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画中娇(二十八)
    “至于你那婢女清秋,她也是画中人,只不过被外界的火烧没了,自然就消失了。”他说的漫不经心。

    所以,苏州傅家老宅的那把火不是三奶奶放的,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人放的。

    而是因为画卷被烧了,所以清秋才会消失。

    至于他的心,是她亲手挖走了?

    莳七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傅临安,眉目间满是迷茫和震惊。

    傅临安看着她的样子,登时便心软了,他薄唇间溢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旋即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轻声道:“婳儿,跟我回去吧,不要再想这些事了,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幸福不是么?”

    莳七怔怔的任由他牵着她的手。

    就在此时,再无第三人的密室中陡然响起一个苍老沙哑难听的声音:“太晚了!”

    傅临安如一匹被侵犯了领地的狼,骤然警觉起来,他抬手将莳七挡在身后,冷声道:“谁?”

    妩姬大笑几声,旋即现出了身形。

    莳七眼睁睁看着密室中凭空出现了一个身披玄色斗篷的老者,老者的面容隐藏在斗篷那宽大的帽檐之后,她周身似乎还隐隐有强大的气流在涌动。

    “傅临安,想不到吧,防了这么多年,还是被我进来了。”妩姬笑得肆无忌惮。

    画中境是个封闭的世界,由傅临安画出来的,她自打来了这个世界,便一直在寻找莳七,可是当她最终将莳七的气息定格在傅临安的书房时,却惊异的发现,书房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巨大的画卷。

    那画卷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如清明上河图一般,上头的人物画的极小,可是应有尽有,仿佛一个活灵活现的世界。

    她本是没有在意这个,继续寻找莳七的气息。

    可是无论她怎么搜寻,最后的结果都是傅临安的书房。

    于是,她的目光便落在了那张巨大的画卷上,果然,当她好一番探查之后,果然发现这幅画就是一个世界。

    只是傅临安实在是奸猾,也不知这个世界,他的法力怎会这样高深。

    他在画卷的周围设了屏障,她根本进不去,甚至一开始还让她以为这幅画就是普通的画。

    她几乎肯定了莳七就在这幅画里。

    她念动咒语想要进入画中境,可是奈何傅临安的法力实在是强大,她根本进不去。

    她只能一直等着。

    直到有一日,她亲眼瞧着傅临安虚弱的从画中出来了,他似乎在画中被下药了,因为强行破解,结果被他自己画的画反噬了。

    妩姬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指尖燃起一道火焰丢在画上。

    画卷上的屏障,也因傅临安本人的昏迷而变得十分脆弱。

    她的灵火缓慢自画卷的底部燃烧着,可是她忽然想到,如果画卷被烧了,莳七也许并不一定会出来。

    而是随着这幅画一同消失。

    想到这里,妩姬当即决定闯入画中,将莳七带出来。

    她进了画中境,动用灵力搜寻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莳七,此时的她正躺在床榻上安眠,大火烧到了外间,那个躺在软榻上的小丫鬟身上早已满是大火,可是小丫鬟却没有任何反应,死一样的躺着,最后化为一缕灰消失在地上。

    她想要强行带莳七离开这里,可是她发现她根本触碰不到莳七。

    她急得不行,难道就要这样功亏一篑?

    她好不容易才得来这个机会,如果等傅临安恢复过来,只怕等到下次,就不知要等多久了。

    妩姬心一横,钻进了莳七的梦里。

    果然和她猜的一样,莳七的记忆早已被傅临安压住了。

    也是,傅临安想要将莳七永远困在画里,自然需要她像一个傀儡一样,他抹不掉她的记忆,只能将她的记忆压制住。

    莳七看见她的时候,根本不信她的话。

    气得妩姬恨不得当场给她一巴掌!

    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莳七不配合,傅临安又正好赶到,拉走了莳七的意识,并驱逐了她。

    她自画中逃了出来,便元气大伤。

    妩姬不解的是,无论哪个位面,他的灵力都不会凌驾于整个世界之上,可是现在他在丹青上竟是能构造一个虚幻而又完整的世界。

    就好像……

    就好像这三千小界一般。

    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傅临安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厉害?

    妩姬在画外,只能一边休养生息,一边等着下个机会的来临。

    与此同时,如她所料的一般,傅临安也察觉到了她的存在,更是清楚她想要将莳七从画中带出来,所以他也在开始寻找着她的踪迹,妄图将她抹杀掉!

    她沉思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是都不过傅临安。

    所以只能藏匿起来,这一等又是好久,她都快绝望了,毕竟傅临安构造的那个世界简直完美。

    莳七又没有记忆,怎么会再有破绽让她进入画里带她出来呢?

    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她甚至都在想,不愧是她挑中的人,莳七到底还是没让她失望。

    越是完美,越是趋近于虚假。

    她眼睁睁的看着画里探出了一只手,就在她准备抓住那只手,将莳七拽出来的时候,那只手又猛地缩回去了。

    画卷再次恢复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屏障。

    可是还好,因为那只手已经破开了一点,所以她只需要顺着来,便可进入画中。

    傅临安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这么多年竟还是不死心?”

    妩姬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她并不想和你呆在画里吧?你又何必强迫她,你明知道她不属于这里,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肯定是要离开这里的。”

    她的话恍如一柄利剑狠狠的扎进了傅临安的心里。

    他最怕的便是这个。傅临安冷笑一声:“你算什么东西?这么多年竟还是不死心?”

    妩姬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她并不想和你呆在画里吧?你又何必强迫她,你明知道她不属于这里,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她肯定是要离开这里的。”

    她的话恍如一柄利剑狠狠的扎进了傅临安的心里。

    他最怕的便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