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四章 画中娇(三十四)
    莳七好生安慰了一通小阿芒,告诉他,她不会不要他的,小阿芒最后还哭唧唧的和她拉钩,这事才算过了。

    待傅临安回来后,她便将此事和他说了。

    傅临安沉默片刻,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好,我知道了。”

    莳七不想拿这些事情来烦自己,但是这些事若是找上门,又避不得的情况下,她便直接交给傅临安处理。

    果然,没几天,她就听说四姑娘犯了错,被禁足了。

    莳七歪在傅临安的怀里,轻声道:“我从未见过你的丹青卷,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但若是能拟作一整个世间,恐怕世间的丹青皆是无人能及。”

    傅临安的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卷着她的青丝。

    “你想看?”

    莳七回眸瞧了他一眼,眼底满是欣喜,但旋即便摇了摇头拒绝了:“算了,你作画能拟一个世界出来,如果在这里画画,是不是又要弄出了画中画出来,太麻烦了,还是算了吧。”

    傅临安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莳七背对着他,眸光微闪,片刻才笑了笑道:“今日小阿芒拿着一块西瓜过来,说天太热了,妹妹肯定也热了,让我把西瓜给妹妹吃。”

    傅临安含笑道:“然后呢?”

    “我说妹妹在肚子里怎么吃?他振振有词道,让我吃了,这样肚子里的妹妹也能吃到了。”莳七一想起小阿芒当时小大人的样子,就忍不住笑。

    傅临安闻言,也笑了。

    “幸好四姑娘的话没影响小阿芒和妹妹之间的感情。”莳七感慨了一句。

    “悬崖勒马了不是?”傅临安也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不及眼底,四姑娘……

    画外不是个什么好人,画里依然本性难改。

    还是早点嫁出去的好。

    天气热得厉害,墨竹命人将冰块搬进屋放入大瓮之中,屋里的热气这才散了许多。

    莳七抬手用帕子试了试额间的汗:“今年的天儿可真够热的。”

    墨竹点了点头道:“确实,一热一寒,今年冬天怕不是要比去年冷上许多了?”

    她拿起桌上的扇子兀自扇了扇风,旋即道:“奶奶在写字?”

    莳七坐不住的,虽然肚子不小,但是让她长时间卧床,她还是受不了的,更何况又是这么热的天气。

    “不是。”莳七摇了摇头,手执画笔勾勒着画上人。

    墨竹心底一阵好奇,连忙凑过去瞧了瞧。

    “咦!是四爷!”她连连惊叹道,“奶奶画的可真好,可真像四爷。”

    莳七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像?

    她要的可不是像。

    就在此时,曹嬷嬷从外头进来了,一进门便连声道:“这起了冰就是不一样,房里也凉快多了。”

    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着帕子擦汗。

    曹嬷嬷微胖,眼下这么热的天,她几乎是坐着都要淌汗。

    墨竹笑着对曹嬷嬷招招手:“嬷嬷快来,瞧瞧奶奶画的四爷。”

    曹嬷嬷一听,也凑了过来,她一看见画上的人,便止不住的称赞:“了不得,这画上的四爷就跟活了似的,奶奶当真是才女,怪道有福气嫁给状元爷的。”

    莳七无奈的笑了笑,曹嬷嬷一向如此。

    喜欢咋咋呼呼,如果她说十,便只能信五。

    所以她现在将莳七的画夸得天花乱坠,其实评价也逃不开一个“像”字。

    这一点莳七还是心里有数的。

    莳七抿了抿唇,低眸看着画上的人,陷入了沉思。

    墨竹和曹嬷嬷看着莳七不再说话,也不敢打扰她,半晌,她们才看见她又执笔作画了。

    莳七每站半个时辰,就要坐下歇一刻钟,不然实在是受不住。

    及至傍晚,墨竹道:“四爷来了。”

    莳七一听,连忙将画了一下午的画卷收了起来。

    傅临安一进门便瞧见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藏什么呢?”

    莳七将画卷藏在身后:“没什么。”

    他抿唇而笑,缓步走到她身边,将她整个人拥在怀里,然后伸手从她身后将画卷抽了上来。

    “画了什么?”他眉宇间瞧不出情绪。

    莳七也不说话,傅临安缓缓展开画卷,只见那温润如玉的画中人映入眼帘。

    他怔忪片刻,旋即一把拥住她,久久不语。

    莳七抿了抿唇,忐忑道:“画的不好,你若是不喜欢,就烧了吧。”

    “已经很好了。”他低头在她耳边道,“婳儿,我爱你。”

    莳七莞尔一笑,一扫方才的忐忑:“我也是。”

    一旁的曹嬷嬷和墨竹对视了一眼,皆抿唇笑了笑,然后极其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翌日,傅临安休沐,他让流泉将莳七画的这幅画拿去裱起来。

    他闲暇无事,便走出书房,来到了莳七的院子。

    “奶奶刚睡了。”曹嬷嬷小声道。

    傅临安微微颔首,她每日都会午睡,他是知道的。

    不过他还是信步走进了屋内。

    莳七正侧躺在软榻上酣眠,双颊因夏日的燥热染上了一层绯红,如二八芳华的少女,高高隆起的肚子让她平添了几分少女不能及的风情万种。

    傅临安站在那里,怔怔地看了她半晌。

    回眸之间,骤然瞥见画案上那张开的画卷,上头空白一片还未作画。

    傅临安薄唇微抿,走到画案前,执起画笔,悬于半空久久未曾落笔。

    倒是曹嬷嬷眼尖,小声笑道:“四爷和四奶奶感情真好,昨个儿四奶奶刚画了四爷,今天四爷就要画四奶奶了。”

    傅临安眸光渐渐深邃,片刻,他沉沉吐出一口气,笔落纸上。

    就在他刚画到一半抬眸之际,正对上她那双含笑含俏的眸子。

    “四爷在画我么?”莳七笑盈盈道。

    傅临安微微颔首,眉宇间带了几分笑意:“是。”

    莳七一听,脸上溢出一丝欣喜,她连忙理了理因睡觉而有些凌乱的头发和珠钗。

    一个时辰,傅临安画了一个时辰才好,莳七也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一个时辰。

    等到画完了,傅临安上前将莳七扶起,她满目期盼的走到画案旁,可当她目光触及画上美人时,却愣住了。

    画上人脸上带着笑,慵懒的躺在软榻上,正在虚扶着有些凌乱的珠钗和青丝。

    依稀可辨画中人是刚睡醒。

    这都很正常,可是让莳七怔忪的是,画中人没有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