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画中娇(三十九)
    莳七早在将话中女子点睛之后,仔仔细细交代了一番,便潜入了书房之中。

    眼下整个傅家上下都在忙着“四奶奶”的生产,她在此之前偷偷找人从流泉那里偷了书房的钥匙。

    此刻她已经身处密室,面前正是那幅巨大的空白画卷。

    她一路避开了各路的下人,拿着从流泉那里偷来的钥匙,顺利潜入了书房里。

    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利。

    可是她知道,这个位面的傅临安因为有了此前所有位面的记忆,加之他的心是被她挖走的,他便一直觉得她心里无他,只是有目的接近他,虽然这在一开始也确实是事实。

    加之上回她进书房的事情之后,他便格外多疑。

    果然,当她眸光瞥见画卷外头的那道结界时,心中已是了然。

    这便是她了解的傅临安。

    她不敢贸然行事,如果有陌生的气息触碰了结界,傅临安肯定是会察觉到的。

    故而莳七浪费了近半个时辰想着该怎么破除这结界。

    忽然,她脑海中灵光一现,她在其他位面的时候,也有过布结界的经验,破解之法也大同小异。

    如今她想要破解是万万不能的了,毕竟没有灵力。

    但是却可以瞒天过海。

    想到这里,莳七立刻取出了一块长长的染血布条,那是前些日子为傅临安的伤口换药时取下来的,墨竹说要扔了,她留了个心眼,偷偷藏起来一段,现在果然派上用场了。

    她将染血的绷带拿出来绑在手上,走到结界前。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她总是要出去的,现在便是放手一搏,若是有用,便能出去,若是无用,顶多就是被傅临安发现然后抓回来。

    最坏的结果她已经想清楚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她将绑着染血绷带的手,缓缓靠近结界,没反应。

    莳七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这法子应该是可行的。

    她抬手用绑着染血绷带的手缓缓在结界上画了一个正好能让她通过的缝隙,而后缓缓走进了结界里。

    没有任何排斥。

    莳七抿了抿唇,不能再耽搁了,想到这里,她一手轻抚着空白的画卷,然后缓缓走了出去。

    就在她走出去的一瞬间,她的意识像是和身体分离了一般,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留在了画里,唯有透明的魂体从画里出来了。

    她便知道,自己原来是魂体被锁在画里。

    那么她还是应该有身体在画外这个世界的吧?

    莳七飘荡在空中,忽然,空中传来一道很强的吸力,将她死死的往西边的方向吸去。

    莳七拼命的挣扎着,可是意识却越来越弱,越来越无力。

    直至她失去了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一旁的小丫鬟惊中带喜的喊道:“四奶奶醒了!四奶奶醒了!”

    莳七心头一震,又回来了?

    她抬眸瞧着床顶的帷帐,陌生的颜色与花纹,她心中隐隐舒了口气,看样子应当是没有回来的。

    她伸出手道:“快扶我起来。”

    眼下她头重脚轻,可是还是想看看四周的环境。

    她想知道画外的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

    就在小丫鬟上前来扶起她的一瞬间,有关这个位面的记忆排山倒海的袭来。

    其实她早先便知道自己应当是回到了第一个位面,也就是她第一次将他挖心的那个位面,只是或许是受了画中境的影响,那段记忆零零散散的,她只记得她在第一位面干了哪些好事。

    现在重新回到画外,她终于将这个位面的记忆吸收了一遍。

    再说穿越女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她已经死了。

    在画外的世界里,她于大婚那日,亲手将傅临安的心挖了出来。

    彼时在她眼里,这些个什么世界,都如同死物一般,她自然不会在意,加之那时复仇心切,自然急功近利了一些。

    没有感情的投入,便不计后果的去做事。

    没想到天道好轮回,她自己做的好事,还要她自己来偿还。

    她将傅临安的心挖出来之后,便被陆辛带走了,自然是不知道这个位面后来发生的事的。

    她的身份还是温静好,丈夫也是傅临安,可以说,画里的世界不过是这个画外世界的完美版。

    画里的世界有多美好,画外的世界就有多残酷。

    她不知为什么傅临安有着只手遮天的法力,却并没有改变他在画外这个世界的现状。

    也许便是他说的那样,画了一幅画,是要将她禁锢在里面。

    画外的傅临安双腿残废,空有一肚子的学识,却不能参加科考,他的亲爹傅延礼胸无大志,祖宗留下的家产,都快被他败光了,眼下的傅家就是一个空壳子,入不敷出,勉强维持着表面的繁荣。

    傅临安双腿残废乃天生,周氏早就对这个瘫子儿子死了心,不能科考,肩不能担手不能提,以后还指望他光宗耀祖?

    周氏在傅临安两岁的时候,便又生了个儿子。

    从此对傅临安不闻不问,甚至偶尔因傅延礼纳妾的事生气时,还会拿傅临安撒气。

    至于傅老太太,早就被傅延礼气得入了土。

    傅延礼好色,院子里总是不断进新人,庶子庶女的生了一大堆。

    周氏忙着应付庶子庶女们,根本不给傅临安这个瘫子儿子任何一点好脸色。

    至于温静好,家里更是没有好到哪里去。

    温栗一如画中世界那样,厌恶温静好和姜氏,比之画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傅临安到底是个瘫子,几乎没有门当户对的良家女愿意和他说亲,要不就是矮一门阶的庶女,哪怕和傅家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愿将庶女嫁过来,生怕被人说卖女求荣。

    周氏急着给小儿子说亲,生怕看重的媳妇儿被别人家定下了,可是傅临安的亲事没着落,便去给小儿子说亲,怎么看叶说不过去。

    于是周氏想到了自家表弟。

    温家远在苏州,不知道傅家的情况。

    不过温栗却是知道的,但是他不在乎,因为周氏给的聘礼够多,一个克他的女儿,还能换一大笔聘礼,这笔买卖他是愿意做的。

    温静好嫁给傅临安之后,两人分房而睡。

    总是傅临安大婚之夜被挖心一事并没有任何人知道。

    两口子,一个瘫子,整日用药吊着命;一个冲撞了邪祟,整日昏迷不醒。

    周氏看着嫌烦,便将两人打发去了庄子上住了,庄子上的两人过得连府里的丫鬟都不如。

    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你看,这句话说得便是这个画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