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碎骨(一)
    碎骨重塑,乃逆天之法。

    整个过程,需要七七四十九日,每日都像被人打断骨头,绞碎成沫,重新塑造。

    莳七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只是疼着疼着,就麻木了。

    七七四十九日后,她赤条条的站在那潭冒着微光的湖水面前,良久才缓缓走了进去。

    温暖的谁浸润着她的身子,让她忍不住舒服的轻叹了口气。

    她还是那个她,只是有了肉身。

    她便知道,再也不必去别的位面了,她又回来了,仿佛经历了数千年之久,苌黎和封亟的样貌在她心目中早已变得模糊,只留下一个虚幻的轮廓。

    莳七微微阖上双眼,忍不住轻笑一声。

    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她以为她回来后,定会迫不及待的去复仇,可是她一想到苌黎和封亟,竟是没了那么多的恨意。

    就好像,当你足够强大的时候,蝼蚁在你脚边,你甚至会觉得他们太过于弱小而索然无味。

    也不知道这里的时间过去了多久。

    想到这里,她不由睁开了眼眸,眸底蕴着一层失落,不知道他在主位面究竟是谁?

    九叔说,回是回不去了,但是她以后还是可以见到他。

    所以这就意味着主位面定还是有他的存在的。

    忽然之间,氤氲着热气的空中响起一道无波无澜的声音:“若是好了,便来找我。”

    是陆辛。

    碎骨重塑,也是他帮她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陆辛了,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

    莳七不知道自己为何平白无故的多了一身的法力,这法力足以叫整个天宁宗消亡。

    莫不是傅临安的法力,被九叔转到了她的身上?

    想到这里,她眸光有些复杂,九叔……

    莳七缓缓从水中站起来走上岸,身上的水珠滴滴拉拉的流了满地,只见她素手轻抬,身上的水汽依然蒸发而去,紧接着凭空出现了一袭月白色的衣裙,灵巧的穿在了她的身上。

    三千青丝被一支玉簪绾起,鬓边的流珠闪烁着微光。

    一只白色的鸟雀翩然而至,引着莳七便纵深处走去,云雾缭绕之际,恍如仙境一般,她朦胧之间便瞧见一个青衣男子凭栏眺望,似是在望着脚下的尘世,又似乎只是有心事而怔忪出神。

    “你找我?”莳七道。

    鸟雀翩翩然在莳七的身边飞了一圈后,旋即便飞向了陆辛,落在他的肩上,化为了一股灵气涌入他的体内。

    陆辛转过身,随手指了指身侧的石凳:“坐。”

    莳七依言坐下后,便立刻问道:“你骗了是么?我收集的神魂不是我的,这不过是一场交易对么,但是你没有说出来,因为你怕我不肯?”

    陆辛藏在面具后面的脸瞧不出神色,只能看见一双深邃的眸子。

    莳七微微眯起双眸,陆辛这双眼,总觉得有些眼熟,似曾相识。

    “神魂是你的,我并没有骗你。”陆辛声音淡淡的,抬手之间,眼前的石桌上便多了两盏茶。

    他端起其中一杯递给莳七,她却并没有接,他也不在意,只是放在她的面前,而后自顾自的端起自己面前的那盏茶,轻轻抿了一口,唇齿留香。

    莳七忍不住轻笑一声:“世人常道,三魂七魄乃完人,正如你所言,我肉身俱毁,神魂已散,我难道不该是个傀儡,又怎能心智还如同常人一般?”

    讲到这里,她这才端起桌上的茶盏,却只是把玩着。

    “陆辛,你骗了我。”

    陆辛缓缓道:“无论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未曾骗你,那些神魂确实是你的。”

    莳七微微颔首,不做纠缠,她本来也不打算一下子便能问出真相,所有人皆是如此,对她说的话半真半假,她只能斟酌着从中挑取重合点,然后选择性的相信。

    总之,在她眼里,这世界就是个游戏。

    其他人早在开服的时候,就氪金领到了氪金玩家的剧本,而她还在迷雾的边缘死死的挣扎,想要一点点的抠出真相。

    “好,那我问你,你当真是位面神?”

    陆辛微微颔首:“是。”

    莳七抿了抿唇又道:“我为何平白多了一身的灵力?”

    “这本就是你的。”

    他的话让她不禁蹙了蹙眉:“这本就是我的?”

    不,不可能,她在被苌黎坑害之前,也不过只是金丹而已,可她现在的法力,很明显是渡劫之后羽化登仙才能有的。

    她忍不住眯了眯双眼,所以还有她还有一段往事,是她不知道的?

    “你不过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他淡淡道。

    莳七眉心浅蹙:“什么意思?”

    陆辛不语,她明白了,他不会告诉她的,得到这个认知,让她有些生气,所以这个游戏只有她一个非氪金玩家是么?

    “不是不能说,你早晚有一日会明白的,只是在这里不能说,否则前功尽弃。”陆辛抬眸瞧着她的脸色,最终还是薄唇轻启道。

    听了他的话,须臾,她忍不住笑了笑。

    “我还有最后两个问题。”

    陆辛道:“且问吧。”

    “你为何要一直要以面具示人?”她从方才便一直觉得他的眼睛很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陆辛低了低眸,将手中的茶盏搁在桌上:“因为面容丑陋。”

    莳七一怔,他这么一说,她倒不好让他把面具取下来一观了。陆辛见她久久不语,遂道:“不是还有一个问题?问吧。”

    她抿了抿唇,问道:“九叔在哪里?是他送我回来的是不是?他难道已成金仙?”

    陆辛眸底掠过一丝犹豫,片刻才道:“他离开了。”

    “为什么?”莳七双眸微眯,眼底满是探究。

    “他已然登仙,自然破碎虚空去了更高一层的位面。”陆辛道。

    破碎虚空?

    “那他为何连着三次去了底下的次位面,你是位面神,可知道这件事?”她进一步问道。

    陆辛抿了抿薄唇,没有说话。

    莳七轻笑一声,又是不能说的,最好能瞒她一辈子,否则她迟早是要弄清楚的。

    陆辛低眸理了理衣袍,缓声道:“你既然已经回来,接下来的事,我便不再干预了,你按照你的想法来吧,但是我只告诉你一句,眼下的苌黎,并不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