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五百三十六章 碎骨(三)
    天宁宗,苌黎施施然坐着,眉目间若有所思,她端着一盏青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

    封亟自门外而入,缓声道:“如今弟子众多,何必再挑选外门弟子?”

    “她回来了。”苌黎放下手中的茶盏,碰在桌面上咣当一声脆响,使得封亟不由心头一震。

    他剑眉紧锁:“谁?”

    苌黎唇角微微翘起,朱唇间溢出一声轻嘲:“还会有谁?”

    “莳七……”封亟眉宇间凝出一丝恍然,口中喃喃念着一个即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苌黎抬眸凝着他,旋即复又低下眸去:“你如今又不恨她了?莫不是已经忘了她亲手将你那幼弟剖腹挖心之仇了?”

    封亟回过神来,狭长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厌恶:“不过是几十年未曾有人提及她了,一时间有些恍惚。”

    自然是恨的。

    她为了她的魔修,亲手将他的幼弟剖腹挖心,鲜血淋漓的样子让天宁宗不少内门弟子撞见。

    一如那妖女自己说的那样,“自那件事后,他该是恨毒了她。”

    被苌黎提及往事,封亟神色间隐隐有几分厌恶,他缓缓在她身侧坐下:“当年扶九殷于噬魂阵将她救走,本就精魄俱残,哪怕做个凡人也如枯木生花,短短五十年而已,回来又能如何?”

    苌黎指尖下意识捻着袖口的花纹,轻笑一声:“你也说了是扶九殷救了她。那可是扶九殷,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是啊,有什么是扶九殷做不到的呢?

    扶九殷就如同一个神话,活在所有人的心里,哪怕穷尽一生,也不能望其项背。

    封亟缄默,良久才道:“你是说她这次回来,还会回天宁宗?”

    苌黎眸光若有所思的落在前头那个白瓷花瓶上:“我们不知她现在的底细,就如同她不知我们的底细一样,如果你是她,会如何做?”

    “潜入天宁宗,见机行事。”封亟道。

    苌黎不由微微一笑,眉目间带了几分清冽的美态:“挑选外门弟子,正是等她送上门来。”

    她顿了顿,轻轻吐出一口气:“此前于噬魂阵,她的肉身已毁,这次归来,恐是要易容换貌了。”

    底下的人来报,说是二长老请封亟过去。

    苌黎目送着他走出自己的视线,眸光有些复杂,五十年了,整整五十年了,他和她还未结成道侣。

    仿佛就是在莳七于噬魂阵逃脱后,有些事情注定还是变了。

    她在那之后才看明白,于封亟而言,当一个人消逝后,他记得的,也只剩下那人的好了。

    不论这人是不是莳七。

    苌黎轻轻吐出一口气,端起桌上的茶盏又轻抿了一口,只是这次,也不知为何,她竟是觉出了满嘴的苦涩。

    她放下茶盏走入内室,两指掐了一个诀,周身泛起一道朦胧的微光。

    待微光散去,内室已然空无一人。

    再次睁开眼时,她已置身于一个云雾缭绕的幻境,空气中尚且还弥漫着薄薄的水汽。

    “不知神女可在,苌黎贸然前来拜访,还望神女莫怪。”她不敢妄动,只是立在原地,恭恭敬敬的行礼道。

    不过多时,空中响起一个淡淡的女声:“已经找到了?”

    苌黎眉目间凝出一抹不安,但恭谨道:“神女恕罪,还未曾。”

    “那便快些。”神女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可苌黎却依旧觉得背后一阵发寒。

    “是。”

    苌黎顿了顿又道:“神女,当初救走妖女的恐是上层位面来的金仙襄助,现在妖女归来,只怕……。”

    神女低低轻笑一声,旋即又道:“你说扶九殷?我已经拖住他了,你唯一要做的便是尽快找到妖女,然后告诉我。”

    “是,苌黎明白了。”

    天宁宗山门前,簇拥着不少前来参加选拔的人,男女老少都有。

    莳七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女,于人群之中,一点都不起眼,倒是不远处,有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容貌绝色,立在那边,宛若一朵高岭之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红衣女子身边不自觉的便形成一个圆,圆内无人敢接近,圆的中央便是她。

    就在此时,山门前的人忽然像是一锅烧开的水,沸腾了起来,众人神色激动的看着来人。

    莳七抬眸望去,眉目怔忪一瞬,紧接着便轻笑一声。

    是封亟。

    别来无恙了。

    封亟奉二长老之命,前来山门前,对着参加外门弟子的人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然后便离开了。

    莳七注意到在此期间,红衣女子一直盯着封亟,眉目间似是还有几分怅然。

    在封亟走后,她的目光也一直追随着他。

    莳七面上挂着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笑盈盈的走到红衣女子身边:“这位姐姐,你也是来参加外门弟子的选拔的吗?”

    红衣女子眸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莳七也不觉得尴尬,自来熟似的站在她身边。

    外门弟子选拔,分三天,第一天,测资质。所谓测资质,就是测修道灵根了,天宁宗不要灵根低下的人。

    第一天的资质测试,便筛掉了三分有二的人。

    第二天则是剩下的三分之一人比试较量,莳七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对上了那个红衣女子。

    她笑眯眯的看着红衣女子:“漂亮姐姐,可真巧啊。”

    红衣女子目光淡淡扫了她一眼,还是没有开口,莳七忍不住撇了撇嘴,还真是高冷,难怪是高岭之花了。

    临渊阁上的苌黎和封亟凭栏而立,双双低眸看着下头的比试。

    “这两个资质乃上乘,便是入了内门也是行的。”一旁的五长老忍不住道。

    苌黎看着底下一青一红的身影,抬眸看了看五长老,复又低眸淡淡道:“长老以后莫要说这话了,内门弟子已然数满,这话若是传出去,莫不是叫其他内门弟子心底不忿?”

    五长老一听,没有再吭声。

    封亟怔怔的看着底下那抹红色的身影,苌黎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也顺着他的眸光看向那红衣女子。

    较量时,莳七故意输给了红衣女子。

    她现在并不想太过于惹眼,虽然昨日测灵根的时候,她已经有些扎眼了。

    底下换了人,封亟便收回了视线:“我先行一步。”

    苌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忍不住抿了抿朱唇,而后复又看向底下那名红衣女子。