是自打那次大火之后,她就再未见过清秋。

    只是因为挂心她和傅临安的身体,以及这两日不停的有人来探病,还有就是临行之前各种收拾行李,她根本想不起来已经没见清秋好久了。

    屋内熏香炉中袅袅升起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莳七却觉得有什么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猛地站起身,唇角的笑意显得有些牵强:“嬷嬷,是不是清秋出事了?她是不是在大火里没救出来?你是不是怕我伤心,所以不敢告诉我?”

    她这一连串三个“是不是”已经将曹嬷嬷问懵了。

    “嬷嬷,你别吓我了,清秋是不是已经……没了?”最后两个字她说的很无力,几乎用了气声,而此时她面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牵强,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转,却迟迟不肯落下。

    曹嬷嬷眼神满是惊恐,她本能的噔噔噔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张老脸上挤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声音中满是惊惧和哭腔:“奶奶你别吓老奴啊,老奴向来胆儿小,您是知道的……”

    “那清秋呢?”莳七的泪砸在地上,几乎是厉声质问。

    曹嬷嬷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摇头,眼泪横流:“没有清秋啊!只有宛秋!只有宛秋!”

    一瞬间,莳七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离了一半,她无力的坐会榻上,怔怔道:“那宛秋人呢?”

    “宛秋回来的路上……病死了……”曹嬷嬷几乎是嚎啕大哭,在地上跪着爬到莳七脚边,紧紧抱着她的腿,大哭道,“宛秋,是不是你回来了?奶奶身子弱,你不要折腾她了,奶奶向来对你不薄啊,你投胎去吧,我一会儿给你多烧点纸钱,你不要折腾奶奶了……”

    有那么一瞬间,莳七觉得自己疯了。

    真的疯了。

    怎么会没有清秋呢?她脚上的绣鞋还是清秋纳的,她穿的里衣也是清秋做的,怎么会没有清秋呢?

    莳七怔怔的坐在榻上,任由曹嬷嬷抱着她的腿哭。

    傅临安自外头回来,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么个场景,他蹙了蹙眉,上前一把拉起曹嬷嬷:“这是怎么了?”

    曹嬷嬷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四爷……四奶奶她……被宛秋缠上了……”

    莳七抬眸怔怔的望着傅临安,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询问他:“没有清秋?只有宛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