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画中娇(二十七)
    分明是间密室,可她却隐隐觉得一阵发寒。

    那股寒意,自她的脚底,慢慢蔓延至全身,她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可手腕依旧被他攥着。

    傅临安那向来温柔如水的眸子里盛满了冰冷,他脸上瞧不出喜怒,只是平静道:“婳儿,你累了,该睡了。”

    他的声音仿佛一阵阵助眠的琴音,袅袅入耳。

    不出片刻,她的双眸便止不住的困倦。

    不能睡!不能睡!

    睡了就再也不会知道真相了!

    此时,莳七的脑海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她扔掉手中的烛台,拔下发间的金簪,狠狠扎在自己的胳膊上。

    动作一气呵成,迅捷到傅临安根本没来得及阻止。

    刺骨的疼痛让她恢复了些许清明,她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眸底满是戒备。

    “你是鬼怪?”

    只有鬼怪才可能没有心跳。

    傅临安眸光平静的看着她:“不是。”

    莳七眸光低了低,指了指墙上那幅空无一物的画卷:“我是从这幅画上出来的?”

    这样就可以解释她为什么没有成亲前的记忆了。

    也许是她代替了原本的温静好,所以她才是自画里而来的精怪。

    “不是。”傅临安眸光隐有几分松动,他薄唇间溢出一声叹息,“婳儿,别闹了,现在的日子难道不好吗?我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们还有个可爱聪明的儿子……”

    他还未说完,就被她打断了:“不是不好。”

    傅临安抿唇看她,就见她轻笑一声:“是太好了,让我惶恐。”

    这世上,可还有别的女子过得比她称心如意的么?恐怕没有。

    但是,只要一想到枕边人并非是她想的那样,她的后背便止不住的发寒。

    如果连枕边人都信不得,那么这个世界,究竟还有谁才能让她相信呢?

    “傅临安,你不觉得太复杂了吗?我还能信你吗?”她道。

    傅临安眉心微蹙:“为什么不能信?这么多年,我可曾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

    说到这里,他声音放轻,脸上似是带了几分温柔的笑意,对她招了招手:“婳儿,过来吧,我们去看小阿芒。”

    小阿芒……

    这三个字就像染上了什么魔力,一直在莳七脑海中回荡。

    忽然间,如醍醐灌顶一般,她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个荒唐却又清晰的念头。

    她猛地抬起头,满目震惊:“小阿芒是假的。”

    傅临安蹙了蹙眉凝着她,却没有说话。

    “小阿芒也是假的对不对?”她语音呢喃,似乎在极力回忆着什么,“两年前回苏州,我娘请了陶娘子替我诊脉,陶娘子当时的神色有些古怪,却说我身体没有大碍,更没有提我是否身怀有孕。”

    “那又如何?”傅临安神色平静。

    她面上带着几分惨然的笑:“后来回京的路上,我被诊出已经有了一个月多的身孕,一个月……一个月前,我们刚到苏州,舟车劳顿,根本没有行房!”

    讲到这里,她忍不住笑了两声,笑声夹杂着几分迷茫。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我更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整整五年,我才发现我的枕边人藏着这么多的秘密,我到底是人还是精怪亦不得而知,就连我的儿子也是假的……”

    “够了!”一直沉默的傅临安忽然冷声打断了她的话。

    越来越诡异了。

    此时的傅临安也不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丈夫,他的脸上挂着她从未见过的冷厉。

    莳七抬眸,怔怔的看着他。

    只见他眼底满是盛怒,俊朗的容颜因怒火显得有几分骇人:“我只骗了你一回,你便受不了了?那你骗了我一次又一次,这笔账该怎么算?”

    莳七难以置信的喃喃道:“我骗过你?”

    “你若真想知道,告诉你又何妨?”傅临安冷笑一声,一双向来如水波般温柔的眸子盛满了漠视与讥讽,“这个世界都是假的,是我画出来的,我本想给你一个称心如意的一生,只有我们两个,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纷扰,可是你却不满足,也对,你心里从来不曾有过我。”

    他每说一句,便向莳七逼近一步。

    巨大的威压让她几乎落荒而逃,不住凭着本能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她的后背紧紧的贴着墙壁,而他就在她鼻息前的毫厘之处,她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眸底的盛怒和嘲弄。

    他低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盛满了惊惧的眸子。

    傅临安薄唇勾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他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温柔的像是床笫之间的耳鬓厮磨。

    “我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乖乖的。”

    言罢,他微微低头,衔住她的唇,温柔的吻着。

    越是不明白,便越是惊恐。

    纵然傅临安说了这么多,可她还是不明白,反倒是更糊涂了,仿佛他们此前有太多牵扯,然她只记得这五年。

    莳七身子微微颤抖,他感受到了她的惊惧,不由叹了口气,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我等的太久了,也不想再等了,唯有这样,你才不会离开我。婳儿,别怕,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伤害你,唯有我不会。”

    她微微仰起脸,声音颤抖:“可是你更叫我害怕。”

    傅临安轻抚着她脸颊的手微微一顿,眼底的笑意也如浓雾般渐渐散去,空留一抹清明。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我身边,可是你失信了一次又一次。”他唇角噙着一抹嘲弄的笑,“我只能把你抓回来,禁锢起来,这样你就哪里都不能去,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你疯了……”她忍不住轻笑,可颤抖的声音还是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恐惧。

    “是,我疯了,你想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疯的吗?”他情绪骤然激动,“也许我想起我经历过的一切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讲到这里,傅临安忽然笑了笑,此时他的笑意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温柔:“对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心为什么不跳吗?”

    莳七抬眸看着他,只见他唇角的笑意渐渐舒平,面无表情的凝着她,而后一字一顿的开口。

    “因为它被你亲手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