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画中娇(三十五)
    正当她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傅临安却转眸对曹嬷嬷道:“你先下去吧。”

    曹嬷嬷答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待房内只剩下她和傅临安两人时,她才疑惑道:“为何不画上眼睛?没了眼睛,总觉得怪怪的。”

    傅临安薄唇微抿,缓缓道:“画龙点睛你可曾听说过?”

    莳七登时了然。

    他又道:“拟作一整个世界是很费心劳神的,画活物皆不可画上眼睛,否则便可成真,若是活物旁有相对完整的环境时,便会形成画中境。”

    就像他的这幅画。

    画中除了她之外,明显可以看出画中人身处的环境是个闺房。

    一旦环境相对完整,画中人便可成活,若是不出,便是画中境。破解之法便是不画眼睛,与画龙点睛乃一脉相承。

    莳七一听,立刻便拉着他的衣袖:“那就不画了,不画了,我可不想凭空冒出来一个和我一样的人。”

    傅临安眸底满含着笑意,顺势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道:“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他的大掌轻抚着她的长发,沉吟片刻道:“不画眼睛,却也实在是美中不足,还是烧了吧。”

    言罢,他就要卷起画。

    莳七连忙拦住了他:“且慢。”

    傅临安抬眸望她,道:“怎么了?”

    莳七抢过他手中的画,心疼道:“不行,这可是你第一次给我作画,我可舍不得烧掉。”

    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画纸,顿了顿又道:“你不是说没有眼睛便活不了,也成不了画中境吗?留着吧,不给旁人瞧,就我自己看。”

    傅临安看着她这般宝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正好我给你画了一幅,你又回赠给我一幅,这算是定情信物了吧?”莳七忽然抬眸看着他,满目皆是灼灼的笑意,如三月里盛放的繁花。

    他薄唇微抿,片刻笑着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好,那就算是定情信物吧。”

    隔了两日,傅临安下值回来,小阿芒便兴冲冲的拉着自己的手往莳七的院子冲。

    “怎么了?”他问道。

    小阿芒兴奋的道:“娘亲帮我画了一幅画。”

    傅临安无奈的笑了笑。

    及至她房中,果真瞧见一幅小阿芒的画像,胖墩墩的样子,煞是可爱。

    “这是娘帮我画的,爹爹没有!”小阿芒站在椅子上,小胖手拍在画案上,整个人很是兴奋。

    莳七闻言,忍不住笑着朝傅临安看了一眼。

    傅临安也有些无奈,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阿芒便将他当成了假想敌,处处都要和他争,莳七做了一件衣服给他,被小阿芒知道了,吵着闹着非要她也给他做一件。

    总之,他有的,小阿芒也必须有,但是小阿芒有的,他不一定有。

    他深深觉得小阿芒是找错敌人了,毕竟他的敌人应该是莳七肚子里尚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才是。

    其实他真的很想告诉小阿芒,他有!

    莳七前几日就帮他画了!

    可是画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口,总觉得和儿子争宠什么的,有点略羞耻。

    想到这里,傅临安忽然灵光一现,蹙眉道:“阿芒,今天先生留作业了没有?”

    小阿芒一听这话,胖嘟嘟的小身子登时就僵住了。

    他笨拙的从画案前的椅子上爬下来,不吭声。

    莳七无奈的叹了口气,小阿芒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贪玩,可能是因为天资聪颖,先生教的东西,基本上一点就通,故而时常得先生夸奖。

    恐怕也正因为这点,导致小阿芒不肯主动写作业。

    每天都是磨磨蹭蹭,直到最后磨不下去了,才会去写。

    “还不快去把先生留的作业写了!”傅临安一瞧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定是又偷懒了,遂板着脸,作严父状。

    待小阿芒走后,莳七才道:“也不知道随了谁。”

    傅临安一阵无言。

    又过了几日,莳七又画了一幅全家福。

    这次的全家福倒是拿出去裱起来挂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炎夏便过去了,京城中丹桂飘香,沁人心脾。

    莳七的肚子已经八个月了,当然相比于正常的孕妇,她的肚子自然是要大上一圈的。

    肚子大了一圈,受罪的便是腿了。

    因为有过在别的位面生产的经验,她知道越是临盆,越要多运动,不能赖在床上。

    虽然曹嬷嬷一直胆战心惊的看着她的肚子,总是唠叨让她躺在床上养着才好。

    可是莳七在这方面,还是很坚持自己的想法的。

    外头淅沥沥的下着雨,院中的桂花被打落了一地,看了叫人怪心疼的。

    墨竹落了伞靠在墙根,径直走进屋内,一眼便看见莳七正站在画案前。

    “奶奶又在画画了?”

    莳七微微颔首:“这也不让我做,那也不让我做,总得找个法子打发时间吧。”

    怀孕的几个月里,她日日不曾间断的画画。

    本来底子就好,现在的画技更是炉火纯青了。

    “你来瞧瞧。”莳七搁下画笔,对墨竹招了招手。

    墨竹依言走了过去,只看了一眼,便惊呼道:“这猫简直活了似的。”

    莳七笑了笑,缓缓扶着桌子在椅子上坐下:“你最喜欢哪处?”

    墨竹仔仔细细的瞧了半天,才道:“最喜欢这只猫的眼睛,炯炯有神的,我刚才瞧的第一眼,还以为这是只活猫呢!”

    莳七眸底掠过一丝笑意,但片刻,她低眸敛去眼底的笑意,蹙着眉道::“是么?可是我倒是最不喜欢这猫的眼睛。”

    墨竹一愣:“为什么?”

    “怪怪的,不好看。”说着,莳七便蹙眉将画揉成团扔了。

    墨竹有些可惜的砸了咂嘴,不过她又不懂这个,可能奶奶说的才是对的吧。

    她转身走回去,正要拿起绣筐里的东西,就听到莳七道:“墨竹,去将我把这些纸烧了。”

    墨竹回头一看,便瞧见桌上一沓厚厚的画纸。

    她明白的,奶奶和她说过,这些都是奶奶不喜欢的画,不能传出去,毕竟事关奶奶的声誉,又不能留下来惹奶奶烦心,所以只能找个没人的地方烧了。

    墨竹拿起那沓厚厚的画纸:“奶奶放心吧。”

    莳七笑了笑:“你做事我一向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