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画中娇(完)
    傅临安更是一震,眸底满是难以置信:“师傅?”

    他认得眼前这个玄衣男子,当他还是陆帆悬的时候,他是他的师傅。

    扶九殷低了低眸,略显冷淡道:“我不是你的师傅。”

    莳七怔怔的看着他,下意识走上前想要触碰他,可是她的手却径直穿过了他的身体。

    “九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扶九殷看向莳七的眸光略显几分柔和:“该回去了。”

    傅临安闻言,立刻冷声反对:“她哪儿也不许去。”

    扶九殷轻笑一声,眸光低垂,立显几分威严:“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数道轮回便是赎罪的,若是她原谅你,自会和你在一起,若是她不肯……”

    讲到这里,扶九殷忽然沉默了下来。

    “我从未对不起她!”傅临安道。

    扶九殷薄唇间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朽木不可雕!我让你恢复记忆,不是让你禁锢她的!”

    莳七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是九叔帮助傅临安恢复了记忆?

    “是你帮我恢复的记忆?”傅临安也有些诧异。

    扶九殷淡漠的微微颔首,除了他,还有谁能让傅临安恢复此前的记忆呢?

    来不及了,真的来不及了。

    否则他也不会这样迫切,他早该猜出来的,他早该猜到这样急功近利的法子,定会让他入魔。

    可是他却因无暇分身,而险些让她一辈子都困在了画里。

    若不是妩姬告诉他,他恐怕就要被那个女人的声东击西之计,差点失去她了。

    那个女人,当真是狠毒。

    “是我让你恢复的记忆。”扶九殷淡淡道。

    傅临安听了他的话,忽然笑了:“若是你帮我恢复了记忆,我为何不记得我曾对不起她?”

    扶九殷的眸光渐冷,半晌才道:“现在说这些也没意思了,我今日来便是要带她走的。”

    扶九殷眸光冷漠的瞧着傅临安,忽然张开双臂,周身顿时萦绕着强大的威压。

    那威压几乎压的莳七喘不过气来,傅临安亦是如此。

    他转眸瞧见她这般样子,眸底闪过一丝心疼,连忙将她拉过去护在身后,他薄唇紧抿,在周身设下一层结界。

    可是杯水车薪。

    扶九殷的法力实在是太过于高深,根本不是傅临安所能抵挡的,不过多时,他的唇角便已经流下了一抹殷红。

    正如妩姬所言。

    她不敌傅临安,是因为在这三千小界被压住了法力,而傅临安的法力不是陆辛所能给的,她当时便猜到了是扶九殷。

    天上地下,唯一个扶九殷。

    “你若要杀我,只管动手便是,何必将她也牵连进来?”傅临安抬手抹掉唇角的殷红,眸底掠过一丝薄怒。

    扶九殷低着眸,也不理他。

    打碎重塑,这撕心裂肺的苦痛,他也不想她去承受,但是不若如此,她迟早是要被那个女人逼的魂飞魄散的。

    到时候,他做的一切都没意义了。

    结界渐渐变得薄弱了起来,傅临安唇角剧咳了一声,一口猩红的鲜血喷了出来。

    恰好此时结界破裂,那鲜血仿佛一朵殷红的花,盛放于地面。

    莳七心中一颤,连忙上前问道:“你怎么样了?”

    傅临安抬手抹掉嘴角残留的血渍,对着她安抚的笑了笑:“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怎么会没事呢?

    他只觉得自己现在的五脏皆已破裂,就像当初他大婚之夜,被挖心之后。

    他浑身笼罩着白光,而那个将他亲手挖心的妻子,满地的猩红,手中还拿着那柄匕首,一袭嫁衣上溅满了鲜血,可是却因为。

    莳七心中一颤,连忙上前问道:“你怎么样了?”

    傅临安抬手抹掉嘴角残留的血渍,对着她安抚的笑了笑:“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怎么会没事呢?

    他只觉得自己现在的五脏皆已破裂,就像当初他大婚之夜,被挖心之后。

    他浑身笼罩着白光,而那个将他亲手挖心的妻子,满地的猩红,手中还拿着那柄匕首,一袭嫁衣上溅满了鲜血,可是却因为。

    扶九殷低着眸,左手微扬,掌心凝聚着一股强大的灵光。

    莳七转眸之际,正好瞥见他的动作,她瞳孔骤然缩紧,连忙一步向前,挡在了傅临安身前。

    “九叔,我求你了,你不要杀他。”

    她的声音略带哭腔,扶九殷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他眸光怔忪的看着眼前护在傅临安身前的她,仿佛透过她看向远方,良久,他忽然笑了,那笑里是莳七从未见过的温柔。

    “你当真爱他?”

    莳七抿了抿唇,颔首道:“是,我爱他。”

    她这句话刚说完,傅临安的眸底便满是震惊,她的一切行为,让他早已生出了她心里无他的想法。

    可是眼下,生死之间,她挡在了他的面前,还承认了她爱他。

    有这句话,其实就足够了吧,他想。

    “九叔,如果可以,我求你,当主位面诸事已了后,能不能将我送回来?”她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哀求。

    扶九殷静静的看着莳七,眸底说不出的复杂。

    良久,才听他若有若无的叹了一声:“回是回不来了。”

    莳七脸色骤然煞白一片,身后的傅临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扶九殷。

    “不过你还是可以看见他的。”

    言罢,扶九殷原本有些温和的眸子再次恢复了淡漠,他不由分说的扬手对着傅临安的方向张开手掌,顿时一股刺目的白光将傅临安和莳七笼罩在内。

    莳七闭上双眼,紧紧的攥住傅临安的手,轻声问他:“如果还能再见,你会记得我吗?”

    “会。”他道。

    她眼眸昏昏沉沉,在听到他的答案之后,喃喃道了声:“原谅我……”

    待她说完这三个字,她终于抵挡不住浓烈的困意,沉沉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昏睡之后,白光中的傅临安渐渐消失了身形,化作两股气流。

    一股渐渐涌入了莳七的体内,而另一股……

    则是顺着扶九殷的掌心,钻入了他的身体里。

    待白光散尽,扶九殷凌空托住莳七虚弱无力的身体,眸光怔怔的凝着她的睡颜,良久才轻声道:“有时候,你以为的终点,并不一定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