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画中娇(三十七)
    变故来得太快,莳七一时间怔住了。

    那只狸猫抓了人之后,在一群人的呵斥声中,灰溜溜的逃走了。

    傅临安吃力的从地上站起身,莳七连忙上前,担忧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他蹙了蹙眉,片刻才道:“先回房吧。”

    待回了房,莳七又紧张的问道:“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曹嬷嬷和墨竹也纷纷应和着。

    瞧着傅临安没有反对,墨竹便匆匆出去请大夫了。

    “胳膊好像被扎到了。”傅临安蹙着眉道。

    应该是膈到一块有些尖利的石头了,当时他就察觉到了,只是不想让她担心,所以忍着先回了房再说。

    莳七一听,紧张的不行,连忙上前就要替他查看伤口,可是傅临安却不让她碰,只是对曹嬷嬷道:“劳烦嬷嬷。”

    曹嬷嬷连忙走到他身边,抬起他的胳膊一瞧,便倒抽了一口凉气。

    只见他胳膊后头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湿了,只是因为衣裳颜色深,方才他又刻意遮掩,所以没有被莳七发现。

    莳七看着他胳膊上的伤,眸底满是心疼。

    眼看着她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傅临安忍不住揶揄道:“伤的是我,我还没哭,你倒是先哭了。”

    其实莳七在画外的世界里是哭不出来的,不对,准确来讲,她不会因为情绪而掉眼泪,哪怕心里难受的不行。

    所以现在细细想来,她还未恢复记忆的时候,能掉眼泪。

    这便是一个能佐证她处于一个虚幻世界的证据。

    莳七被他的话反倒是弄得哭不出来了,她坐在傅临安身侧,想要帮他清理伤口。

    曹嬷嬷和傅临安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弄了。

    待大夫来的时候,莳七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大夫还惊讶了一番,声称她处理伤口的办法很是专业。

    莳七一听,忍不住朝傅临安看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这种皮外伤,她已经帮陆帆悬包扎过,自然要娴熟的多,如今在想起往日的事,就好像两人之间的秘密一般。

    接下来的日子,傅临安手臂上的伤都是莳七在帮忙换药包扎什么的。

    猫是二嫂的。

    因为伤了人,伤的还是傅临安,自然就被处理掉了。

    傅老太太还不停的念叨,说什么幸好伤的是左臂,不会影响他写字,不然可就真的造孽了。

    约莫着在月底的时候,傅临安还在吏部,就听到家里传来的消息,莳七临盆了。

    流泉刚禀完消息,傅临安手里的笔便掉了。

    一旁的陈大人忍不住笑道:“傅大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还这么紧张?”

    倒不是紧张,只是心里总是有些不安稳,老觉得要出事。

    傅临安沉沉吐出一口气,心底暗忖,她这次虽是双生,可是按照正常来讲,是不会出事的。

    自己也是大惊小怪了。

    想到这里,他抬眸对流泉道:“你回家里等消息,随时来告诉我。”

    流泉答应一声,便匆匆回去了。

    陈大人好心安慰道:“傅大人宽心,令正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傅临安回头对陈大人笑了笑:“多谢陈大人。”

    此时的傅家已经乱成一团了,四奶奶是忽然间便说要生了,明明大夫算的产期该是过几日才对。

    不过幸好的是,稳婆和产房都早就准备好了。

    虽然有些匆忙,但好歹没有手忙脚乱。

    四奶奶院子里的耳房被收拾出来做了产房,毕竟生产乃不详之事,不宜在正房。

    傅老太太和周氏接到了消息,连忙从各自的院子里赶了过来。

    “里面现在怎么样了?”傅老太太拉住一个刚从产房走出来的接生婆子道。

    接生婆子笑了笑:“见了红,还没有动静,估摸着要到晚上来能生出来。”

    周氏一听,忍不住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怎么现在才来!”接生婆子接过疾步过来的小丫鬟手中的红木食盒。

    她转身又对傅老太太道:“这里面是鸡汤面,四奶奶吃了一会儿才有劲。”

    傅老太太和周氏连连点头,接生婆子也不再多言,转身进了产房。

    傅老太太明白,这又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虽说临哥儿家的此前已经生过一胎了,第二胎也该容易些才是。

    可谁也没想到她肚子里怀的是双生。

    早在临哥儿家的临盆前这几个月里,傅老太太几乎日日拜佛祈祷佛祖保佑。

    周氏坐在椅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敲在桌上。

    傅老太太阖上双眸,手里转着一串佛珠,听到周氏敲桌子的声音,忍不住道:“别敲了,怪叫人心慌的。”

    周氏一听这话,倒是不敲了,犹犹豫豫半晌才小声道:“娘,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何止是她七上八下的,傅老太太又哪里不是七上八下的?

    傅家从来没有过双生的经验,眼下临哥儿家的也是头一回了。

    许先生知道主家四奶奶生产,全家上下都忙得不行,遂提早放了学。

    小阿芒也知道自家娘亲是要生小弟弟了,先生一宣布下学,他便急匆匆的赶回了莳七的院子。

    约莫着是傍晚的时候,产房里传来了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夹杂着接生婆子们的声音,让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小阿芒吓了一跳。

    他跐溜一下跳了下来,钻进了周氏的怀里。

    周氏紧紧的将他搂在怀里,也不吭声。

    “奶奶,娘亲怎么了?”小阿芒白着一张小脸,依偎在周氏的怀里,小声问道。

    周氏低头慈爱的笑了笑:“你娘在生小弟弟呢,不怕,一会儿就好了。”

    小阿芒眼中不一会儿就已经蓄满了泪水,哽咽道:“娘亲是不是很痛?”

    傅老太太睁开眼对小阿芒招了招手,小阿芒依言走了过去,她那双干枯的手紧紧的攥着他的小手,安慰道:“阿芒不怕,等小弟弟生下来就好了。”

    那边厢,傅临安刚下了值,骑着马赶紧回了家。

    刚过二门,就看见流泉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他连忙喊住流泉:“怎么了?”

    流泉一看见他,脸上的表情顿时挤在了一起,声音中满是哭腔:“四爷……”

    傅临安呼吸一滞,强压着心底的不安:“婳儿怎么了?”

    “四奶奶没事……但是……”

    “快说!”傅临安厉声呵斥道。

    “二少爷和小小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