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画中娇(二十四)
    傅临安一怔,眸底旋即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他转眸对曹嬷嬷道:“你先下去吧。”

    曹嬷嬷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转身出去了。

    待屋内只剩下傅临安和莳七两人时,他走到她身侧坐下,正要抬手将她拥入怀中,却听到她平静的声音:“我做梦了。”

    傅临安轻声道:“梦到宛秋了?”

    “梦里有个老者。”莳七目光直视前方,静静的道。

    他轻抚着她头发的手微微一顿,片刻才笑了笑道:“婳儿,你受惊了,需要好好休息。”

    莳七忽然转眸看着他:“我是怎么失忆的呢?”

    傅临安薄唇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轻声安慰:“婳儿,不要胡思乱想了,如果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

    “可是我想记得。”她打断了他的话。

    傅临安眸光渐渐深邃,大掌轻抚着她的发:“好,一定会想起来的。”

    莳七乖顺的被他轻拥在怀里,她的脸颊轻轻贴在他的胸膛上,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是半点感受不到他的心跳。

    她想要更确认一点。

    她的手顺着他的衣裳正要心口摸去,可是就在她快要摸到他心口的时候,他的大掌猛地捉住了她。

    傅临安低眸含笑道:“有些痒。”

    莳七也扬唇笑了笑,不过却没再继续。

    临行前,大夫人听说了莳七被邪祟冲撞一事,遂将自己那开了光的镯子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菩萨会护着你的。”

    莳七低眸笑了笑:“静好多谢大伯娘。”

    告别了傅家人,傅临安和莳七等人正式踏上了回京的路途。

    莳七临窗而立,目光落在外头那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自那日之后,她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如果你怀疑,身边最亲近的人为你虚构了一个人生,你还能相信谁?你看到的世界,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更何况是别人要你看的。”

    她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可是自那日后,便反反复复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有些东西确实是不一样了。

    至少于她而言,她开始怀疑周围的一切。

    明明是活生生的清秋,却在某天说没就没了,她生活过的痕迹像是被什么彻底抹掉了一般。

    她甚至后来试探着问过曹嬷嬷,她的鞋袜,她的里衣,是谁帮她做的呢?

    曹嬷嬷道:“宛秋。”

    又是宛秋!

    就好像,清秋根本不存在一样,她有时候也恍惚了,难道真是她出现幻觉了?

    可是每当她冒出这样的想法,她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梦,那个有着沙哑嗓音的老者。

    所有人都以为莳七恢复如常了,曹嬷嬷甚至还谢天谢地的说什么宛秋终于不再折腾奶奶了之类的话。

    可是她却知道,她心里这颗怀疑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且逐渐壮大。

    在回程的路上,莳七某天闻见饭桌上的鱼汤,便忍不住干呕,曹嬷嬷却是一脸欣喜的望着她。

    莳七一脸茫然。

    待船上的大夫诊完脉后,同样是一脸喜色拱手道:“恭喜夫人,夫人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一个月?

    莳七怔怔地摸着自己的小腹,她心情有些复杂,她盼了这么多年的孩子,竟然出其不意的来了。

    曹嬷嬷笑得一双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她一面大夫赏钱,一面送他出去。

    “太好了,真是老天爷开眼,奶奶终于有身孕了,这下回京城去,夫人不会给姑爷塞人了。”曹嬷嬷整个人很是兴奋,几乎坐不住,连忙安排着接下来对莳七的特殊照顾。

    傅临安从外头回来,就看见下人们各个都是喜上眉梢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了?”他不由问道。

    曹嬷嬷笑眯眯的看着他,却不说话,而是又转头去看莳七。

    莳七回过神来,面上满是笑意:“临安,我们有孩子了。”

    傅临安一怔,旋即疾步走到她身边,眼底满是狂喜:“真的?”

    莳七含笑点了点头。

    傅临安的手想要摸上她的小腹,却在她肚子前一寸之地停住了,他忽又收回了手,两手搓着,面上有些无措。

    莳七笑着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一旁的曹嬷嬷和小丫鬟早就笑得不行了,这样的傅临安,她们还是头一回见。

    因为莳七有了身孕,下人们的照顾就精细多了,就连傅临安也会时不时过问。

    只是不太好的是,她闻不得一丁点腥味。

    可眼下是在船上,最不缺的就是鱼了,傅临安特意跑去和厨房说,让他们不要送鱼过来。

    可是奈何莳七的嗅觉实在是敏感。

    厨房虽然没有送鱼过来,但是餐具以及其他食物上多多少少还是沾了鱼腥味。

    以至于没几天,她就已经瘦了一圈。

    曹嬷嬷心疼的不得了。

    傅临安若有所思的走了出去,不过多时,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颗药丸。

    “吃了它。”他将药丸送到她的唇边。

    莳七蹙了蹙眉:“这是什么?”

    “我在一个神医那里求来的,他说这药丸能压女子孕吐。”

    曹嬷嬷连忙道:“四爷,可不敢,谁知道那神医是不是什么赤脚大夫,也不知道这药丸里到底加了什么,还是别给奶奶吃了。”

    傅临安却是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端过桌上的茶盏柔声道:“婳儿,你信我,我不会害你的。”

    莳七眸光怔忪的看着他俊朗的侧颜,看着他亲自将茶盏中的茶水吹凉,然后送到她唇边。

    也许这世上真有谁想要害她,那人也不会是他。

    也不知为何,她此刻脑海中唯有这一个念头,再也容不下其他了。

    在曹嬷嬷的惊呼声中,她接过他手中的药丸,就着他吹凉的茶水,吃了下去。

    药丸入口即化,她的唇齿间满是清新的芳香,这香味让她感觉好多了。

    至少她再不会对鱼汤呕吐了。

    曹嬷嬷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是忍不住和她唠叨,说什么姑爷还是太冲动了点,当初怎么也该请个大夫来瞧瞧药丸里到底是什么才好。

    事后,曹嬷嬷还问过傅临安那神医何在,她想去感谢一下他。

    傅临安只道,神医早已在路过徐州的时候便下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