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画中娇(三十二)
    自那日之后,莳七再没提过要离开之事。

    就连傅临安也察觉到了她的转变,起初,他还是将信将疑的,但是越往后,他发现她真的愿意留在画里了。

    这个发现让他十分欣喜。

    日子一如既往的过着,反倒还因为莳七的释然,她和傅临安之间的关系也更甜蜜了许多。

    这一点,不肖傅临安了,但凡亲近的人都发现了。

    “奶奶,天色晚了,还是明日在弄吧。”曹嬷嬷抬头看了眼外头的天色,遂道。

    莳七笑了笑,复又低眸纳着鞋底:“吏部过些日子要和工部蹴鞠,临安是要上场的,我再赶赶工,不然怕蹴鞠那天他穿不上了。”

    傅临安自状元后被点为翰林院从六品修撰,三年之后晋为翰林院正六品侍读,两年后调到了吏部任从五品员外郎。

    六部向来有蹴鞠比赛的传统,傅临安作为新进吏部的年轻人,这种活动自然是逃不过的。

    曹嬷嬷张了张嘴,脸上满是笑意。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两年里,四爷和四奶奶的关系冷到了极点。

    经常是二人共处一室,却是各自忙着各自的事。

    她甚至刻意注意过,四爷和四奶奶共处一室,却全程没有一句交流的最长时间,是三个时辰。

    她当时和墨竹战战兢兢的侍奉着,就连阿芒少爷,也不敢像往常一样好动了。

    依稀记得,似乎是四奶奶擅自进了四爷的书房,惹得四爷极为震怒,她们那时候都觉得四爷定是要厌弃四奶奶了,恐怕夫人还要塞人进来。

    可是没想到,那冷冰冰的三年里,四爷竟是出人意料的没有纳妾。

    每日依旧会宿在四奶奶的房里,只是两人鲜少说话而已。

    就算说话,也是四爷开口,四奶奶应和两声。

    曹嬷嬷当时还苦涩的想,要是四爷和四奶奶一辈子都这样了,那该怎么办?四爷毕竟是个男人,能容忍四奶奶使小性子一年,两年,三年,难道还能容忍她一辈子吗?

    迟早就会有软玉温香将四爷从四奶奶这里抢走。

    那三年里,曹嬷嬷几乎是夜不能寐,生怕第二天就听说四爷要纳妾的消息。

    幸好现在雨过天晴了。

    四奶奶和四爷也终于和好了,她作为四奶奶的乳娘,从小看着四奶奶长大,自然也希望她能过得好。

    更何况,这府里,唯有四奶奶得四爷的欢心,他们底下一帮的下人才能跟着沾光。

    “四爷和小少爷过来了。”墨竹自门外而入,笑眯眯的道。

    她瞧着屋内有些发暗,遂上前用簪子挑了挑烛心,只听噼啪一声炸响,屋内登时亮了许多。

    傅临安自然是早先就下了值的,只是他一下值,就带着小阿芒去了书房。

    小阿芒于年初的时候破了蒙,现在请了一个举人奉为西席。

    举人姓许,乃广州人氏,两年前的会试落榜了,遂打算留在京城复习三年再下场,他虽然可以住本省会馆,但是除此之外的衣食行,包括和其他举子们的社交,样样都是要花钱的。

    许先生的意思是,他的学问,若是回乡,其实也只能是闭门造车,但是留在京城就不一样了,还是有很多天南地北的学子们可以交流学识,更何况,他们举办文会,有时候还会有往年的进士过来。

    所以,为了留在京城,他便想要找个大户人家做西席。

    当初请许先生来家中教小阿芒的时候,傅临安是和莳七商量过的。

    “许文昌学问尚可,只是在策论上稍欠火候,还是要和其他地方的举子们交流,留在京城三年,若是再下场,必能高中。”傅临安当时是这样评价许先生的。

    说白了,就是许文昌的学问在会试中已是成熟了。

    但是因为此前一直在小地方,又没有和人交流,更不太了解当前朝政民生,所以策论要差了一点。

    莳七笑了笑:“你觉得可以就行,我没意见。”

    破蒙仪式还是遵从苏州那里的风俗,请的是傅临安的好友韩闳毅。

    韩闳毅当年未曾和傅临安一起考中,三年之后再下场,考中了第七名,殿试之后,乃二甲第一传胪,朝考过了,现在翰林院当庶吉士。

    就在韩闳毅高中之后,孟琏那里也传来了好消息。

    简直是双喜临门。

    正想着,傅临安已经带了小阿芒进了门。

    “怎么还在忙?”他眉宇之间凝起一抹不赞同。

    莳七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迎上前,小阿芒似是被训斥了,脸上还挂着泪痕。

    “这是怎么了?”

    小阿芒一听她这话,登时就撇了撇嘴,眼泪簌簌的就掉了下来,抽抽搭搭的。

    傅临安在桌边坐下,眉宇间满是威严:“你莫要被他骗了,若不是许先生说,我都不知道他平日里这般张狂!”

    莳七心疼之余,却也没有说话。

    毕竟在教育孩子方面,必须口径一致,不能一个训斥,一个哄着说没事,那样父母在孩子面前的威严迟早要坏掉。

    倒是曹嬷嬷极为不忍心,犹犹豫豫就想上前求情,可是看着自家奶奶都没说话,她只好住嘴了。

    一般来讲,傅临安每日回家,都是会将小阿芒提到书房,考校他当日的学问。

    “你自己和你母亲说,你都做了什么?”

    小阿芒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儿子让小厮锯断了先生的椅子腿,先生摔了个大马趴……”

    他稚气未脱的声音,让墨竹忍不住抿着唇笑。

    “儿子还在先生的茶水里放白醋……”先生当时喝了一口就直皱眉头,但是也不好意思讲出来,以为这是大户人家的讲究。

    莳七一连串听了他十来条对先生的恶作剧,忍不住扶额,这次她是真不想帮小阿芒说话了。

    没想到她的儿子,竟成了活脱脱的熊孩子。

    “下次可不能再犯了,若要再犯,便让你爹打你手板!”莳七眉目间温柔尽扫,只剩下严肃。

    小阿芒连连点头,他再也不敢了,刚才在书房就被爹好一通训斥,现在连娘也说他,那他就是真的错了。

    莳七抿了抿唇,伸手接过曹嬷嬷手中的湿手巾,细细的替小阿芒擦脸。

    她一面替他擦脸,一面将尊师重道的道理细细给他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