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一章 画中娇(四十一)
    “你明知道我讨厌什么,不是么?”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轮椅的扶手。

    一下又一下,仿佛一同敲在了莳七的心上。

    “又何必逼我呢?”傅临安望向她的眸光透着几分冷意,如蒙秋霜。

    莳七抿了抿唇,站直了身体:“我没有逼你,是你在逼我。”

    傅临安骤然笑了:“是吗?”

    这可真是他听过的最好笑的话了,原来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在逼她,可是他为什么要逼她呢?

    又是为什么会走到这步田地呢?

    明明是暖春,可莳七还是觉得屋内冰冷到了极点,她低着眸沉默,半晌才道:“把戒指还给我吧。”

    “给了你,你就要走了是吗?”

    傅临安的身子缓缓往前,声音里满是冷意。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她确实是要走的,毕竟她并不属于这里。

    其实她此刻的心里极其矛盾,她对傅临安自然是有感情的,可是这种感情是否能凌驾于复仇之上,她也说不清楚。她穿越了这么多个位面,能遇见他是她的运气,可是她最开始的是为了什么呢?

    为了复仇。

    苌黎和封亟,还有天宁宗,亦或是那些于青云门外扬声高呼,自诩正道的名门正派,她经历这么多位面,解决了这么多穿越女,为的不就是将他们加诸在自己身上的苦痛,自然要一分不少,尽数奉还!

    她莳七啊,从来都不是个大度的人,也并不以此为荣。

    更何况,这是她和陆辛的交易。

    陆辛助她夺回神魂,重塑肉身,而她,则帮助陆辛拨乱反正,维稳各个位面,这是她答应了陆辛的。

    她莳七,虽然睚眦必报,小心眼的很,但是答应别人的事,便定是要做到的。

    莳七只觉得空气似有几分稀薄,她沉默后,轻轻吐出一口气:“我会回来的。”

    傅临安轻笑一声,眼底满是不信,他信了她这么多回,这次却是不信了。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蠢笨之人么?”

    莳七抬眸望向他:“我从未这样想过。”

    这么多世已经过来了,她心里明白她对他的感情,纵然此前有误会,但是好在都说清了。

    只是他对她,那不叫误会。

    那叫事实,她一开始确实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待拿到神魂,便离开位面。

    这虽然不是她能控制的,但是她又怎么能跟他讲呢?

    难道要说“你身上藏着我的神魂,我是来收集的”的吗?

    事实就是如此,所以这件事就像一柄利剑,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心底就算拔出来,他的心口依然留下了那道疤痕,也许以后还会裂开。

    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想回来。

    求陆辛也好,求九叔也好。

    “你信我最后一回,等我那里的事情解决后,我便回来陪在你身边,再也不离开。”她道。

    他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莳七,你恐怕是觉得我对你唯命是从,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答应你?”

    莳七沉默,她从未这样想过,只是她的事情还未了,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傅临安见她久久不语,眸光又泛起几分冷意,像一汪结了冰的湖水,只见他薄唇轻启道:“晚了,我不会放你走的,若是好言好语留不住你,我也不在乎用其他的法子将你困在我身边。”

    她眸光认真的看向他,似要将他看透:“哪怕我会恨你?”

    “哪怕你会恨我。”他的声音极其平静,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她恨他?若是以前的他还会怕,可是现在,他却是不怕了,他怕的是失去她,他怕的是以后的生命中,再也看不到了,他怕的是她将她忘记。

    爱也好,恨也罢,只要他还在她心里存有一席之地。

    只要她还在他身边,哪怕她恨他,又能如何?他不在乎。

    莳七闻言,唇角不由扬起一丝嘲弄的弧度:“傅临安,你说我不信你,你又信了我么?”

    “我信过你!可是结果呢?”

    他信过她的!可是换来的是一次次的欺骗,陆帆悬那一世,他最后零零散散的恢复了那些记忆,他乞求着她不要再离开他了。

    可她还不是骗了他?

    想到这里,傅临安双手紧握成拳,身形有些颤抖,神色间隐隐有几分薄怒道:“莳七!我扪心自问从未对不起你,你要心,我就捧着一颗心送到你面前,只希望你能在乎我一点,可你是怎么对我的?”

    “一开始你对我便是有目的的接近,这些我都不计较了。可是后来呢?你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毫不留恋的就走了,只剩我一个人煎熬。”

    “你知道舒衡后来是怎么过来的么?你知道玄净受了多少苦才跟着你转世?你知道我恢复了记忆,却眼睁睁的看着你毫不留情的将匕首插进了我的心口那种滋味么?”

    他字字句句皆如万千银针,狠狠的扎进了她的心底。

    煎熬,都是煎熬。

    “若是你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当初又何必来招惹我?也许于你而言,我的用处没了,便可弃若敝履,可是我却像个傻子一样,当真对你动了情。”

    讲到这里,傅临安的眉宇间溢出一丝绝望和悲凉,他低低轻笑一声:“莳七,你真的有心吗?”

    莳七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半晌才道:“我也不知道。”

    她有心吗?

    这个问题,她真的不知道答案,她是否真的太过于凉薄?太过于逢场作戏?

    也许她就是自私的。

    傅临安听了她的回答,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那笑声犹如魔咒,贯穿着她的耳朵,渐渐变成大笑,透着无限的苍凉与嘲讽。

    笑够了,他的眸光平静的落在她那张叫他爱恨不能的脸上。

    “莳七,我对得起你,你究竟还要我怎样?”

    “你又怎知道你确确实实对得起她?”

    就在此时,屋内忽然响起一道冷厉的男声,那声音,既熟悉,却又透着几分冷漠。

    莳七和傅临安皆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玄衣男子正临空而悬,三千青丝已成霜,狭长的眼眸中蕴着冷意。

    她眸光一怔,低声喃喃道:“九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