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章 画中娇(四十)
    人人都知道四奶奶温静好冲撞了邪祟,整日昏迷不醒,倒也有醒来的时候。

    只是看了叫人害怕。

    四奶奶就算偶有醒来之时,不言不语,不喜不悲,如同傀儡一般。

    小丫鬟眼见着莳七醒了,立刻喜笑颜开的上前将她从床上扶起来。

    “奶奶今日想吃什么?”小丫鬟叽叽喳喳的声音自莳七醒来便未曾端过,她早已习惯了一个人说话,就算四奶奶醒来,也是不会理她的。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四奶奶开口了。

    “三夏,四爷呢?”莳七试探着开了口。

    三夏听了她的话,愣了好一会儿,才惊喜的喊道:“奶奶你能说话了!”

    莳七一阵无言。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和三夏纠结这个,要紧的是她手上的戒指没了,没有戒指,就联系不上陆辛,她也看不到这个世界的进度。

    “嗯。”莳七转眸看向她,眸光隐有几分探究道,“三夏我问你,你可曾记得我手上以前带着的一个戒指?”

    “记得啊。”

    莳七笑了笑:“现在戒指没了,你可知去哪儿了?”

    三夏歪着头想了半天,才犹犹豫豫道:“好像是被四爷拿去了。”

    说起来,她还是很怕四爷的,整个人阴森森的,恐是久病的缘故,她早先就听那些婆子说过,久病的人性子向来古怪的很。

    那些婆子还说,四爷是因为开了天眼,所以才瘫了。

    就像那些算命先生一样,只是四爷从来不替人算命,但是任谁瞧了都会觉得他神神叨叨的。

    说到底,周氏也是被他吓怕了,才会将他撵到庄子上,眼不见心不烦。

    至于四奶奶就更是可怜了,婆子们都说四奶奶被她的父亲卖给了傅家,嫁给了一个阴森森的瘫子,这已经够惨了,更可怜的是,四奶奶因为嫁给了四爷,还要被他牵连。

    导致四奶奶被邪祟缠身。

    “那四爷呢?”莳七注意到自己戒指没了的时候,心里便已经猜到约莫着是被傅临安拿去了。

    毕竟他记得以前每个位面的事情,自然也该注意到她手上这个陪着她这么多位面的戒指。

    这并不奇怪。

    也许他甚至可能还认为,戒指是带她回去的媒介,所以将她囚禁在画里还不算,还要将她的戒指收走?

    三夏一提及四爷,便觉得浑身发冷:“四爷应该在书房吧。”

    温静好和傅临安被周氏撵到了庄子上后,傅临安便和她分房而睡了,他一向是宿在书房的,未经他的允许,没人可以进他的书房。

    莳七心道,傅临安在画外的肉身应当就在书房里。

    说不定她的戒指也在那里。

    只是她现在吃不准画里的傅临安有没有察觉到她已经逃出来了,贸然回去有点自投罗网。

    紧接着莳七就想通了,现在最糟的情况就是被傅临安抓回去。

    想到这里,她有些头疼。

    果然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吗?

    “四爷吃了吗?”莳七坐在妆镜前,缓缓道。

    三夏想了想:“四爷应该还没有吃。”

    莳七眸光略有些闪烁,微微笑道:“让小厨房松懈饭菜过来,我一会儿送去书房。”

    三夏眉目间露出几分诧异,片刻才解释道:“奶奶,咱们现在是在庄子上,没有小厨房的。”

    “那是?”也不怪莳七不知道,她自大婚之夜后,便一直浑浑噩噩的。

    现在醒来已是身处于庄子上,具体却并不知道详细情况。

    看守庄子的是周氏的陪房,每日四爷和四奶奶的饭菜都是由他们准备的。

    只是四奶奶醒来的时间不一,四爷又是个阴测测的,所以饭菜都是即吩咐即准备的。

    三夏带着饭菜回来了,已经有些凉了。

    其实现在已经算是好的了,至少庄子上的人不敢怠慢,毕竟所有人都对这个神神叨叨、阴森森的四爷心存畏惧。

    生怕他那日两指一掐,便降灾祸给自己。

    三夏瞧着莳七当真是要动身前往书房的样子,犹犹豫豫的拦了拦。

    可是莳七却是已然决定了要去的。

    三夏只得偃旗息鼓,在莳七的吩咐下,都不能跟着她前往书房。

    书房前的小厮看见莳七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四……四奶奶?”

    “我来找四爷。”莳七淡淡道。

    小厮连忙拦着她:“四爷不让人进去的。”

    莳七眸光微冷,厉声呵斥道:“反了你了!我瞧自个儿夫君还要你来指手画脚?”

    小厮连忙道:“小的不是这个意思。”

    莳七冷笑一声:“四爷若要怪罪,我帮你担着,但你若是拦着我,可别怪我在四爷面前给你上眼药了。”

    小厮打了个寒战,缩了缩手,到底还是没有再拦她。

    庄子上的人都说,四奶奶帮四爷担了天谴,被邪祟缠身,四爷虽然不喜四奶奶,但是对她还是敬重有加的。

    最明显的便是四爷瞧见庄子上的人偷懒耍滑,给四奶奶的饭菜都是冷的,遂大怒了一场。

    所以,四爷得罪不得,四奶奶同样得罪不得。

    莳七顺利的进了书房,放下饭菜便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画外书房的布局和画里几乎差不多,无论是桌椅的摆放,还是书橱的位置。

    所以,在这个书房里,一定还有个同样的密室。

    她弯腰在书桌上翻找着,就在此时,她身后传来一个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你是在找这个吗?”

    莳七吓了一跳,手中的东西咣当掉在了地上,她猛地回眸,便对上了傅临安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他此时正坐在一个木头做的轮椅上,不声不响的出现在她身后。

    手中捏着一只戒指,戒指上的玉石闪烁着耀眼的红色。

    莳七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抵在了身后的书案上,再无退路。她想过她会被傅临安捉到,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几乎是在她进入书房一盏茶的功夫,他就已经来了。

    “临安……”她轻声唤了一声。

    傅临安眉宇间看不出任何喜怒,可是她却明白,这样的他才最是骇人。

    “你为何总是要逃呢?我对你不够好吗?”

    莳七心中一颤,下意识答道:“不是……”

    “那为什么要逃?”他薄唇轻启,眸光森冷,“看来对你好,你不会在意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在乎你怎么想,直接将你绑在我身边不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