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一章 画中娇(三十一)
    “娘亲?娘亲?”耳边传来小阿芒软软糯糯的声音。

    莳七这才回过身来,她低眸看向小阿芒,只见他手里正举着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鱼,浑身上下脏的像泥猴子一般。

    “你又去摸鱼了?”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阿芒得意洋洋的点点头:“是啊,娘你可别告诉嬷嬷。”

    “小少爷?小少爷等等老奴啊!”院子里传来曹嬷嬷着急慌忙的声音,莳七无奈道:“嬷嬷在这儿呢。”

    小阿芒一听,登时就不高兴了,气鼓鼓道:“娘不守信用。”

    莳七拿起帕子替他擦着脏兮兮的小脸:“我何曾答应过你?倒是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和曹嬷嬷,再不去祸害池子里的鱼吗?”

    小阿芒顿时讪讪一笑:“差点忘了。”

    “我看你不是忘了,你是存心的。”她道,“等你爹回来,我便让他好好教训你。”

    “啊!”小阿芒一听,登时惨叫一声,“不要啊!”

    曹嬷嬷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看见小阿芒的样子,立刻嚷嚷道:“哎呀我的小少爷啊!怎么老奴就离开一会儿,你就脏成这个样子了?”

    “嬷嬷带他下去洗洗吧。”莳七道。

    待曹嬷嬷和小阿芒离开后,莳七再次凝着窗外出神。

    小阿芒已经四岁了,她在画中又过了三年的时间。

    傅临安是打定主意要将她困在画里了,就像个傀儡一样,她从来不知,他也会变得这样黑暗。

    她以为她足够了解他了。

    无论哪个位面,他身份不一,性格不一,可是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他和她在一起之后,就会变得毫无原则,至少对她言听计从。

    可是眼下,他虽然还是对她言听计从,却独独不让她出去。

    “想什么呢?”身后传来傅临安含笑的声音。

    他自身后轻轻拥住她,而后在她侧脸落下一吻。

    她淡淡道:“没什么。”

    他手上的动作一顿,却也没说什么,这三年就是这样度过的,貌合神离。

    傅临安缓缓在她身侧坐下:“今日圣上去了翰林院,点了我问题,我回答后,圣上十分高兴,夸了我。”

    “挺好。”她道。

    他薄唇微抿,眼底闪过一丝愠怒。

    他将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想走?”

    莳七抬眸凝着他,平静道:“我不是想走,是你强行把我留在你身边。”

    这是自愿和非自愿的问题。

    “更何况,你看重的事又何止是我一样?”她轻笑一声道。

    傅临安蹙了蹙眉:“什么?”

    她笑了笑:“没什么,就是挺好笑的,你在画里一样追逐你所在意的肱骨之臣。”

    傅临安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陡然划过。

    “我明白了。”

    她轻笑一声:“明白什么?终于明白没有我一样可以,毕竟名利更重要?”

    “你在气鲛人那世,我迟迟不肯答应你是不是?”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原来她在吃醋,或者说,这算是个心结。

    但是既然有心结,就是好事。

    如果她根本不在意他,又何必会有这样的心结呢?

    莳七低了低眸,两指轻叠摩挲着袖口的花纹:“那时在意罢了。”

    傅临安抿了抿唇,转身面向着她,缓缓道:“你我都被骗了。”

    言罢,他便在她的目光中,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他每说一句,她的眸光便愈是震惊,直至最后,她难以置信的道:“你是说,妩姬一直从中作梗?”

    “是,若不是她挑拨离间,我又怎会那样对你?”他叹了口气,“可惜姬平生那世,我一直被蒙在鼓里,至死才知道真相。”

    妩姬骗了她,也骗了他?

    可是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莳七想不明白,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是这东西却又像抽丝剥茧一般,还会牵扯出更大的谜团。

    等等!

    如果傅临安早已想起了每一世,那他现在说的话,可信度又有几分?

    如果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妩姬在从中作梗,和他无关,倘若她信了,会不会对留在画里就没那么抗拒了?

    妩姬信不得,傅临安也信不得。

    莳七现在只觉得自己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陆辛也信不得,她现在可以相信的唯有九叔一人了,可是九叔似乎也牵扯其中。

    尤利塞斯遇见的那个神秘人,还有陆帆悬的师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莳七只觉得自己快疯了,原本,她不过是被天宁宗逐出山门,被噬魂阵吞噬。

    可眼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疑云?

    “婳儿?你怎么了?”傅临安本以为自己的话,会让她高兴一点,可是没想到他说完,反而让她更加沉默了。

    莳七回过神来,摇摇头笑道:“没事,就是有些惊讶。”

    傅临安叹了口气,抬手将她拥入怀中道:“婳儿,我此前就说过,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伤害你算计你,唯有我不会,你要相信我。”

    莳七的脸颊紧贴着他毫无心跳的胸膛,轻轻答应了一声。

    不,她谁都不信了。

    她只信她自己。

    傅临安见她终于对自己不再那样漠然了,心中十分欣喜,捧着她的脸在她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婳儿,这虽然是画里的世界,可是并不虚假,你看画里的每一个人,其实都和真实的没什么两样。”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你觉得它是真的,那么它就是真的。”

    莳七抬眸微微一笑:“毕竟没有哪个世界能证明它们也不是假的。”

    傅临安笑了笑:“是,婳儿,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他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语气中似乎夹杂着几分哀求。

    莳七抿了抿唇,神色终于有些松动。

    她微微颔首,轻声答应道:“好,我不离开你,哪儿也不去了。”

    傅临安一听这话,登时欣喜若狂。

    “好。”

    莳七伸出手,主动抱着他的腰:“来年小阿芒便要破蒙了,我们再要个孩子好不好,让小阿芒有个弟弟或者妹妹?”

    傅临安闻言,先是一怔,旋即立刻柔声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